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老蔫的故事(小小说)


□ 李岱蔚

吴老蔫的故事(小小说)
李岱蔚

吴老蔫本名吴天福,是三江镇城郊一个地道的农民,年方四十。前些年家里穷得叮当响,近年来开始经商,虽不得要领,却也发了点小财。他心里总觉得不踏实,生怕钱被人抢了去。一天,他来到大街上,一阵喊声传到耳边:“看看你的福,瞧瞧你的财,测测你的好运什么时候来!”老蔫觉得说得有理,就来到角落里,选了一位一尺长髯的老汉算了一卦。老蔫把自己住址以及家里情况,都如实对老汉说了。老汉掐指算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今年命临伤官见官,恐怕要破财呀!”吴老蔫认为老汉说得对。心想,我就怕挣这点钱给贼偷去。回到家里,他把老汉的话跟媳妇说了。两人嘀咕了好一阵,最后想出一个好办法。媳妇拿出一个铝饭盒,把钱放进去,然后锁入柜中。
秋收了,玉米上了栈子,小杂粮上了场院。这天晚上,老蔫媳妇为犒劳当家的,买了半斤猪头肉,还炒了两个菜,烫了一壶散白酒。老蔫很兴奋,坐在炕桌前,一杯接一杯,喝得烂醉。突然,一阵凉风吹来,门开了,一个蒙面人闯了进来,将一把乌黑手枪顶在了老蔫的腰上。“放明白点,是给人还是给钱?”老蔫被吓坏了。朦胧中,老蔫想起了算卦老汉的话:恐怕要破财呀。一想到这儿,就认为这是天意。于是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给———钱!”媳妇忙打开柜子,颤抖地取出饭盒,又转过身来,先看看老蔫,见老蔫一副苦相,就将饭盒递给蒙面人。那人收起乌黑的枪,转身离去。
事后,老蔫上火了,嘴上起满了大泡。在炕上躺了半个月才下地。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老蔫刚卖完两头肥猪,得了两千元钱。这次他把钱藏在墙缝里,过了几天,见没有什么动静,渐渐放下心来。老蔫担心再有闪失,就又一次来到街上,要找那算命老汉为他再算一卦。卦摊前,老汉正为一个人测字。只见那人写了“顺”字,老汉就说这事能办成,一帆风顺。等那人走后,老蔫依样画葫芦,也写了个“顺”字。老汉问过家庭情况,老蔫也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把心里话全讲出来。听完老蔫的话,老汉叹口气说:“从字面上讲,还是不吉祥啊!”“那人写顺字咋就吉祥呢?”老蔫不解地问。“这测字讲究字形,就像同样是人,长相是一样的。人家写顺字,川字三画都比较长,所以断遇事皆顺。而你写的顺字,川字第三画长,第二画短,这不是三长两短吗?所以就可断事为不祥。”“有破解之法吗?”老蔫皱着眉头问。“办法是有,可以用画符解灾。”说到这儿,老汉沉吟了一下。“只是这价钱嘛,可是要贵了点。不过,你是回头客,真是想解就少收点吧!”老汉伸出两个指头。老蔫想了一会儿,把手伸向鞋窠,从里面取出两张百元大钞。他把钱放在膝头摊开,用手擦了擦,然后拱手递给老汉……
这一天,月黑风高,一个黑影又窜进了老蔫家的院子。
“给人还是给钱?”一把乌黑的手枪又一次顶到老蔫的头顶。老蔫顿时沉默了。蒙面人又把枪使劲顶了顶,把说过的话又厉声重复一遍。老蔫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可又一想,怎能不耳熟,这不是第二次来吗!“给———钱!”老蔫从牙缝里终于迸出两个字来。媳妇看了看门口的烧火棍,又瞅瞅老蔫,然后弯下腰,用手指甲从墙缝里抠出一个小红布包,起身递了过去。那人接过包,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临近过年了,老蔫觉得心里发闷,就着一碟小咸菜喝起酒来,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一阵寒风把窗户撼得山响,一个黑影又闪了进来。蒙面人又出现了。“还是那句话,给人还是给钱?”那声音冷冷的,涩涩的,震得让人发毛,老蔫定了定神,用眼睛的余光四下扫了一遍。还是上次那个人,还是那把乌黑的枪。可家里真的没钱了,只有给命了。船破还有三千钉,哪那么便宜。老蔫急了,反正都是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想到这儿,老蔫一把掀翻了桌子,一头朝蒙面人撞去。老蔫媳妇一见,也只有硬拼一条路了,操起门后的烧火棍,一棒朝蒙面人头部打去。蒙面人急忙闪身,扭头撒腿就跑。出大门口时,那家伙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晃了晃,顿时摔倒在地。但他就地一滚,急忙爬起来接着跑。老蔫也跑出来,一口气追出去半里地,也没追上。等他边骂边走进家门时,老蔫媳妇将一支乌黑的枪递给他,“你看,这是那小子丢下的!”老蔫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这把乌黑的手枪是支木头玩具手枪。
一年以后,案子破了。事实更让老蔫无法接受。他怎么也没想到抢他钱的竟是那个算卦老汉。
责任编辑 王虹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