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惦记美衣


□ 王曼玲

有一次,我和几个女友在一起吃饭,席间谈到了女人的穿衣,其中,有一位从美国纽约回来的女友说,在纽约不论男女,穿衣都以舒适为主,精致讲究几乎是一个不存在的名词。她补充说,在纽约的大街上,穿着大裤衩和宽大T恤,在街头走来晃去的人比比皆是,而华丽合体的衣着倒显得有些可笑。
我从来没有跨出过国门一步,对于外国的种种事情大都是听来的,或是在一些书上、网上看来的。听了朋友的话,心里一阵汗颜,因为我是那种热爱美衣的女人,只要是美衣,不论是陈设在商店里的,还是已经收进衣橱的,都一律惦{己着。听了朋友的话以后,还是怯怯地说了一句:“我喜欢讲究的衣服。”没有想到,话音一落,立刻有几个人情绪高涨地附合:“我也是,我也是。”原来是这样的,看来我们这些中国女人,与美国纽约的女人还是有区别的。
多年的生活经验让我对自己的认识是:最有灵感的一件事是下厨房,只要是我品尝过的菜品,都能大致模仿出点味道来。再就是对美衣的灵
感,我是多个女友的穿衣顾问。本是一个衣食女人,最该做的是全职太太,只可惜今世没有这个命。属苦命女人类,在职场上打拼不敢有半点的怠慢,这是命苦之一;命苦之二是尽管拼得一身劳累,还是要美衣、美食对自己,决不潦草了事。
25岁以前,我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便衣。我17岁参军,因为当的是后门兵,没有经过地方人武部门的五关六将,没有经历过胸前戴了脸盆大的红花,被锣鼓声抬着走的欢送场面。离家是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天色灰蒙,大多人还在梦乡中,我们几个一起混大的女孩子,鬼鬼祟祟地爬上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母亲怕我受凉,把她的一件外衣让我穿上,记得那是一件草绿和米色相间的粗花呢短大衣,大方领,配有可以自由取换的毛领子。那天早晨,母亲的这件衣服为我挡住了刺骨的寒风。刚到部队,每天穿着这件衣服,在新鲜的营房里逛来逛去。有一天,一不留神,在一扇玻璃门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心里咯噔了一下,很是喜欢:那个身影有些好看。几天以后,脱下了这件喜欢的衣服,换上了肥大的军装。从此,许多年我没有一件便衣。那件我喜欢的绿花呢大衣一直压在我的箱子底,再也没有机会穿出来。
22岁那一年,我已经当了干部,一次到昆明出差,买了一条乔其纱的印花连衣裙,泡泡袖、卡腰、圆领,是那种式样很普通的连衣裙,尽管这样,还是喜欢了好几年,因为它与军装太不一样了,它有花朵、有色彩。但是,每次穿这条裙子对我来说都需要极大的勇气。它实在是太打眼、太漂亮了,在只有一种色彩的军营里,它就像另一个太阳一样,穿着它不管出现在什么地方,我都能在别人的眼睛里看到一束刺眼的光。因此,我尽量压抑自己想穿它的念头,只是打开箱子看看,或是用手抚摸一下。穿它的次数少得可怜,一次是照相的时候;还有一次是背了手风琴,跑到围墙外一个很少有人去的鱼塘边,在旁边的一个厕所里换上了它,我把手风琴挎在胸前,拉起了琴,倒影映在鱼塘水面上,心里幸福得一塌糊涂。
那个年代,在军营里穿便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更多的时候我是没有那样的勇气的,可是对于美衣仍十分向往。提干的第二年,领到了军大衣,双排扣,金色的;收腰身,腰后有腰结,上面也缀了两颗金黄色的大纽扣,有点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女兵的军服的感觉。女兵们都很喜欢,恨不得早点穿上它,可是云南的冬天总是那么温吞吞的,说冷不冷,说热不热,总也没有机会穿它。有一天,部队放电影,几个女兵约好一起去。那一天出了自己的门,站在走廊里互相看了一眼,全都笑了,因为我们不约而同地穿起了军大衣。当五个女兵齐排排地走进礼堂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唰地投到了我们身上。仿佛是受了那些目光的鼓舞,我们个个昂首挺胸,目不斜视,迈着整齐的步伐从中间的走道穿过。那一天电影的内容已经完全忘记,倒是今年战友聚会的时候,依然有人说起了当年我们身穿大衣,阔步走进礼堂的情景。完了,还要缀一句:“那腰是腰,胸是胸,真漂亮。”言外之意还有赞叹我们当年的那一份勇气。
27岁那一年,部队实行新军衔制,我被划为文职军官,最可怕的是整整两年的时间文职军官是不穿军装的。第一年,怀孕生孩子,衣服穿得只求舒适方便,多少有些邋遢。到了第二年,身体恢复了,突然一下子有了堂而皇之穿便衣的机会了,面对那些花花绿绿的便衣,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冬天的时候,穿了一条毛裤,套了一条自己缝制的红黑格子超短裙,上身是一件大红色的拉毛套头毛衣,脚上蹬了一双长统靴,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后怕,那样的时髦显得不伦不类。不过,可以这样说,追求时髦是刚刚得到解放的我的穿衣标准。那一年,我已经调到了昆明工作,下班以后,就约几个女伴一起逛商店,那时,昆明最著名的时装街是青年路,个体服装店一家挨一家,像一颗颗珠子,我们就像一根线一样,穿过一颗又一颗珠子,大海捞针一般去淘自己喜欢的衣服。那时没有品牌的概念,但是有时尚的要求,也就是街上流行什么,就要到服装店里去淘点回来。还有就是买衣服不仅仅要有眼光,还要有砍价的本领。有一次,和女友在一家店里买了一条当时流行的连衣裙,是那种很繁杂的式样,一条裙子用了三种布料,现在看来很难看,不过是那个时候的时髦。经过千辛万苦与老板磨牙,把价钱砍到了心满意足的数字,我们提着衣服走出小店,跟着又拐进了另一个小店,没想到在那个小店里有和刚买的裙子一模一样的裙子,并且喊价就是买下的价,这下可把我们气坏了。我和女友返回前一个小店,非要老板退十块钱,软硬兼施,好话、威胁的话都说了个遍,最后硬是从老板的手里拿回了十块钱,这才带着一种成就感离开了服装市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