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尚长文小小说两篇


□ 尚长文

  请客
  
  1986年,孤东会战的时候,我所在的那个作业队就住在一个叫“一棵树”的地方。那地方咋样我就不说了,想想这名字或许你就明白了。没办法啊,石油人似乎总这么倒霉。有时就纳闷了,这石油也真是的,怎么不储藏到城市里去,偏偏就在那沙漠、荒滩上。
  谁知道呢?
  那时候,一棵树没有什么人家,除了参加会战的石油工人外,外地人很少去那里。后来我们就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离我们住地的不远处,还是出现了一家由几间板房构成的小饭店。
  有一天,队上的老范请我去那个饭店喝酒。
  老范那年40多岁,家是西北的,老婆和孩子一直在西北的乡下。老范一年回去探亲一次,住上一个月,就又回来了。每次回来,老范的情绪都不好,好长时间打不起精神。我们就时常笑话他,说他离不开女人。
  老范也不在乎。
  老范说,你们青皮后生知道个啥呀,结了婚的男人谁离得开女人呢,那滋味啊!
  有时,老范太想女人了,工间歇息时,就讲一些黄段子出来。要命的是,讲的时候,老范都是用第一人称,时间长了,我们也不知道他讲的那些段子,哪是真哪是假了。但我们都知道,老范这家伙,老不正经。
  见老范请我,我当时挺纳闷,心说老范这家伙铁公鸡一个,没见他请过什么人啊。旁边的一个叫猴子的弟兄就冲我挤眼睛,让我只管跟着吃就是了。猴子说,老范在想好事呢。
  我们就跟着老范去了那家饭店。
  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两瓶酒。酒叫“蓬莱阁”,是当地一家酒厂酿制的。这个酒不贵,几块钱一瓶。但很有度数,纯粹是为我们这些下苦力的人做的一种酒。
  那个饭店里,服务员只有一个,是个年龄不大的丫头,不到20岁的样子。饭店的厨师是个50来岁的中年男人,乍一看像个老头。我觉着,这大概是附近农村的一户人家过来开的饭店。
  猴子就又冲我向那个服务员挤挤眼睛。意思是,老范今天来,就是要打这个女人的主意。
  果然,上菜的工夫,老范就开始左一眼右一眼地看那个服务员,看得直勾勾的。我和猴子见了,就“哈哈”大笑,边笑边开始痛饮起来。时不时的,我还若有其事的大呼小叫着,老范,看啥呢,吃菜,喝酒,你得带着我们喝才是。
  老范就也“嘿嘿”地傻笑着。
  我们觉得这怪有趣的。心说,这很不错,不掏钱,既能喝酒,还能顺便看看小戏,不错。
  几个菜很快就上完了。老范说,姑娘,坐下陪我们一起喝,好吗?
  那天的饭店里,基本上没什么客人。那姑娘扭捏了一下,就坐下了,就真的陪我们一起喝了起来,只不过还没放开,我们喝酒,她喝茶。
  两瓶酒很快就被我们三个人整到肚子里去了。
  猴子就问,老范,你还有节目吗?再不进行可就没时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