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大学


□ 刘吉贤龙

  我17岁那年,初中毕业。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以种田为生。初中毕业已经算是最高的学历了。那时候,我没有什么梦想,充其量只想在村里娶个媳妇一起种田一辈子,然后生几个结实的儿子来帮老爸我耕田犁地就足够了。所以初中毕业前夕,带我三年的班主任龙家熙老师问我,你毕业后想怎么走人生的路?我望了望县城的山顶,又望了望山腰上的那片梯田,我回答老师说,种田,只有种田。当时人生的路该怎么走,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爷爷和我的父亲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人生的路该怎么走。是啊,穷人家的儿子哪里敢幻想人生的路,只能像牛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想地过日子。

  龙老师知道我家境贫穷,他很可惜我的才华,他认定我是天才,于是说,回家务农也要多看书,多写作,只要你写作好了,北京上海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我问,那我该看什么书啊老师。他说,《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是一本书还是一本杂志,还是一份报纸?这山里头不会有什么北京文学的,只有牛。是啊,偏远的山区外面的信息一点也不知道。所以回家务农,我多少次站在田埂上梦想着《北京文学》,又多少次想起龙老师说的话:只要你写作好了,北京上海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北京上海离我有多远,《北京文学》又在哪里?

  后来我跟家里人说,我要出去,我不能在山里,我要出去打工,我要出去看看世界,不能老在山里放牛。父母也同意了,便卖掉了家里的一头水牛,给我作路费。父母的意思是希望我去外面打工挣钱回家盖个房子,娶个媳妇。可是在我的心里不仅仅是这样,我希望能找到《北京文学》,因为我相信龙老师的话,只要学好写作,北京上海一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那年秋天,我帮家里把稻谷收好了以后,便乘上了北上的列车去寻找《北京文学》了。《北京文学》在你的心里真的这么重要么。重要。比家里的牛和田地都重要。

  就在那个繁杂的城市,我找遍了好多家报刊亭和书店,有的说有人买去了,有的说我们没订。究竟哪里才有《北京文学》卖给我?我多少次站在工厂的屋顶上感叹人生的渺茫,幻想北京上海,幻想《北京文学》。

  一年后,我空手返回山里继续种田。种田太苦,又没出息,村人的一双双轻视我的目光令我害怕,我又开始萌发了走出大山的梦想,我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于是我以农民身份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北京的大学,因为我知道北京一定会百分之百的有《北京文学》。

  我没有读过高中,要考上大学,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但我选择考文科,文科除了数学和英语不会,其他的只要多读多看多记就可以及格的。我用了半年的时间像牛一样傻地攻读自学。于是,我也就阴差阳错地收到了北京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家里把两头水牛两头猪给卖了。在父老乡亲们的支持下,我可以去北京了,可以去追求我的梦想了,可也去寻找我魂牵梦绕的《北京文学》了。

  后来我来到了北京,来到了这块神圣的土地,在这里我找到了《北京文学》,找到了生命的价值,开始从这里认识了世间百态——

  报告文学《叫板足坛腐败的体育局长》以大胆而恢宏的笔调,史诗般地记录体坛事件,字里行间告诉我:体育事业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衰与成败;人活着就要对社会国家有责任感;而且我也从这里知道什么是好官,什么是贪官。

  短篇小说《焚画记》虽然讲述的只是一个传奇画家的故事,但我却看到了一种深度和高度的文化。还有作家王泽群的《红尘笔记》的创作谈,让我学会了“大题材未必就一定写出大作品,小人物未必就一定是小传奇,能够小声说话的东西大多流传久远”的真理。中篇小说《爱情会在不远处等我》《噩梦》等小说让我知道这世间还有那样一些人以那样的生活方式在生活着。那些朴实而又丰富的故事情节让人回味无穷。

  郁达夫说过,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陈建功和陈世崇的怀念著名编辑家李清泉先生的散文,正是回答了郁达夫的话。令我十分钦佩。

  《北京文学》留给我的印象和收获实在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我读的时候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觉得自己从中得到了可以受用一辈子的东西,但现在要我将那些东西表达出来的时候,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种感觉跟我以前暗恋一个女孩那样,还没见到她的时候恨不得马上见到她,然后将心里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一千一万遍说出来,可是见到她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其实这世间有些东西是作家也无法用文字去表达的。《北京文学》给了我很多,给了我做人的道理,给了我对世界和人性的认知……

  所以我只想说,在北京,我喜爱《北京文学》,喜爱《北京文学》里发表的作品,这是值得我一辈子都拜读的杂志。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是缘分,但一个人爱上一本杂志是有一定缘由的。

  《北京文学》诞生已经60年了。她像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哺育了一代代作家。她在峥嵘的岁月里诞生,在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正处艰难的岁月里长大,然后将无私的爱奉献给人民。即使岁月变迁,历史沧桑,社会在变革,《北京文学》永远屹立在文学的东方!她的这种精神将照亮我以后的前程。

  我还会继续读《北京文学》,因为她让我得到了很大的收获,这种收获是足够一个人用一辈子的。我一直思索着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学,是北大还是哈佛?高尔基的大学是黑暗和动乱的社会以及苦难的人生,而我的大学呢,应该是给我真正力量真正学问的那个殿堂——《北京文学》!我认为凡是给你真正力量真正学问的殿堂都是你真正的大学。

  如果没有《北京文学》,我是走不出大山的。真心地谢谢《北京文学》能给我表达的机会,这种感觉就像得到一份真正的爱情一样幸福!若不能刊用,是我生命的遗憾,若被刊用请在我的手机或邮箱里发个短信给个惊喜。谢谢!

  责任编辑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的大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