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谓“直面现象”的经济学?


□ 汪丁丁


熟悉中国改革的思想历程的读者,常常觉得中国经济学家看问题的方式不同于西方经济学家,作为对比,他们常常觉得从西方学成回来的年轻经济学家,在分析中国本土的经济问题时,难免如“隔靴搔痒”,看法虽正确,却未中要害,不如张五常和周其仁这类经济学家的看法那般“入木三分”。
另一方面,学院派经济学家,依我个人的判断,未必从理论上认真看待素不喜谈论博弈论和一般均衡理论的经济学家如张五常和周其仁之类的看法。于是形成了经济学在中国的某种“割裂”状况:一方面,经济学研究的主流是芝加哥学派;另一方面,对现实经济问题的分析,其最明亮的部分,往往是“直面现象”的经济学家提供的。
不错,多年以来,我把周其仁这类经济学家的研究方法称作“直面现象”的经济学,它来自科斯。后者虽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却不能算是芝加哥经济学派的成员,因为他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任教。更主要地,他所主张的方法论不同于芝加哥经济学派的领袖弗里德曼所主张的方法论。首先注意到这件方法论事实的,是周其仁,他是在一九九六年提交的一份案例研究评论报告里提及此事的,但是他似乎更愿意跟从张五常的看法,把科斯倡导的经济学分析称为“真实世界”的经济学。
我比较悲观,从来没有试图论证我所在的世界是否“真实”,我只愿意把由科斯、张五常和周其仁实践着的经济学,按照我自己的悲观的世界观,称为“直面现象”的经济学。问题的关键,在我这篇随笔里,不是要澄清名称,而是要解释清楚这种经济学究竟在哪些方面根本地不同于主流经济学。
弗里德曼在一篇题为《实证经济学的方法论》的文章里——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的事情了,试图一举确立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地位。虽说,这篇文章一经发表便饱受方法论学者的抨击,但直到今天,它确实还是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经典。弗里德曼在这篇论文里提出的标新立异之见,用我们中国人熟悉的语言,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济学家如何才可从无数个可供选择的理论当中辨别出那些最好的理论呢?弗里德曼认为,经济学家们,因为处境和对世界的认识千差万别,从而根本无法就这些理论的初始假设的真实性达成共识,因此,他们只能就这些理论对真实世界的预测是否准确达成共识。换句话说,理论是否真实,不在于它的假设是否真实,而在于它是否准确地预测了真实过程。
对弗里德曼的方法论以及鉴别理论的标准提出最猛烈也最持久抨击的学者,是西蒙教授。后者虽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却始终是一位认知科学家。在西蒙看来,仅仅根据准确地预见了实际情况,就断定一个理论是好的,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例如,杰文思曾经试图建立太阳黑子周期波动的统计模型,以预测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波动。假如他的模型预测准确——根据我对这位天才人物的了解,这模型肯定是相当准确的,至少在一段时期内。假如太阳黑子波动周期居然可以准确预测地球上的经济波动,那么,科学的基础是什么呢?科学与占星术,差别何在呢?经济学难道还可以自称为“经济科学”吗?
无疑,芝加哥学派那些最重要的经济学家如弗里德曼和贝克尔,必须回答西蒙教授的批评。而他们之所以继续坚持“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理论标准,归根结底,建基于芝加哥学派源远流长的实用主义传统。
我们不能忘记,今天的所谓“芝加哥经济学学派”,只是二十年代崛起的芝加哥社会学派的一个支脉。芝加哥社会学派(涌现出了米德、默顿、布鲁默这样的社会学大师),始终坚持实证的研究方法和“公共政策”导向的问题意识。实用主义第三位大师杜威在芝加哥任教十多年,留给这一学派的方法论烙印,可说是“根深蒂固”。
实用主义的第一位大师皮尔士批判了传统逻辑学家的真理标准,他说:我们理解任何一个“概念”,惟一真确的途径便是理解它所意味着的全部可能后果。“设想一下,我们概念的对象会有什么样的可能想像的有实际意义的效果。这样,我们关于这些效果的全部概念也就是我们关于对象的全部概念”(张汝伦,《现代西方哲学十五讲》,北京大学出版社二○○三年版)。
根据了同样的信念,我们对任何经济学概念的理解,尤其是对概念的“把握”,归根结底依赖于我们对概念在真实世界里各种可能运用的效果的理解。这是彻底的效果论,完全不同于康德义务论的效果论,它迟早会遇到来自康德阵营的批评。因此,晚年的詹姆斯(实用主义第二位大师)不得不面对“价值相对论”的困境,因为“只要好用便是真理”,很容易导致“只要符合个人利益便是合理的”这一荒唐的伦理标准。
另一方面,主流经济学,由于长期占据着学术主流位置,培养了一大批喜欢用关于真实世界的统计数据来支持自己的经济学理论的经济学家。最糟糕的是,由此而形成的“实证研究”学术传统,惟“数据”为惟一的“是”,对于没有数据或者难以由统计数据来刻画的经济现象,不论它们如何重要,则置若罔闻。因此,经济学逐渐演变为“事后”的科学,或者,跟在“统计”后面的科学。其实,方法论学者早就警告过我们:统计指标的设计总是理论导向的,你相信什么样的经济学理论,你就会设计什么样的统计指标。除非学术完全盲目,人们从未见过“统计”走在“理论”之前,因为即便“不相信任何理论”,也还是如丹尼森那样,相信了一种理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