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史学、微观史学和《蒙泰卢:谬误的乐土》


□ 邵东方

  在西方,七十年代以来,历史学和人类学互相影响的趋势日益增强。在法国,年鉴派中出现了“新史学”(newhistory)的潮流;而在美国,著名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CliffordGeertz)所从事的文化人类学研究,对历史学研究发生了极大的影响。这种新的史学方法被称为文化史学(Culturalisthistory)或新文化史学(newcultural history)。文化史学研究的并不是文化的历史,而是通过文化、主要是人类学的分析方法来研究历史。格尔茨认为:“文化不是一种力量,社会事件、人类行为、典章制度以及事件进程都是文化的产物;文化乃是一种范围环境,凡此种种产物都可以在其中予以明显的或是厚的描述(thickdescription)。”(见TheInterpretationofCulture,一九七三年版)因此,我们可以称文化史学是对社会的形态、象征、比喻、形式以及思想意识的研究,是对各种人类活动的综合性探索。文化史学的优点在于,它能够避免由于相信存在着某种独立、超个人的集体精神而易犯的错误。文化史学不仅可以全面记述政治领域中的各类事件,而且还能够综合描述人类学、美学、文学以及社会学等领域内的现象。
  微观史学(microhistory)是一种史学综合(Synthesisinhis-tory)的新形式,其目的是在小范围内对某种体制(system)加以探索研究。微观史学的研究对象一般是个人、小团体、家庭以及企业,而最通常的形式是对社区(Community)的研究。正如大卫·费希尔(DavidHackettFischer)所指出的:“微观史学以其独具的方式,根据对个人经历、立场及行为的探索,聚零为整地得出结论。”(见TheNewRepublic,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九日)人们常常把微观史学比作是一架精密的天平,一座精细的微雕。在很多情况下,同规模庞大、往往不易把握和缺乏人类生活真实感的宏观史学(macrohistory)相比,运用微观史学对史学家,特别是社会史研究者较为便利。微观史学能够告诉人们:“事情原本是怎样的”(WhatitWaslike)。因此,许多史学家认为微观史学是从事史学研究的有效手段。
  文化史学和微观史学的研究也有其局限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讲,文化史学的概念过于广泛和含混,其方法及目的尚不能作为某一项专门研究的基础。正如格尔茨指出的,进行文化分析的危险在于“这种分析会脱离切实的生活表层现象,也就是脱离人们生活其间的政治及经济等各层次的现实状况,并脱离导致这些表层现象的生物及自然必然性”。(见《文化的解释》)至于微观史学的弱点,我们看到,尽管其研究者将事件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归因于某一具体事物及个人,他们却很少能从中归纳出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时代特征和观点。所以,一些学者认为,一旦将微观史学置于较大范围的世界历史(Worldhistory)研究的背景中,它就会显得肤浅、无足轻重和琐细。
  法国著名年鉴学派历史学家埃马纽埃尔·勒胡瓦拉杜里所著的《蒙泰卢:谬误的乐土》(以下简称《蒙泰卢》)一书,以奇特的方式将文化史学同微观史学结为一体,对欧洲中世纪一个名叫蒙泰卢的村庄进行了研究。年鉴学派的第三代传人雅克·勒高夫(Jac-quesLeGoff)曾评论说:“勒胡瓦拉杜里的《蒙泰卢》最清楚不过地表明,新史学力图用历史人类学包容所有扩展了的史学领域。”(见NouvelleHistoire,一九七八年法文版)蒙泰卢坐落于法国境内比利牛斯山脉,全村有农民、牧民及其家庭成员约二百五十人,他们深受基督教异端派别阿尔比教义(Albigensianism)的浸染。阿尔比教派又称纯洁教派(Cathari希腊文中意为“纯洁”),十一至十二世纪时流行于法国南部和西班牙北部地区。该教派自认为是正宗的基督教,不承认赎罪的基督,即不承认基督是上帝,并反对教阶制度和圣餐、圣事。该教笃信善恶二元论,认为善神造灵魂,恶神造肉体,而大地代表着恶。该教派还主张禁欲和禁肉食,并坚持说:所有性生活都是邪恶的,即便是已婚夫妇也是同样。十三世纪初,该教派被英皇英诺森三世组织的十字军所镇压。
分享:
 
摘自:读书 1993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