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区域民族研究的新成果


□ 梁景之

  近代以来,学术界对于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地区的研究,往往与国际、国内环境的变迁有着密切的关联,这一领域的现实性取向历来极其明确而且直接。进入21世纪之后,地处西部大开发前沿的新疆地区再次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何星亮新著《新疆民族传统社会与文化》(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以下简称《社会与文化》)的出版不能说没有这样的背景。当然,此书的写作也与作者的经历有关。正如作者在该书自序中所说的,新疆是他的第二故乡,他在年轻时曾在新疆工作和生活了五年,同时新疆也是作者学术研究的启蒙之地,民族众多的新疆使作者第一次感悟到“民族”的真正含义。因此,《社会与文化》一书又是作者献给“新疆各族朋友”的一部感恩之作。就像作者此前已出版的许多专著一样,这部新著也是凝聚作者长期研究心得的一部佳作。它既体现出作者一贯的写作风格,同时也因研究对象以及关注点的不同而显示出一定的特色。
  该书作者根据自己多年的调查资料,并结合历史文献资料和民族学调查资料,重点研究了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塔吉克等民族以及阿尔泰乌梁海蒙古族历史上的社会组织及其文化,较为深入地研究了这些民族的族称与族源、古代氏族部落组织的结构和变迁、氏族部落印记和口号,分析了各民族历史上的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阐述了其家庭类型、婚姻制度、亲属制度和人生礼仪等,探讨了他们的古代巫术以及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萨满教等早期宗教信仰形式。全书资料丰富,内容翔实,颇有新意。以下分几个方面做一些评述。
  第一,选题具有开拓性。对于任何一部学术著作而言,选题恰当与否往往决定着著作本身的学术价值和意义。在这方面,何星亮先生以其惯有的学术敏感为大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新疆各少数民族历史上的社会组织。这是一个十分重要但却为学术界所忽视的领域。一方面,新疆各民族历史上的社会组织很有特色,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等大小不同的社会组织系统十分清楚,有些民族的氏族部落组织甚至到20世纪50年代还有完整的保留,具有相当的典型性和代表性,而且资料丰富,既有大量的历史文献资料,又有丰富的田野调查资料。另一方面,相关研究却十分薄弱。以往学术界关于新疆民族的研究,大多集中于历史、语言文字、古代文书、宗教、社会形态、文化习俗等方面,对于社会组织的研究明显不够。因此,《社会与文化》将历史上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裕固等民族和阿尔泰乌梁海人的社会组织作为研究的重点,系统地研究少数民族社会组织的类型、结构、功能及其变迁,无疑具有补学界研究之不足的作用。
  第二,方法上的独特性与前瞻性。古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方法创新的注重和强调可谓作者长期坚持的治学理念,也是《社会与文化》一书的特色之一。作者何星亮早在研究图腾文化时,就对当时大量涌入中国的西方诸种理论与方法,表现出异常冷静的态度与批判精神。他对形形色色的西方理论与方法不是盲目地生搬硬套,而是在批判性分析与大量研究的基础上,努力探索一种适合自己的治学之道。例如,法国著名学者列维-斯特劳斯是从分类结构的角度研究图腾,而何星亮则是从“文化层次”的角度分析图腾,他的“文化层次分析法”不仅成功地解决了图腾文化研究领域中的若干重要问题,发展了人类学的分类法与考古学的类型学方法,而且为以后研究方法的继续创新奠定了基础。在《社会与文化》一书中,虽然仍可见到“文化层次分析法”的烙印,但由于研究对象的变化,作者在方法论上就表现出一种不同于以往的特色。作者除了继续采用历史学和人类学相结合的方法外,还采用社会学的方法进行分析。简而言之,这种特色就是实证性调查研究与历史透视的有机结合。毋庸讳言,在学术研究中,尝试将多种方法相结合的学者并不在少数,但囿于学识或功力,在这方面真正有所成就者却是少之又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