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坊沟


□ 第广龙

  第广龙 一九六三年生于甘肃平凉,现居西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协副秘书长、长庆文联副秘书长、甘肃省文学院荣誉作家。在《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美文》《小品文选刊》《十月》《福建文学》等刊物发表大量诗歌、散文。曾获各种文学奖五十余次。作品入选《2007全国散文年选》《2007全国精短美文100篇》《建国五十年优秀诗歌选》《中国诗典1998-2008》等二十余种选本。已结集出版五部诗集、四部散文集,并获建国五十周年首次评选的石油文学最高奖“中华铁人文学奖”。
  
  在这个小县城,新民路最热闹,路口两边,像样的店铺有四五家。一家商店,号称十三间,窗户镶装明亮的大玻璃。货架上,立着彩色铁皮壳的暖瓶,柜台里,展开装点大花朵的被面,鲜净,亮堂,美,结婚才买。平日里,看多少回,只看不买,图个看着喜欢。一家供应羊肉汤的饭馆,从里头出来的人嘴上油油的。我进去过,一毛钱买个线板子一样的饼子,一块块掰着吃,也好吃。直到我出去工作,有一年回家,叫上我爸我妈,才吃了一回羊肉汤,算是了了一个心思。还有一家照相馆,过节,有喜庆,人们来照相。照相机架子支着,是个大方盒子。坐好了,照相师把头埋进照相机后头的布帘子里,看上一阵,头取出来,眼睛注意着照相的人,手里一只椭圆形的皮囊,拿得高过头顶,说看这里!看这里!使劲捏一下皮囊,皮囊叫唤一声,照相就完成了。一张全家照,我妈交给我保管,就是在这里照的,有时我还取出来看。照相时,我才九岁,我的脸上怎么那么惆怅?是正在长大的烦恼,还是对于未来的茫然,我自己也回答不了。可是,新民路这么景致的地方,就在跟前,就在东北方向,走二十米三十米,一个豁口,两边用半截子砖头砌起来,护住土墙,出去,天空变大,看得远,这就是纸坊沟,就成了另外一个天地了。
  过去,城里城外,似乎没有界线。生活简单,心思也简单。日子也就这么过着,日子都难,却也滋味深长,一天天就过来了。就像新民路热闹,纸坊沟冷清,走动的人,对这样的差异,感觉到了,但不怎么放到心上。夏天,纸坊沟发大水,沟口挤满人,胆大的还用钩子钩冲下来的木椽、树根,这叫发洪财。成功了,那人会兴奋地说,吃羊肉汤去!
  在纸坊沟口的面前,是一条弯曲的河道,多数日子,水流细小,突出了一排大小不一的石头。跳跃着过去,就可以顺着河沿走了。是结实的土路。晴天走,路硬,雨天走,有的路面硬,有的路面,脚陷进去,粘一脚泥。河道里,水流上涨,发出哗哗声。无论晴天雨天,纸坊沟里的路,走的人都少。经常的,我走半天,还是我一个人走。也会过去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一个拉架子车的。我曾经遇见两个打捶的,争执一个羊蹄归属,在土路上你一拳我一脚,尘土从身子下飞扬到头顶,人都被尘土包围了。
  纸坊沟怎么能没有纸坊呢?有的,有四五家呢。纸坊沟的名字就这么来的。天晴的日子,土路的一侧,一些土房子的墙上,白花花的,贴满了纸。纸是麻纸,凑近看,纸没有那么白净。一些空着的白灰墙下,会站着一个人,脚底下是一摞湿漉漉的麻纸,磁实的方形,像是一个整体,那人用一只手在上面一角揭,一张麻纸就揭起来,要用另一只拿刷子的手护着,乘势贴到墙上,刷子刷几下,刷平,刷紧,就长到墙上了。这样一张一张揭,一张一张把墙贴满。我每次经过,都停下,看上一阵,看得没意思了,才走。麻纸贴在墙上,太阳晒,风吹,慢慢就干了。这要把握时间,刚刚干,就收,一张一张取下来,变成两摞,三摞,变多了。正取着,起一阵风,一些麻纸自己从墙上跑下来,在路上跑,取纸的人就追,把散落的麻纸捉住。我遇见,也帮着追。有的没有捉住,跑河道里去了,跟着水流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