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上的云路


□ 谭岩

谭岩

这是一座荒凉的大山,位于三省交界的边陲。它的山峰直插云霄,常年顶着一片云雾袅绕,当地人形象地称它云盘岭。一条爬上云盘岭去的公路时隐时现,在一片青黛色的山间,就像一条绕去绕来的云带,司机们也因此取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云路。

可是这条在旅游者看来充满了诗意的道路,却令过往的司机提心吊胆。山高路陡,峰峭弯急,路况一塌糊涂,隔三岔五,路旁总要歪倒了一部车辆,四个轮子朝天,或者半个车头撞在了岩石上,有人捂着带血的额头坐在那里呻吟;要不就又陷在了泥滩中,尖厉的马达声如同困兽的嚎叫,响彻在这片云雾袅绕的山林。

一个名叫余大发的人,既不觉得眼前的景色是如何之美,他天天要看这种景色,已快看了五十年;也不觉得路旁的事故是如何的惨痛,他总是冷眼旁观,早已成了一副铁石心肠。当他看见一车比一车拖得多、一车比一车堆得高的拖煤车,四个轮子在泥地上打滑,他就会狠狠地想,滑,滑,滑翻了才好!

自从这深山里发现了煤矿,一条公路也就钻进了山来,先前还见有养路的,毁坏的路面时见铺上了新鲜的泥土和石渣,可时间不长,这条公路就无人管了。无人看管的公路很快就变得大坑小凹,高低不平。路没了人养护,可钱还得赚,车还得跑,大大小小的事故也就避免不了,这些事故对别人是灾难,可对他余大发就是财富。只要一下雨,一听见山间传来汽车的轰鸣,一听见那异样的马达声响,这个住在半山的汉子就像猎狗听见了野物的踪迹,就会扛上锄头铁锹,一脸兴奋地去逮“猎物”。

他远远地跟随,或者干脆就坐在山坡上等待,等那些司机折腾得差不多了,蹲在地上,望着那两个深陷在泥坑中的车轮发愣了,这位守株待兔的旁观者,就会胸有成竹地站起身,提醒似的咳一声,于是那位蹲在地上一筹莫展,一脸焦头烂额的过路客,一抬头,就会发现这位扛着锄头和铁锹的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时间长了,司机们都熟悉了他,有时见他站在路旁,就车也不下,抽着烟,扯着淡话,等他拿把锄头或锹,在车前车后一阵儿挖,撮,撬,然后从车窗丢出五块十块的钱来;如果见他吆喝了一声,冲身后的某个方向伸出了两个或者三个指头,不一会儿就跑来满脸兴奋的几条汉子,这司机心里就一咯噔,知道这不是五块十块就能解决的了,抓起那半包烟跳下车舱,脸上挤了一脸儿的笑,首先递给那包工头似的家伙一支烟。

山上的种田人没有不忙的,可这个家伙却像个闲人,一年四季在这条公路上游荡,不是坐在松树下歇凉,就是蹲在坡凹里烤火,要不像个无事佬,沿着这条公路一遍儿上,一遍儿下,那一件过时的衣褂一走一搧。

又是这个人!他靠什么生活?

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正和司机调笑的年轻女子,从这云路来往了好几趟,每次都见到这位无所事事的闲人,不由产生了好奇。

谁?余大狼?——这个王八蛋!

司机一探头,也看见了前方坐在那里烤火抽烟的余大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