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雕塑造型法则研究


□ 丁 洁


抽象的“描述系统”可以有助于人们把握具象。我们知道,公理、公式可以帮助科学家理性地思考,那什么东西可以帮助艺术家理性地思考?
通常,人们会认为科学是理性的,而艺术是感性的,用数字、符号来做运算只能是科学家事,而与艺术家无关。其实不然:许多艺术家正是借助同样抽象的描述工具(数、量、点、线、面),来更准确的描述形象。
毕达哥拉斯的“万物的本原是数”的观念曾影响到那个年代的古希腊雕塑家,不光如此,他们还用菲狄亚斯《法则》中定下的人体比例,用欧几里德几何原理,来实现对高级物质形态的具像模仿。达·芬奇、弗兰西斯卡(P.D Francesca)是伟大艺术家的同时,也是重解阿基米德立方体的几何学大师,他们两者皆有论述几何与形象间关系的专著 ;丢勒(Albrecht Durer)更是做了大量的人体几何图解,写出《比例论》与《测量论》 ;早在古埃及,人们就开始运用网格等比缩放法;文艺复兴时期的米开朗基罗发明了水箱放大法,当时的佛罗伦萨还普遍使用着木格放大法几何学原理曾经对艺术家们来说如此的重要。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迪卡尔做出了座标体系、解析几何以前人们已经利用相同的道理在制作雕塑了。
在西方,几何学传统的延续还体现在布朗库西、莫迪里阿尼、伦纳德·巴斯金等人的雕塑作品里 ;体现在佐治·伯里曼的经典艺用解剖教材上,虽然后来的球面几何、射影几何等推翻了欧氏几何的正确性,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其实用性。对欧氏几何传统的再思考,对非欧几何以及后来新思想的关照,也体现在了艺术家们的作品上 :波丘尼的《空间持续性的独特造型》;布拉克的立体主义作品,马克斯·恩斯特的《波非欧空间苍蝇飞行所吸引的年轻人》,麦钦格、格里斯等艺术家专门就非欧几何与数学家进行研究、讨论,杜尚、博伊斯更是关注数学与科学。
搞写实雕塑的现代大师们同样研究着自然形态的数理特征,他们可能关注古典法则的时候更多,所以作品的面貌更接近古代艺术那样简洁的几何形态:曼祖、德斯皮奥、马里尼所做的写实头像,大都保留着非常理想化的几何特征,他们的浮雕作品更是多见长线的组合。
近代雕塑史上还有很多亮点都是直追最本源的——“点”“线”“面”等问题 :摩尔用打洞、穿绳、扭转来重新阐释“点”“线”“面”;考尔德引入“运动”来激活“点”“线”“面”;贾各梅蒂将体量挤压为“线”;波依斯引入了“时间”做出了可以生长的雕塑。
也许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 :“其实在哪一件作品上标不出来‘点’‘线’‘面’?”这是一个有趣而关键的问题,我们还用古希腊的那句老话来解释:“美是数的和谐” 。“点”“线”“面”仅仅代表着“数”,而“和谐”则是指数与数之间的关系。这好比学过数学的人都能按照公式用x、y、z、1、2、3来进行正确的运算,但他们与获得诺贝尔奖的数学家之间的区别在于是否能够在有限与无限之间,创造、构建起一个全新的“理想桥梁”。艺术同样如此,公理、公式的自明性只保证运算的正确性,而艺术家的个体气质,则决定所建立的桥梁的美学倾向。这就是康德论述过的“实践理性”之双重特性 :一方面,实践着的理性服从自然律,它在行动物质效果方面完全被现象形态的因果关系决定着;另一方面,实践着的理性具有自由意志,它在行动的精神追求方面完全超越了现象界,它作为“物自体”而生存,并且展现其生命的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