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史有感二则


□ 孙德全


朋友送来一本《民国通县志稿》,没事时翻上几页,也是悠闲自在。通县现名为通州区,与北京市区一路相通,过去曰天子脚下,现在该说是近郊。另外,母亲年轻时曾在那里读书,上个世纪40年代毕业于通县女子师范,于是也有了想多了解一些的愿望。书中除主要记载清末至1931年通县的一些事情外,对其千年历史也有概述,对我来说称为“新闻”的事很多,血让人生出些感慨,随手记下来。

名宦的功过

书中有人物一栏,列有名宦、武功、乡贤、忠烈、孝友、耆英……其中名宦仅一人,叫萧履中,江苏常州人,是个举人,曾任职河北昌黎县,当时河北称直隶。清咸丰九年,他被提拔为通州知府。书中对他的评价是:持己以廉,任事以敏,并以“凡利民善政不可枚举”加以赞扬。当时,通州常有匪患,他即联合绅商办理团练,以保护地方。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即1860年夏,英法联军进逼北京,通州首当其冲。为保通州一地安全,萧履中与洋人谈判,达成的协议是,洋人的军队不准入城,而洋人军队所需的牛羊米面菜蔬柴草等物由通州供应,按物付价,并在通州城西八里桥洋人驻军的地方设立了一条买卖街,“从此相安无事,几至一年,通州城乡数十万生灵无一伤亡者。”同治元年,即1862年,萧履中调任檀州,通州人特立“去思碑”以志德政。
对萧履中这个历史人物怎么评价呢,2002年4月出版的这本《民国通县志稿》出版说明中有这样一段话:“书中的知州萧履中,为求一方苟安,置国家民族于不顾,向敌妥协以物资资敌,实为卖国之举。”
事有凑巧,与萧履中相隔40年,即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了中国,陷津沽,越京都,势如怒潮,通州又“适当其冲”。这时的知州叫孙寿臣,他倒是没有萧履中那样的“卖国之举”,而是在城破之前先期逃走,这可惨了城中百姓,“十八日城破,男女老少或被抢、或自尽、或恐悸病故、或惊避溺殁,死亡无算。洋兵占据一年之久,四乡同受蹂躏,伤亡颇多。”最后统计,通州庚子殉难者1178人。其中遇害的约占六成,多为抵抗而战死,自尽的占四成,多为投水、自缢、仰药、绝食。让人惊心动魄的有两例,一为毛焕枢一家31口,见洋兵至,为不受异族羞辱,举火自焚,全家殉难;一为城中女子,闻洋兵破城,视死如归,竟有29人同投一眼大井之中。
萧履中、孙寿臣,同为一地知州,萧履中“卖国议和”,却保了一城百姓。应该说明的是,萧履中与洋兵议和,是在直隶总督谭廷襄在天津大沽口畏敌逃跑、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带兵在通州张家湾、八里桥一败再败之后所采用的保全办法。当时的皇帝咸丰不也丢下北京跑到承德避难,留下他弟弟恭亲王奕和洋人议和吗?洋人不领情,仍烧杀抢掠,在洗劫北京后又焚毁了圆明园。而孙寿臣呢,遇敌先逃,不战不抚不顾百姓,可以说与开城降敌无异。也有应该说明的是,此时的皇太后慈禧也带着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北京遭到空前的洗劫……
孙寿臣是一小人,虽没有卖国但却卖民,更可恶。他弃全城百姓而不顾先逃跑,按清律当斩,估计也没斩,别人有逃在先,他为什么不能逃。此人在这里根本不值一提。萧履中,为求一方平安可说尽职尽责,与洋兵议和,客观地说实乃无奈之举,看似有失尊严和民族精神,但在当时的情形下,不足为说是卖国。所谓“求一方苟安”的说法,更不近人情。他萧履中毕竟是“求一方苟安”,而非求他一人苟安。这一方是全城的百姓,而非他一家,为什么不能求呢?时至今日我们该怎么看萧履中的功与过,是与非呢?看千年大事:
西汉时置路县,东汉时改路为“潞”,加水旁,1151年升潞县为通州,1914年改为通县,期间还有许多变化,但大致如此。
书中有大事记一栏,记述了自东汉光武建武元年,即公元25年至1931年间通州的大事。所谓一州一县之千年大事,肯定也是包罗万象。我曾仔细阅读,想找出这一千余年,给这一方百姓带来最大的灾难是什么。一般的说,灾难不外乎天灾人祸,事实也确实如此,而且天灾远远重于人祸,(当然,很多天灾缘于人祸)这在以前我是没有想到的。
按说北方缺水,不说十年九旱也该是旱灾频繁,可通州恰恰相反,在水、火、蝗、风、旱、地震、大疫等自然灾害中,水灾的数量遥遥领先,千年中竟达56次之多,而火、蝗、风、旱等灾害的总和也不过40次,由兵灾匪患造成的人祸17次,看来对人类来说,还是水火最无情。
据书中记载,通州河流甚多,有发源于热河的潮河,发源于沽源的白河,后合流为潮白河。有发源于昌平的温榆河,有发源于玉泉山的通惠河。还有北运河、箭杆河、凉水河等,在当时可说是便利了交通,发达了漕运,州内仅渡口就有二三十个,桥梁七八十座,据说也是帆樯林立的景象。
可能是水灾频繁,司空见惯,书中也懒得描述,只以“大水坏城及运仓”、“河水泛溢,平地数尺”、“沿河居民漂没甚众”寥寥数语。而对风灾、蝗灾却舍得笔墨。如写嘉靖二年二月,“风霾大作,黄沙蔽天,行人多被压埋。三月,雨,黄沙着人身,俱成泥渍。”万历三十七年四月,“大风,拔木扬沙,黄雾蔽天。”四十五年二月,“风霾昼晦,空中如万马奔腾,州人震惊。”如此看来,在明代,也常有沙尘暴覆盖北京的事。通州千年来闹蝗虫十二次,而仅元朝的百余年就有四次,最厉害的一次是元至正十年,“飞蝗蔽天,坑堑填塞皆满,人马不能行。蝗食禾稼,草木皆尽。民大饥,捕蝗为食,食尽,人相食。州民刘五杀其子食之,民皆流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