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刘邦人物的历史探影


□ 孙建虎

  在众多楚汉战争的影视剧和人们的惯性思维中,刘邦的形象似乎总不如项羽光芒四射,可歌可泣,然而历史的结局是:这位出身底层,一无所有的油滑人物,却成为灭秦战争与楚汉之争的风云人物,成为中原逐鹿笑到最后、笑得最灿烂的胜利者。尤其在他与项羽富有戏剧性的对比和转化中,刘邦的人格优势和政治优势彰显出来,正如他喟叹“大丈夫当如此也”和意气风发的《大风歌》一样,他成为汉代天下的开创者和奠基人,卓立于历史的潮头。下面试以历史的角度对刘邦的人格特征与政治素养做一简明的探影。
  
  一、刘邦的机智狡诈
  应当说,刘邦虽然不是读书人,但他的智商是相当高的。这首先由张良的口中道出。张良原本是要投奔自立为楚假王的景驹的,他只是路遇刘邦军队,但这一初识使张良相见恨晚:“良曰:‘沛公殆天授。’故遂从之,不去见景驹。”(《留侯世家二十五》)这说明刘邦是“天才”,具有一般人不具备的天赋。刘邦还很擅长智力急转弯。汉四年,韩信平齐,使人言汉王,愿为假王。起初汉王大骂:“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当时汉王正被项羽围困荥阳,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并附耳语,怕生变故。于是,汉王顿悟,因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可谓机智,善顺风使舵。有时刘邦的机智中又常有狡诈的成分。广武对军,刘邦历数项羽的十大罪状,“项羽大怒,伏弩射中汉王。汉王伤匈,乃扪足曰:‘虏中吾指!’”(《高祖本纪第八》)这一随机应变的军中智诈可谓极知轻重,刘邦似乎是一个妙本天成的出色演员。另外,一出尽人皆知的鸿门宴大戏也充分例证了刘邦的表演才能。
  
  二、刘邦为宽大长者
  机智狡诈的刘邦似乎怎么也与宽大长者沾不上边,但这又确是刘邦优胜于项羽的一面。秦末讨论兵攻咸阳的时候,怀王诸老将皆曰:“秦父兄苦其主久矣,今诚得长者往,毋侵暴,宜可下。今项羽僄悍,今不可遣;独沛公素宽大长者,可遣。”(《高祖本纪第八》)无独有偶,刘邦率军西过高阳时,郦食其曰:“诸将过此者多,吾视沛公大人长者。”(《高祖本纪第八》)刘邦在伐秦的过程中也确实不负所望,具有大人长者的风度。刘邦听从南阳城守舍人陈恢的建议,劝降宛城城池数十座,既不战而屈人之兵,又加快了进军的步伐;进入咸阳后,“‘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秦人大喜,争持牛羊酒食献飨军士。沛公又让不受,曰:‘仓粟多,非乏不欲费人。’人又益喜,唯恐沛公不为秦王。”(《高祖本纪第八》)唐代李观《项籍碑铭序》说:“噫,从始而言之,盖天理有素乎!故生项以静难,生汉以牧人。静难者授勇,牧人者授仁。”
  
  三、刘邦的政治远见
  从整个秦末战争过程看,刘邦具有一统天下的帝王之志,它的站位自然比项羽高得多。比如:关于定都的问题,“高祖欲长都雒阳,齐人刘敬说,及留侯劝上入都关中,高祖是日驾,入都关中。”(《高祖本纪第八》)刘邦截然不像项羽怒烹说者的“沐猴而冠”的行为。还如关于分封诸侯的问题,高帝刑白马盟曰:“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高祖本纪第八》)这与项羽在天下未定之时就大肆分封十八路诸侯致使很快就造成自己后院着火的情境大相径庭。宋代黄震《黄氏日钞》卷四六云:“羽皆以为按甲休兵为天下盟主之时,不知汉之心不尽得天下不止也。”凌氏《史记评林•项羽本纪》中明代凌稚隆批语:“项王非特暴虐不得人心,亦从来无统一天下之志……岂知高祖规模宏远,天下不归于一不止哉?”
  
  四、刘邦的知人善任
  很多人也许以为刘邦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本事,怎么能与叱咤风云的项羽相抗衡呢?其实,刘邦最大的优点(也是本事)莫过于对人才的合理使用。刘邦能把张良、萧何、韩信、陈平等杰出人才聚拢到自己的麾下(且韩信、陈平还是从项羽阵营转投过来的),如太阳周围运行着众多的行星,共同构成了一片辉煌灿烂的星空。张良入咸阳约法三章的建议、入汉中火烧栈道的绝计、行功先封雍齿之谋、入都关中的计策;陈平离间项羽范曾的反间计、荥阳突围的金蝉脱壳计、伪游云梦擒韩信及其他六出奇计;韩信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等等,在刘邦的建国征途中无不至关重要,也成为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壮美的活剧。正如韩信所说:“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此乃信之所以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谓天授,非人力也。”(《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得人才者得天下,刘邦践行了这一法则,孰谓刘邦无才?
  刘邦有对儒生郦食其的重视和接纳:“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郦生不拜,长揖,曰:‘足下必欲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于是沛公起,摄衣谢之。延上坐。”(《高祖本纪第八》)对于识人,刘邦又有一番高论:汉五年,定天下,论功行封,高祖以萧何功最盛,他曾给众将打过一个比方:“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且诸君独以身随我,多者两三人。今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功不可忘也。”(《萧相国世家二十三》)这一比喻可谓发人深省,非常人所能道出。刘邦临终前的吕后问计更说明了刘邦的识人之明:“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上曰:‘曹参可。’问其次,上曰:‘王陵可。然陵少戆,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余,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吕后复问其次,上曰:‘此后亦非而所知也。’”(《高祖本纪第八》)如果说这些是比较写实的记载,那么刘邦相吴濞谋反的情节就很神秘了:“高帝召濞相之,谓曰:‘若状有反相。’心独悔,业已拜,因拊其背,告曰:‘汉后五十年东南有乱者,岂若邪?然天下同姓为一家也,慎无反!’濞顿首曰:‘不敢。’”(《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假若果真如此,刘邦的知人之明简直就是“天授”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