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行歌谣


□ 萨 娜


七月的西部区,热风扑面、酷暑难熬。还没等进入被称之为“四大火炉”之一的西安,我已经饱尝高温的煎熬了。很不舒服地醒过来,从窗户向外望去,山西平原在列车行驶的节奏中摇晃着,它以这样特别的方式进入我的视野。
大片大片的庄稼泼洒绿色的光芒,无遮无拦地朝天际弥漫。农民在土地上忙碌着,一直忙碌着。从远古至今,农民的劳动姿势没有改变。他们或蹲或弓腰,精心地侍弄艰难成长的庄稼,在干旱中呼吸的庄稼。从来如此,他们劳动的姿势牢牢地生长在历史、文学和绘画中。那些关于劳动和丰收的诗歌随着列车的节奏飘落起伏,敲击着每一块想像的土壤。
一个小镇子出现在眼前。列车越驶越近,充溢着浓烈民俗气氛的小镇热热闹闹地闯进了视线。我的鼻子里顿时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气味:汗味、呼吸、烟气、潮湿的草味。这些气味丁丁当当地响着,闪烁出胭脂般欢天喜地的鲜艳色彩。几个年轻的女人围坐在一起闲聊,边嗑瓜子边朝列车的方向看,指指点点、拍拍打打,亲昵的动作里透露出女性之间才有的体贴、信赖和不谋而合。我格外注意到她们的穿著打扮。艳俗而单薄的衣服把女性丰腴饱满的身体裹得呼之欲出。在唐朝,这几位浑身圆滚滚的女人大概算得上美人了,恐怕真能被选进宫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哪容得她们这么放纵地笑着、说着,目空一切地评评点点。那样的满不在乎劲儿连天皇地老都不放在眼里。
艳俗的衣服映放在生机盎然的农村多么美丽。美丽得有理有据,美丽得悠闲自在。原野蓬勃连天的绿色间,猛然跳跃出一朵朵大红大紫的鲜花,美丽的女人,美丽的鲜花,在抒情的原野间,在明朗的蓝天下嫣然开放。那艳那俗沾惹出多少人间喜气。尽管这样的喜气是卑微的、寻常的。但它却热烈、旺盛、无拘无束。犹如随风飘落的草籽,到处落脚、扎根、发芽,纵情地伸展身躯,翻腾着劲儿显耀自己。
通向大同的铁路两侧开始出现岩石垒制的房子。从倒塌的屋顶判断,这样的房子经历了许多年头,只有基础部分以一种坚硬的姿势竖立在莽茫的草地之间,铭记着原野神秘的时间话语。一些坍塌的石房子从远处隐隐出现,进入我的视野,又沉默地隐去。我试图猜测房屋建造的时间,它们经历的往事,然而却一片茫然。那些巨大的石头用颜色抵挡着我,正如它们一直在抵挡着风剥雨蚀、日月穿梭。它们是独立的,与世人无关的,甚至与它脚下土地之外的世界毫无关系。青灰色,被时间浸泡出沧桑、寥远、捉摸不透的颜色,使高大的石屋一律呈现庄重、静谧,甚至诡隐的质感。它们站立在那里,成为广大山脉血液的标志。它标明婴儿诞生的哭声,炊烟袅袅升起的惆怅,牛、马和羊群缓慢的游走,还有潜伏在纷乱的野草中一条条隐约可现的古道和驿路。一座座被废弃的青灰色的石房子沉默不语地走过我的视野,青灰色的石房子 ,青灰色的眼睛,它无处不在,固执地凝视我,感动我。我依稀中看见屋子里坐着一位老者。他抽烟、喝酒,往土炕下吐唾沫,然后撸着粗大的鼻子,发出吭吭的响声。一条毛发肮脏的老狗顺着声音走进屋,摇动麦穗似的尾巴站住,温和湿润的眼睛瞅着他。老人与狗,连同青灰色的石房子,变成昔日自然造就的壁画。这样的壁画,和石头一样久远。我们互相守望着,有一种默契的心心相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