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西方古典绘画中的光


□ 张世月


论西方古典绘画中的光图片1
光一直以来就是人类生活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对于通过视觉传达带给人们精神享受的绘画来说,光的作用就愈加明显。人们不单观赏绘画时需要光,在表达画中内容的形与色时同样需要光,因为没有光人们便看不到一切。绘画中对光的表达和使用从古至今一直为中外艺术大师们所青睐,特别是在西方古典绘画中,对光的表达和使用更有其值得探讨的。



西方古典绘画中光的感觉在古希腊瓶画中就有所体现,其人物与背景就是通过一种强烈的亮度对比而分离开的。但这种图—底的分离基本上是通过使同质的客观色彩相对比而完成,并不是照射光线的作用。绘画中最先体现光线照射,并善于处理明暗关系的艺术家应该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的画家马萨乔(1401-1428)。他在绘画作品《逐出乐园》中为了表现处于惊恐、痛苦中的亚当和夏娃,用强烈的光线照射着二人裸露的身体,使画面明暗对比强烈,以突出人体的体积感和雕塑感。同时,我们可以感觉到强烈光线所造成的明暗对比与画中人物悔恨交加的心情,使观者在心理和视觉感受上达到共鸣。
他的下一代皮耶罗·得拉·佛兰切斯卡可以说在光的运用上更进了一步。在其作品《君士坦丁大帝之梦》中我们可以看到,敞开的营帐里,皇帝正在卧榻上睡觉,他的卫兵坐在他身旁,两个士兵在守护。这个静谧的夜晚突然被一道闪光照亮了,一个天使伸着一只手拿出十字架,从高高的天国冲下来。在这幅画中,光线已不只是为了塑造形体,它向我们展示出了一个空间。
再看文艺复兴的大师们,他们在这方面的成就在达·芬奇的作品《最后的晚餐》(1495-1498)中可以找到答案。这是为米兰的圣玛丽亚修道院的餐厅所作的一幅壁画。画中十二个门徒三人一组呈“一”字排开,分列在耶稣的两侧,正中的耶稣头部正好受到身后窗户亮光的衬托,其主体地位和明亮的心境不言而喻。而出卖老师的叛徒——犹大的脸是处在暗中。画家显然想通过这幅画来达到教育世人的目的,为此而想尽一切办法来使画面达到一种真实,让观者产生身临其境之感。首先是使这幅壁画占了整个一面墙,仿佛在这个餐厅之外又增添了一个餐厅,以一种可感可触的真实形象出现。同样是为了真实,画家使明亮的光线落在画中的餐桌上,它使得画中人物与观者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也增进了人物的立体感和坚实感。那台布上的器物在明亮的光线照射下显得十分逼真。光是从天花板上斜射下来的,在把人物后面的墙壁照亮的同时,均匀地落在其他十二个人物身上,只有犹大的脸没有得到照射。这种不和谐正好与其人物同整个环境不和谐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如阿恩海姆所评价的 :“在达·芬奇的画中,光线是作为一种主动的力量射入房间的。”艺术史家更是把达·芬奇称为“明暗对照法之父”。
我们看乔凡尼·贝利尼在1505年所作的祭坛画《圣母与圣徒》时,“就会发觉他用色的方法大不相同。这并不是说这幅画特别明亮或光芒四射,而是说它的色彩柔和而富丽,人们甚至还来不及看画中的内容就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从贡布里希的这段评价中,我们可以得知,威尼斯画派的画家已经开始注意到光线对色彩的影响,画中的色彩是由于光线的作用而产生的。那么,光线不同,产生的色彩效果显然也不会相同。这时追求光与色的和谐成为了艺术家们研究的课题,显然他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光线和色彩统一了画面。
而贝利尼的学生,威尼斯最负盛名的画家提香,在这方面更是成绩卓著。我们只要看一看他的作品《圣母、圣徒和佩萨罗一家》就能认识到他的艺术是怎样影响后人的。他竟然改变了当时约定俗成的绘画规则,把圣母移出画面的中央部位。然而,那出人意料的构图无损于整体的和谐。因为光线和色彩对平衡画面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光线的运用对整个画面的构图已经起到了作用。



此时,在意大利北部孤独地生活着一位画家——科雷乔。他大概从达·芬奇及其弟子的作品中知道了处理明暗的方法,并在这个领域里取得了全新的成果,极大地影响了后来的画派。我们可以从他的著名作品《圣夜》中了解到这些。这里值得我们注意的除了“用光来突出圣母和圣婴借以平衡画面”以外,就是“新生的圣婴向四处放光”。也就是说,圣婴是个发光体,是个光源。这里显然有一种象征性,我们只要看看在教堂建筑中对日光的象征性运用以及宗教中对烛光的象征性运用,就可以理解这一点。另外,在这之前的所有画的光源都在画以外,光线都是从上方来的,而这时的艺术家已经开始把光源安排成画中的某一物体,光线是从发光体向四周发散出去的。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画中的物体是怎么发光的呢?“要想使一个物体发出光芒,不仅物体本身需要具备一定的亮度,而且还要使它的亮度超出周围一切物体的亮度水平。此外,一个物体看上去是否在发光,还要使它本身的亮度看上去不像是由别的光源对它照射的结果。要想消除这种印象,就必须把它的阴影除掉或者是把它的阴影消除到最小的限度。除此以外,还要使最光亮的光线出现在物体本身范围之内。”著名美学家鲁道夫·阿恩海姆是这样论述的,显然科雷乔在这幅画中做到了这些,并对以后的画家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