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大学


□ 刘吉贤龙

  我17岁那年,初中毕业。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以种田为生。初中毕业已经算是最高的学历了。那时候,我没有什么梦想,充其量只想在村里娶个媳妇一起种田一辈子,然后生几个结实的儿子来帮老爸我耕田犁地就足够了。所以初中毕业前夕,带我三年的班主任龙家熙老师问我,你毕业后想怎么走人生的路?我望了望县城的山顶,又望了望山腰上的那片梯田,我回答老师说,种田,只有种田。当时人生的路该怎么走,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爷爷和我的父亲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人生的路该怎么走。是啊,穷人家的儿子哪里敢幻想人生的路,只能像牛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想地过日子。

  龙老师知道我家境贫穷,他很可惜我的才华,他认定我是天才,于是说,回家务农也要多看书,多写作,只要你写作好了,北京上海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我问,那我该看什么书啊老师。他说,《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是一本书还是一本杂志,还是一份报纸?这山里头不会有什么北京文学的,只有牛。是啊,偏远的山区外面的信息一点也不知道。所以回家务农,我多少次站在田埂上梦想着《北京文学》,又多少次想起龙老师说的话:只要你写作好了,北京上海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北京上海离我有多远,《北京文学》又在哪里?

  后来我跟家里人说,我要出去,我不能在山里,我要出去打工,我要出去看看世界,不能老在山里放牛。父母也同意了,便卖掉了家里的一头水牛,给我作路费。父母的意思是希望我去外面打工挣钱回家盖个房子,娶个媳妇。可是在我的心里不仅仅是这样,我希望能找到《北京文学》,因为我相信龙老师的话,只要学好写作,北京上海一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那年秋天,我帮家里把稻谷收好了以后,便乘上了北上的列车去寻找《北京文学》了。《北京文学》在你的心里真的这么重要么。重要。比家里的牛和田地都重要。

  就在那个繁杂的城市,我找遍了好多家报刊亭和书店,有的说有人买去了,有的说我们没订。究竟哪里才有《北京文学》卖给我?我多少次站在工厂的屋顶上感叹人生的渺茫,幻想北京上海,幻想《北京文学》。

  一年后,我空手返回山里继续种田。种田太苦,又没出息,村人的一双双轻视我的目光令我害怕,我又开始萌发了走出大山的梦想,我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于是我以农民身份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北京的大学,因为我知道北京一定会百分之百的有《北京文学》。

  我没有读过高中,要考上大学,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但我选择考文科,文科除了数学和英语不会,其他的只要多读多看多记就可以及格的。我用了半年的时间像牛一样傻地攻读自学。于是,我也就阴差阳错地收到了北京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家里把两头水牛两头猪给卖了。在父老乡亲们的支持下,我可以去北京了,可以去追求我的梦想了,可也去寻找我魂牵梦绕的《北京文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