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儿在国外打工


□ 邓 刚

  三棵小葱,折合人民币七十多元呀……
  
  坦率地说,女儿在国外打工,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尤其是一些朋友和亲友们见到我,总像开批判会那样斥责我:你堂堂一个作家,而且就那么一个女儿,怎么会让她在国外打工!……有的干脆就挖苦我说:你看没看到城里那些出苦力的打工妹,那就是你女儿的写照!听到这里,我心里难受极了,如果出差看到车站和市街角落里蹲着一个衣着寒碜的打工妹。我都不敢认真地去看她,因为老觉得那真就是我女儿蹲在那里,这简直就要了我的命,于是我就拼命地给女儿多写信,我说我上个月写了多少多少文章,得了多少多少稿费,这个月又写了多少多少文章,又得了多少多少稿费,意思是我现在很有钱,你就不要打工了。没想到女儿也拼命地给我写信,说鸡蛋多少钱多少钱一个,说大米多少多少钱一斤,说国外什么东西都贵得要命,买三棵小葱就折合人民币七十多元呀!言外之意,她不得不打工。
  后来就知道女儿找到一家饭店打工,当然是刷碗、端盘子干杂活了。我想日本饭店端盘子不像中国饭店站着,而是要跪在地上,天哪,可怜的女儿,你在家里给我端碗饭我都怕累着你,可是你却要跪在那里伺候“日本鬼子”,啊啊,我痛不欲生。女儿又给我来信,说老爸你别那么伤心伤肝的,我旁边的日本打工妹,她父亲还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呢,但她决不伸手和他有钱的老爸要学费和宿费,坚决打工自力更生。我算什么!看到女儿写来这样的信,我这才有些放心,原来外国资本家的小姐也和我女儿一样跪在那儿呢!后来女儿来信说打工一小时挣多少多少钱,我一听不但放心,而且还开始羡慕她了,她一个小时挣的工钱,竟然顶得上我一天的工资。妻子更是两眼冒红光,原来女儿一天的打工钱就能顶得上她一个月的工资。于是我们又从羡慕变得忿忿然了,分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就算是三棵小葱七十元,也合算呀!曾批判我的朋友和亲友们听到我女儿打王挣那么多的钱,也一个个眼珠子放红光,恨不能把他们的儿子和女儿赶到外国去打工。从此以后,我们倒暗暗盼望女儿能多打工挣钱。
  女儿来信说,日本的女孩子太能干了,她怎么干也拼不过人家,她说的那个有钱的日本女孩子,不但能干活,而且还不怕脏,饭店厕所堵了,如果打不通,她就毫不犹豫地趴下身子伸手掏粪便。女儿说,如果你在日本人开的小饭店里看到一个女孩子或男孩子发疯般地干活,到了规定的休息时间他也不停歇,那肯定是饭店老板的儿子或女儿。我惊讶万分,反复看着女儿的信也难以置信,我不能想象人家那样富裕,却能培养出如此勤劳的孩子。而我们天天声嘶力竭地喊劳动光荣,天天喋喋不休地教育甚至教训,却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好逸恶劳的小皇帝小公主。然而我欣喜地发现,女儿也越来越勤劳,她告诉我,她们终于胜利了!原来在日本的一个节日(日本的节日实在是太多了)里,饭店人手不够,就临时招来几个日本的女中学生来打工。那几个日本打工学生自然就与中国的打工学生形成竞赛局面,给一批批客人端菜收拾桌子,两帮学生几乎就是你争我抢,互不相让。节日里客人多,大家一直连续干了十三个小时,最后双方都累得不行,行动敏捷的矮小日本女孩子动作也迟缓了。这时剩下最后一桌客人,双方尽管都累得要命,却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这最后一桌饭菜。当客人刚刚离席,女儿带领中国的打工学生立即冲上前去,风卷残云般地很快就收拾干净了。这时,那几个慢了半拍的日本学生愣愣地站在那里,女儿和几个中国学生刚要兴奋地伸出两个手指做胜利的V状,却一下子沉默了。原来那几个日本学生正抱在一起,难过地流下眼泪来。女儿在电话里说,老爸,我们干活是计时,干多干少全一样的工钱,可是人家日本学生却为比我们少收拾了一张桌子,羞愧地掉下眼泪。我们中国孩子有这种劳动精神吗?我说有呀,你不就是中国孩子吗?我说这话时觉得我像个阿Q,因为我听到女儿在那边笑起来。后来我们才知道,女儿那天累得月经都退回去了。妻子对着电话心疼地喊,邓云,再不要逞强了,她们干就干她们的,咱可别累坏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