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赖四媳妇


□ 周月霞

  电线漏电,赖四媳妇电死了。

  赖四起大早去放羊。回来一进家门就见媳妇蜷缩在地上,电热锅歪在脚下,水洒了一地。赖四赶紧去拉,手刚一挨上媳妇,就被电了个趔趄。赖四这才不是人声地叫起来。救护车来的时候,人早就凉了。

  赖四的侄子和儿子还在炕上呼呼大睡。人们说,得亏孩子们睡得死,要是听到动静去拽啊拉啊的,没准两个孩子也得送命。

  赖四眼巴巴看着120的医生摇摇头,一摊手。他知道,人确实不行了。赖四咬牙切齿地骂了句:“实心木头的笨娘们儿。”然后就跟人们去料理媳妇的后事,眼里没见蹦出半个泪星子。

  赖四媳妇是豁嘴,豁就豁吧,赖四不嫌恶这些。人样子能吃还是能嚼啊,晚上一关灯,女人都一样。媳妇不大认识字,脑筋反应慢。赖四问媒人,会烧火做饭不,知道馒头生熟不?媒人点头,说会,知道。赖四说,那就中了。

  赖四不嫌媳妇丑笨,媳妇也没嫌赖四穷。

  赖四媳妇是二婚,头婚嫁的是个傻子,睡觉还得爹妈教。赖四可不傻,家里地里一把好手。除了穷,大媳妇六岁,这要是有新衣服配上,小伙儿俊着呢。

  人穷志不短,这是爹临死还嘱咐赖四的话。

  爹一不起炕,哥几个就闹分家。大哥肝癌死的那年,撇下刚三岁大的儿子,这孩子本就不是大哥的骨血,是大嫂怀着嫁进来的。大哥一死,大嫂又改了嫁。要带孩子走,爹不让,说要给老大脚底下留个烧纸的。就这样老少三个光棍一起过了七年。爹一死,羊群归了赖四,早些年盖的四间土坯房归了赖四,当然,大哥的儿子也归了他。

  赖四媳妇一进门,就得当这孩子的娘。媳妇没有半句怨言,还和赖四商量,咱不生了,就养小槐得了。

  后来,赖四不知道听了谁的话,说,小槐以后给大哥和自己烧纸,负担太重。于是,那年冬上,黑黢黢的老土坯房里,媳妇就给赖四生了个雪白的大胖小子叫小超。嘴也不豁,眉眼和赖四脱了个影。赖四美得放羊直哼曲。

  赖四每天放羊一走,媳妇就去附近的五金工厂捡破烂。路边总有闲人问她:“四家的,一样的都是叔,为啥只有你家养着那孩子??赖四媳妇就“噔”地站下,想都不想地说:“老四说是爹把小槐交给他养的,俺啥都听老四的。”人们就笑,她也跟着笑,手捂住嘴,夹紧咯吱窝下的破蛇皮袋就走。走不多远,突然又站下,背对着大伙儿,放下捂嘴的手,高声说,不就是多双筷子、多个碗!有俺们吃的就有他吃的!

  媳妇把卖破烂的钱都交给赖四。赖四给媳妇甩下几张毛票,整票都装进裤腰上的老羊皮的钱褡裢。

  媳妇从不过问钱的事,钱是攒着给孩子们盖房的。赖四说,给小槐盖完,就给小超盖。她问,咋不先给小超盖?赖四瞪媳妇一眼,说,小槐是哥。媳妇就不敢再言语了。

  土坯房年久失修,赶上连阴雨天,不知道哪块就漏下来一泼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