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反思和展望——“2007全国艺术学学科建设与发展”学术研讨会综述


□ 季 欣

  由东南大学艺术学院、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云南大学艺术美学研究所、《文艺研究》编辑部、《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编辑部联合主办的“2007全国艺术学学科建设与发展”学术研讨会于6月1日至3日在东南大学召开。来自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武汉大学、东南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上海大学、云南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大学、山西大学、山东艺术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鲁迅美术学院、苏州大学、南京航天航空大学、徐州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学院、大连大学、北京服装学院、河南大学、内蒙古大学等单位70多位学者,就艺术学学科的建设进行了深入讨论。
  
  一、反思
  
  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在学科目录中增列了二级学科“艺术学”后,该学科在我国获得了长足发展。按博士点和硕士点的数量统计,在一级学科“艺术学”的8个二级学科中,二级学科“艺术学”已经位列第三,仅次于设计艺术学和美术学。然而,艺术学在学科定位、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等方面还存在着一系列问题。这次会议作为2004年、2006年上海会议的继续,就艺术学学科的发展现状、研究对象、研究方法等问题进行了反思。
  凌继尧(东南大学)认为,艺术学学科建设应该理清学术研究与学科研究的关系。这个问题在其他二级学科不会存在,美术学研究生的毕业论文不会做音乐学的选题,设计艺术学研究生不会做电影学的选题。但是,艺术学研究生既可能做美术学的选题,又可能做电影学的选题。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往往有人把“艺术研究”等同于“艺术学研究”。站在二级学科艺术学的立场上,艺术研究属于学术研究,但不一定是学科研究,因为它可能是美术学研究、设计艺术学研究,或者戏剧戏曲学研究。要符合学科规范,就应该确定艺术学的研究对象。艺术学的研究对象,最简单地说就是四个字:艺术一般,或者艺术普通。艺术一般有两层意思:第一是研究艺术的一般原理。如果研究家电设计发展的趋势,这是设计艺术学的研究;如果以家电的设计为例研究艺术与科技的关系,这就是艺术学的研究,因为它研究了艺术的一般原理。第二是跨门类艺术的研究。现在韩剧在我国青少年中很流行,研究韩剧是广播电视艺术学研究;研究韩国服装是设计艺术学的研究。这两者都属于门类艺术学。而如果研究韩流,这就是跨门类艺术的研究,因而是艺术学研究。
  黄惇(南京艺术学院)认为,艺术学从建立以来,不断受到来自内部、外部的不同影响,存在对学科标准的不同看法,致使学科对象始终没有具体化、标准化,以致学科没有形成话语共识,这里的话语共识不是指完全一样的认识,而是基本的、开放的认识,这是困扰我们现有艺术学学科建设的主要问题。金丹元(上海大学)的发言题目是“艺术学学科的逻辑起点”。他指出,艺术学学科存在规范、概念不系统的问题。今天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活动越来越朝着多元性、实用性、交叉性和世俗化方向发展。这对艺术学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和方向。此外,艺术学不应为文艺学、文学、美学等学科所覆盖,艺术学除了有“艺”,还有“术”,例如材料、形式、制作过程、方法等。艺术不仅是文学的问题,还有影像、屏幕、色彩、音响、灯光、舞台布景、照相、陶瓷、金属等问题。因此,从学理上说,艺术学的研究内容非常广泛。杜彩(中国传媒大学)对艺术学学科建设和发展表示了疑虑。他认为艺术学试图对年代如此悠久、地理分布如此广袤、类型如此多样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进行普遍的实证研究,并在此基础上抽象出基本的规律,这是一件让人疑虑的事。
  就学科构架而言,彭吉象(北京大学)提出四点建议:第一,艺术学应该与门类艺术学并列并区别开;第二,研究内容可包含艺术史、艺术理论和艺术批评,其中,艺术史不是门类史,而是涵盖各个具体门类的艺术史,即艺术通史。第三,交叉学科研究,如艺术社会学、艺术文化学、艺术心理学、艺术符号学、艺术教育学等。第四,艺术学根据国别的不同可以区分为中国艺术学、美国艺术学、俄罗斯艺术学等。徐子方(东南大学)认为,在对黑格尔、科林伍德有关艺术进化和演变理论回应的基础上,根据主流艺术观念和表现手法的根本性变革,不难看出,对应史前(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发生之前)、古代、现代,世界艺术的发展明显存在着原始艺术、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三大历时性板块。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再细分,最终可以确立“三段七期”的艺术史分期构架,从而为把握人类艺术发展脉络提供了一个宏通式的认识架构。康尔(南京大学)提出:艺术文化作为一门不同于艺术学的学科,和艺术学面临一样的困境,那就是学科的目标、方向、发展向度、核心概念的内涵和外沿至今还没有得到明确的界定。曲春景(上海大学)针对目前艺术学学科的分类方法的弊端,提出艺术研究应建立新的分类方法。
  在艺术学学科的研究方法上,黄惇指出,清醒地、适当地、有选择地借鉴西方成果、思想、观念和方法可以使我们避免重复,缩短艺术学学科的建设时间。刘道广(东南大学)提出学科研究应该具有融通的思想境界,在旁通之外,尚有“善通”的技巧,不应有门户之见。他还以“区域文化艺术欣赏趣味的研究”为例,说明田野考察对于艺术学研究的方法论意义。蒋永青(云南大学)提出艺术学学科可以通过内在研究、外在研究、历史研究、理论和历史的交叉研究而将学科的研究深入下去。陈池瑜(清华大学)认为,21世纪中国艺术学研究应该吸取20世纪艺术学研究“大而空”的教训,从艺术理论专题、部门艺术特征、艺术风格与形式等问题研究入手,先取得一批有学术分量的基础成果,再考虑建立艺术通论、通史。杨道圣(北京服装学院)认为,当代艺术所出现的剧变越来越清楚地表明了传统美学和艺术理论的局限。应该使艺术从一个固定不变的概念转而成为一个随着艺术的社会性的变化而变化的概念;艺术的领域也不是一个封闭的领域,而是一个开放的领域。他因此提出从社会学的角度来建构艺术理论的尝试。张曼华(南京艺术学院)以“艺术学方法论在基础学科中的应用及推广”为题的发言中,从自身美术理论研究的体会出发,探讨当今我们面临的艺术学和基础学科方法相互之间的影响和促进关系,说明艺术学研究方法的明确及应用将极大地推动美术理论研究在新时期的发展。反过来,艺术学方法落实到基础学科的研究中同样有助于艺术学学科的完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