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放逐的江南(外三首)


□ 纵华政

  那时江南开满了花
  花开遍地。花是懒懒的花是暖暖的
  水流经过故乡
  水是懒懒的水是暖暖的
  还有烟雨,我失手打碎过的烟雨
  在那条陈旧的深巷
  在那些苔色浓浓的青石板上
  
  那时江南不止开满了花
  那时江南,不止烟雨
  她把长发拢了拢,拢在耳后
  说忘了吧都已是秋天了
  那时江南也有秋天
  天很蓝,云很淡
  秋风只凉凉地掠过我们的指尖
  
  等我老了我会闭上眼
  一甩手,再不管江南
  
  看见桃花
  
  走过的人说桃花在开
  走过的人说,桃花开过
  
  蹒跚的诗人,在树下
  伫立良久。疾驰的歌者
  掠去粉碎的粉红色
  桃花开了,春天就好像两个选择
  她的掌心为颤抖的夜间
  院墙边,大口喘息
  昨夜总是那束腰的带子
  簌簌中,桃花愈发苗条
  
  桃花开后,留下的不只桃花
  因为走过的人说
  桃花在开
  走过的人说,桃花开过……
  
  青铜
  
  青铜原是王的酒
  在那八千月色,万人头顶
  与长袖女子冰冷的发簪长相厮守
  大笑过,哭过。溢血的嘴角一闪而过
  王。独自登上了阁楼
  美人啊美人,你的腰
  是我最好的祈祷
  
  夜半城池,悄声溜出一个人
  他单骑出走
  用剑写字用林子抒情,
  用日夜揣测锋芒的青丝,作故乡的回眸
  一滴泪打湿一滴血
  青铜它是一把剑啊
  伤了我无数祖先
  
  不老的祖先都在镜子里
  镜子里,最多莫过叹息
  王被供奉,美人离去
  那个复仇的少年至今仍销声匿迹
  镜子的光黯淡了,后来
  所有的人都说:
  “王的酒里有毒药。”
  
  雪色未曾老去
  
  下雪时候,我又去了那片树林
  那里已是广阔的白,白色中
  偶尔有麻雀惊飞
  那只匆匆逃向深处的野兔
  时隔多年,我已无力重新瞄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