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妹回乡


□ 卓 今

香妹回乡
卓 今

  香妹失踪了五年,前不久的某天下午,香妹突然出现在她家下河去的那条小路上,一口怪腔怪调。她的父母疑心不是香妹,可长在香妹左腮上的那颗大黑痣,不可置疑地证明那是千真万确的香妹。香妹失踪的时候只有十七岁。香妹十六岁的时候和对岸山巅的青年恋爱了,父母一哭二闹三上吊都吓唬不了香妹,香妹跟定了那个人,为了让父母死心,干脆住在男方家里不回来。大凡山界上都很难娶到媳妇儿,生活条件太恶劣。单纯的香妹哪里会考虑那么多,凭着身体刚刚发育的原始冲动,冠以自由恋爱的大名,义无反顾地去了。香妹生下孩子后,才认清这一点,她后悔当初那么执著地要嫁到这么一个地方来。她终于明白了父母为什么拼命地制止这场婚姻。她终于明白天底下最疼爱她的是自己的父母。但是,后悔太晚了。香妹砍柴的时候常常坐在山坡上,看着山脚下河边自己家的青色瓦屋发呆,回忆着娘每天喊她吃饭时带着骂腔带着怒气的神情。以前她是讨厌这种神情的,别人的娘唤儿都是甜蜜蜜的软绵绵的。现在想来,自己的娘跟别人家的娘一样有一颗慈母心,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香妹开始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有一天,她佯装扯猪草,将衣服和零花钱压在背篓底下,看一眼睡在摇篮中的女儿,跟人走了,走得彻底,走得干净,走得杳无音信。有人说,她到了浙江青田,她父母卖了两头肥猪,她丈夫卖了一头耕牛,在打拐办的带领下,找到了青田,毫无结果。又有人说,她到了某个地方,她父母又买了两头猪仔,喂了大半年后,又缠着打拐办的人找到某个地方,仍然毫无结果。年复一年,香妹的丈夫失去了耐心,而香妹的父母却每年喂两头肥猪,道听途说、蛛丝马迹,他们从未放过。请人算卦,卦象显示,此女还活在人世。于是,香妹父母今年两头肥猪又快出栏了。然而,喜从天降,香妹自己回来了。

  香妹已不是原来的香妹。如今的香妹面容憔悴,形销骨立,二十二岁的香妹看上去像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妇女。青春年少的香妹、千娇百媚的香妹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香妹说,她夜夜梦见家乡,夜夜梦见亲人。她流离失所,几经磨难,她被人贩子从湖南卖到浙江,又从浙江卖到江苏。当初,她深信带她走的那个男人是来招工的。香妹想,在外面打几年工,或许能改变命运。可是,一旦踏上远去的列车,就再也没自由了,她是怎样被卖的,卖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家,然后又是怎样失去自由的,香妹不愿提起,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善良的乡亲也从不问起这些,怕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但是,其他话题中,仍然可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一般来说,买来的女人生孩子以后,会放松警惕。天长日久,就有了一点点自由,可是香妹不识字,没有人愿意帮她写信。即使能够跑掉,可是放眼一望,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能往哪里走?她也逃跑过,可是,走了一段,没有路费,只好给当地的单身汉当老婆,好在哪里都有单身汉。走了五年,她还是没能走出江苏,甚至没有走出苏北。有人问香妹想不想那边的孩子。香妹回避了这个问题,只说,夜夜梦见家乡,夜夜梦见亲人。我过去也听到过有关香妹的事情,香妹的父母曾经要我帮他们找过打拐办,而打拐办给人的答复不尽如人意,当然,打拐办也有难处。为此,我一直觉得欠他们家的什么。在他们的眼里,我一个在外面“吃国家饭”的人,这点子事都办不好,有负乡亲们对我寄予的一片厚望。这次回老家,我见到了香妹,非常高兴。我说,香妹,你怎么一口徐州腔,不是有人说你在浙江青田吗?乡人奇怪,你怎么知道是徐州腔,我们听起来却是普通话。我说徐州在苏北,属北方方言,有点像普通话。香妹说,我家离徐州要十元钱的车费。她说的“家”可能是最后的那个家。果然,她说她最后一站是在宿迁,听起来像说的许县,她又说离睢宁不远。这下我知道了她所在的大方向,我用笔在她的手心写下“睢宁”二字,问是否这个睢宁,香妹连声说:就是就是。我想,她说的可能就是宿迁市。
  说香妹不识字还不确切,与她有关的地名或人名,她读不出却认得形状。哪个字有角哪个字有腿,哪个字是舞蹈的,哪个字是静态的,她记得很牢固。总之,香妹是属于那种天资聪明之人,凡事都有她自己的一套办法。这次是偷偷跑回来的,江苏那边的丈夫不知道。回来几天了,想给那边写封信,想念丈夫,想念两岁的儿子。看来,那种状况的婚姻也会产生依恋,应了一句老话:“日久生情。”也可能那个人是所有男人中对她最好的,要不怎么还会呆上两三年。信,别人给写好了,父母不让她寄。父母怕再失去女儿,要香妹回原配丈夫那里。而原配丈夫那里已经有了相好的,只差办结婚证了。从前咋咋呼呼的香妹,现在懂事了许多。现在,她真的要慎重考虑了,不能一错再错。
  香妹逃回来的经历也很传奇。香妹说,她是“将计就计”,利用了一把人贩子。人贩子准备把香妹卖到贵州,香妹打听到去贵州要经过湖南。于是,在火车快到怀化站时,香妹把她的遭遇告诉了乘警,这位仗义的乘警给了香妹二十元钱,并将香妹送上驶往家乡方向的火车。香妹顺利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香妹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亲人。
  香妹说:“再也不信什么招工的鬼话。”后面的“鬼话”两个字发音格外重,典型的苏北方言,有将近一年的时间,香妹都是用这种腔调跟家乡人说话的,她不是不想改,是一时改不过来,烙印太深、太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