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野菊花


□ 汪夕禄

  ●汪夕禄

  家里人不曾想到,父亲竟然爱上了野菊花。

  父亲每天从外面采一束野菊花,斜插到雪碧瓶里。瓶中的野菊花像凡高笔下的向日葵,以瓶口为中心,顽强地伸向四周,家里溢满了花香。小妹发现,野菊花的香很奇特,散在野外时,香气似有似无,一旦聚起来,就香得那么精神,钻入肺腑。

  小妹的眼睛看不见,对气味和声音就极为敏感。

  过去,父亲的身上总有消不掉的机油味。一回家,扑通扑通把鞋子甩到地板上,不一会,就能听到他甜美的鼾声,像多少天没有睡觉。

  小妹摸索着倒一盆热水,脱下父亲的袜子,给他洗脚。小妹看不见,心里却亮堂,父亲这么累全是为了攒钱给她治眼睛。省城的医生说小妹的眼睛完全可以治好,只是需要一笔钱。那笔钱的数目对小妹这样的家庭来说有点遥远。

  但父亲不认为,母亲也不认为,他们起早贪黑,省吃俭用,眼看离那个数字越来越近了。

  母亲告诉小妹,野菊花有黄色的,白色的,有时候还会有一些粉红色的。小妹把野菊花小心地插进雪碧瓶,香气布满了沉闷已久的屋子,小妹的心跟着野菊花飞到了它们生长的地方,那些金子般的阳光的碎点,高耸着的巍峨的山,还有山间的风,飞舞的蝴蝶,全都进入了小妹的心灵。

  小妹把野菊花分成三束,客厅一束,父母房间一束,自己房间一束。这样,不管走到哪个房间,都能闻到野菊花混杂着阳光和风的香气。

  父亲让小妹摸摸野菊花。小妹顺着野菊花的叶子,摸到它的花瓣和花蕊,小妹的手没有停,摸到了父亲钢针一样的胡子,厚厚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深深陷进去的眼窝。

  父亲瘦了。这些日子,小妹感觉父亲一天天瘦了下去。她心疼父亲,可是,对于光明的渴望,她不甘心放弃治疗。她只有不停地帮父亲按摩身体,减轻他的劳累。

  一年后,钱终于凑足了。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小妹的眼睛见到了光明。他看到了父亲形销骨立的身影。父亲捧了一束花,小妹叫不出名字,是真正的鲜花,比野菊花的香气浓烈许多。

  出院后,小妹在家静养。父亲每天还是会采一束野菊花回来。小妹终于可以仔细地看看这些陪伴了她一年的花儿,它们长相普通,却有股勃勃的生气,它们来自野外,在太阳之下,它们尽情怒放,这种花是田野中的精灵。

  在父母的细心呵护下,小妹终于可以自由行走了。父亲把采野菊花的任务交给了她。父亲说:“孩子,野菊花就长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山脚下,以后你去帮我摘。人就应该像那些野菊花一样,在风风雨雨中活出滋味。”

  可是,有一天,父亲忽然昏倒在车间里。

  父亲再没有醒来。

  听父亲最好的朋友说,一年前,父亲从厂里为职工进行的体检中,查出自己得了肠癌。为了让小妹早点看到光明,父亲把病瞒了下来。小妹眼睛看好后,为了小妹的营养费,父亲还是忍住了。等去看医生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小说·大世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