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黑暗中消失


□ 王选

  1

  王轩打电话过来,约我谈谈那些年我们被性骚扰的事。

  我说王轩啊,你丫有病是不,这有啥好谈的,属于个人隐私能往外传吗?再说呢,你就怎么知道那些年我被性骚扰过?

  老哥,帮兄弟一把啊,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不做这个选题,这一月我栏目就挂窗帘了,我已经采访了三个人,就差你一个了,整好了兄弟请你去爆点玩玩,有俄罗斯美女呢,行不?王轩在电话另一头一边装得可怜兮兮的,一边淫荡不羁地笑着说。

  王轩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属于死党级别的,毕业之后他在一家时尚刊物做编辑,负责一个专题栏目。现在刊物不好做,同行竞争大,读者又少,刊物生存像缺氧的鱼一样,半死不活。于是王轩就经常整一些劲爆话题来吸引大众眼球,再找一些“托”访谈一番,装模作样组几个版,推出去,竟成了刊物的亮点栏目。

  我们是时尚杂志,不与时俱进能适应市场经济吗?你看,前段时间不是到处都流行那些年我们干过的什么事嘛,所以那些年就火了。还有最近一个美国妞给3岁男孩喂奶的照片上了《时代》封面,被人指性骚扰男孩,网上也炒火了,这两个卖点组合在一起难道你不觉得就是最大的看点吗?王轩滔滔不绝,似乎说得头头是道,反而显得我不帮他就说明我这人没眼光、不时尚了。

  其实他在刊物混得也不如意,工资低,人又懒,虽然我经常给他两肋插刀,但他也偶尔给我插一刀,怎么忍心他挂个帘子下个月喝西北风?

  2

  闲来无事,随便翻了一阵杂志,到处印着几欲脱光的女人,闪着苍白的诱惑,还有治疗性病的广告,似乎在提醒每个人都得了性病一样。就再也没有任何可看的内容了,顺手丢到了一旁。热浪从窗户挤进屋子,像一只肥腻的手在身上游走。细密的汗开始渗出来,织在了我的皮肤上,让人闷热难熬。

  脱了衣服,钻进洗手间,一拧水龙头,冰凉的水唰一声喷下来,掠过每一寸皮肤,清凉让人打了个冷颤。看着自己健壮的身体,裸露在水里,第一次发现小麦色的肤色,微微泛蓝的血管,凸起的胸肌,富有弹性的小腿肚,还有细密的体毛,一切组合得如此完美,像不容侵犯的一块领土,吮吸着来自天空的雨露。然而这时,又让人回忆起几天前澡堂里的一件事,一股莫名的恶心开始在我胃里翻滚,原本舒展的皮肤皱起了疙瘩,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笼罩了全身。我似乎又看见一只干瘪松弛的白手伸过来,摸向了我的身体……

  哗一声,洗澡水戛然而止。我的回忆瞬间被剪断。又停水了,我使劲拧了拧水龙头开关,还是无济于事,滴水不漏。这该死的,最近一段时间小区不知道犯了什么病,动不动停水,影响人的生活,最讨厌洗澡洗一半水停了,简直操蛋极了,能让人抓狂。

  擦了身子,穿个大裤衩,窝着一肚子火气,直接爬到电脑前,还是给王轩写东西。

  小时候,家在农村,、全村百十户人,和我同龄的男孩子有十几个,但那时候我学习好,又听话懂事,一直深受村里人的喜爱。加之人又长得秀气清俊,很多人就另眼相待了,什么表扬夸奖了,还有送自家的果子了,或者被叫去和他们家孩子一起写作业了,都特别多,我也乐意这样的宠爱和器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