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任我流泪


□ 深 海

  电话响了,一定是赵大仓,他每天必定来个电话,在这样的时候还如此关心我的朋友也就只有他了。
  大仓今天似乎并不是来关心我的,他语气急切地说,瑞风,你快到我这儿来,静英出事了。
  静英能出什么事?
  癌症!晚期。赵大仓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截了当地说。
  静英?我举着手机,忽然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十年前,认识静英的时候,我二十四,她二十八。虽然她已经结婚,有个三岁的女儿,可是,看上去,她二十四,我二十八。
  认识静英是在武汉港的一次展销活动里。我刚刚进入电脑行业,还是个愣头青,静英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市场部经理了。开展第一天,我正和同事们紧张地迎接不断涌来的人流,大仓带着满脸微笑的静英来到我面前。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就像枝繁叶茂的森林突然照进一片耀眼的阳光。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对一个人的笑容如此着迷过,以致后来,每天刷牙洗脸的时候,我都会在镜子里面模仿静英的笑。从小家里人就说我不能笑,本来不丑,可是一笑就特难看。从静英的笑容里,我似乎找到了笑得好看的秘诀,那就是,你要让微笑成为你的日常表情,不能为了笑而笑,不能需要的时候才笑。不过,很难,我练了几天还是放弃了。我想我面部的微笑神经恐怕早就残废了。
  当时,大仓正谋划着自己出去开公司,整天跟静英套磁,想把她们公司的耗材业务弄到手。我和大仓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了解他的意图后,我自然是随叫随到,鞍前马后,不遗余力。那时候,号称武汉硅谷的洪山科技一条街已经初具规模,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店铺密密麻麻花花绿绿地占满街道两旁的各种建筑,有的所谓公司其实就只有一节柜台,就是这样的地方,伸出个脑袋就敢自称总经理。大仓虽然出道比我早,有了一点点原始积累,不过我了解他,也不是什么雄心壮志,只不过就是盘算着弄个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展销活动的第三天下午,客户和前来参观的人已经很少。我给静英打电话,问她那里的情况,是不是还很忙。她说不忙,已经吩咐手下在收拾东西,准备明天撤展。她问我在哪儿,我其实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却没有放下电话,她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特别动人。她忽然转身,看到我,吃惊地张开了嘴,脸上的笑容还停留着……
  展销结束后,我、大仓、静英还有几个年龄相近的同仁们,男男女女七八个人相约一起去吃麦当劳,静英说她是我们中的老大,一定要她请客。每个人点了自己喜欢的套餐之后,我们说说笑笑地边吃边议论刚刚结束的展会,各有收获。静英吃得很慢,忽然停下来问已经吃完的我,是不是太少了?
  说实话,我没吃饱。可是,有点不好意思再要。我还没有说话,静英已经站起来向点餐台走去,我连忙跟了过去,说,这个,让我自己付钱吧。
  静英笑笑,侧过脸看我一眼,说,真是个孩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