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厕所革命(报告文学)


□ 郝敬堂 张红樱

有一副厕所楹联,上联:天下英雄豪杰到此俯首称臣;下联:世界贞节烈女进来宽衣解带;横批:天地正气。还有另一副厕所楹联,上联: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下联: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横批:爽。是啊,古今中外古往今来,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凡夫俗子,谁也离不开拉撒!
与外宾闲谈,常提及一个话题:来中国旅游观光最不方便的就是如厕难。提起国厕,外宾如临大敌,谈厕色变。“中国的美味佳肴享誉全球,中国的公共厕所却臭名远扬。”这些话怎么这么刻薄呀!为什么我们的厕所如此“臭名远扬”呢?
厕所不接轨,旅游受拖累。世贸组织加入了,奥运申办成功了,随着国际声望的提高,过去闭关锁国的中国加大了开放的力度,旅游业日益兴盛起来,来中国旅游观光、洽谈生意的外宾与日俱增。然而,中国的厕所该如何与日新月异的现代生活同步、该如何以崭新的面貌接纳四方来客?

现在的新词儿就是多,就说这厕所吧,从俺们记事起,就知道它叫茅厕,后来文明点了,城市化了,改叫“厕所”了。然后改革开放了,跟着东南沿海一起叫洗手间了,规范一下嘛,就叫卫生间,“WC”才刚时髦没多久,这满大街又都是TOILET了!要不怎么说社会在不断进步?连一个厕所的名称都在不断体现着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呢!比如说厕所,它可以翻译成WC,toi?鄄let,还可以翻译成wash room lavatory,这些翻译都是对的,WC这种说法等于我们说的茅坑,很不文雅。而lavatory又太含蓄了,就像约会时女士说去一下化妆间。而toilet就比较大众化了,大家一看就明白。
信息社会了,眼球经济时代了,许许多多过去被遗忘被遗弃的都在得到关注。看一权威资料,有人作过这样的统计,一个人平均每天上厕所6~8次,一年中大约是2500次,如果能活到百岁,把一生中上厕所的时间加在一起,少说也要在马桶上蹲三年。瞧瞧,此等关注国计民生的大事,还能不做出一篇大文章来?

一.厕所故事

如果一个正常人当众便溺,立马会遭来“狗彘不如”的非议。人和动物本质上的区别在于,动物可以随处大小便,而人不能,人要遵守社会公德,人的行为要符合社会道德规范。
就像人每天离不开三顿饭一样,人每天同样离不开厕所。因为人和厕所这层密不可分的关系,于是厕所里演绎出无数千奇百怪的、令人啼笑皆非的、骇人听闻的、幽默尴尬的故事。
作家叶兆言写过一篇《关于厕所》的小说,这是笔者看到过的第一篇以厕所为题材而创作的小说。作者以独特的视角窥视了人生的一个私密空间,写了厕所和人生命运的关联,读后让人唏嘘不已。年轻漂亮的女工出差到上海学习,一个星期天,女主人公和师傅们一起去逛南京路,走着走着,感到内急,不停地找厕所。游人如织的南京路找厕所实在是太难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见人就问厕所在哪里实在太难为情了,起初自己偷偷找,后来发动同事一起找,找来找去,忍而又忍,最后还是尿在了裤子里。一个女人,当着众人的面尿在裤子里,那种尴尬和羞涩是可想而知的。那次尿裤子事件以后,女主人公几乎是在一天之间改变了性格,活泼开朗的她变得自闭起来,她怕见熟人,很少和人交谈,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工厂,调到一个新的单位或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工作。这面子实在是丢得太大了,最最可怕的是,这件事给她带来的是终生的精神折磨。后来,自觉“无脸见人”的她离开了这家工厂,离开了这座城市……能让一泡尿“憋”到了这个份上,听起来有些凄然。
我忆起我的一位同仁,他的境遇和上面的那位女主人公何其相似乃尔。他从外地来京参加一年一度的特邀记者年会,笔会结束前,主办方宴请了一把,先喝白酒,后喝啤酒,男男女女喝了个一醉方休。我的这位朋友在这个圈子里喝酒小有名气,酒量不错,酒风端正,更重要的一点是有人缘,喝起酒来是最能营造氛围的一个。起初,他频频出击,后来,他来者不拒,一展“煮酒论英雄”的风采。酒毕晕晕乎乎上了车,少时,那啤酒便开始在肚子里作怪,顾不得面子了,他一声紧似一声地呼叫司机停车。司机很为难,酒店在长安街的东头,宾馆在长安街的西端,这几十里的长安街上到哪里找厕所啊。看他那猴急猴急的样子,同车的朋友不时地开他两句玩笑。可这哪里是开玩笑的时候,弄得他哭笑不得。任何事物都有个极限,实在憋不住了,他尿在了裤子里。宾馆到了,坐在前排的这位朋友泰然处之,最后一个下车,从他身边走过的朋友闻到了一种刺鼻的异味,还用说吗,他尿在了裤裆里!
《北京晚报》2004年4月5日讯:昨天,清明节,北京玉渊潭公园第十六届樱花节引来30万赏花人,不仅花前柳下游人如织,就是厕所门口也如景点一般排起了几十米的大长队。一位红领巾少女因内急不能释放而号啕大哭。同游的父亲无奈,只得当众尴尬地将女儿领进相对“方便”的男厕。昨天,北京邮电大学的学生周光和七名同学一起到玉渊潭公园游玩,两位女同学想上厕所,找了很长时间,才在公园门口找到一间公厕,可女厕所门口却摆起了二十多米长的“长蛇阵”,足有上百人在排队等方便,一问方知,厕所里只有四个蹲位,而公园的另外一间厕所比这里人还多,两位同学只得老老实实地排队等候。等两位女同学如厕回来,周光看看表,足足等了她们四十分钟。据周光讲,有几位家在附近的女同学情急之下干脆回家上厕所了。《北京市公园管理条例》中规定:公园设计必须确定游人容量,游人人均占有公园陆地面积不得低于15平方米。而对于公园里公厕的规定却被疏忽了。在公园里上厕所憋死人的现象虽然不曾发生,可出现如此尴尬的局面足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了。据悉,记者曝光之后,玉渊潭公园已着手解决园内如厕难的问题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