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血


□ 张维亮

●张维亮

  一

  滚烫的血落在冰凉的雪上,眨眼之间就失去了温度,凝结成红色的冰。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几次被剧烈的咳嗽憋得透不过气来,只好停下来,把手推车用点棍支好,扶着车把佝偻着身子拼命喘息,然后把带血的痰液吐到雪地上。

  后半夜风停了,鹅毛般的雪花依旧从苍穹飘落,在手推车上盖了厚厚的一层。那件老羊皮棉袄还算御寒,再加上一路奔袭,他不觉得很冷,甚至感觉到身上还有汗水的味道,只有两只手有些僵路上滑倒了几次,又顽强地把车子扶好,继续前行,好在回程的车轻了很多,傍晚时分吃的烩饼.已经消化殆尽,暖壶里没有热水了,他蹲在路边,用手捧起一把雪,在手心里反复揉搓,雪就化成了水,再捧起一把,继续揉搓,雪水化开以后,把手上的灰尘一并冲走了搓到三五把雪以后,手心里开始冒出热气,然后他把雪水吸到嘴里,含了一会儿,不是很凉了,咽下去,觉得心肺之间舒适了很多。从车把上挂着的黑色人造革包中拿出药瓶,慢慢拧开,倒出一粒异烟肼,把瓶子盖好放回去,再拿出另一只,倒出来两粒福利平,第三个瓶子中是维生素B6,也放在手心中,然后就着一把半融的雪水,放到嘴里,咽了下去、

  喘息稍定,掏出一只烟荷包,打开来,金黄色的烟丝发出诱人的香气,令他垂涎欲滴。真想美美地吸上几口,暖暖身子。但是带血的痰液让他停下来,只是把烟丝放在鼻下深深地闻了一下。

  医生交代的很严肃,说如果再抽烟,就等不到你儿子大学毕业了。他本来嗜烟如命,却被医生的一番话牢牢地把抽烟的欲望摁了回去。

  云层薄了一些,依旧没有风,但雪野里并不特别黑,或许因雪的反光照亮了脚下的路。从齐鲁石化向北到胜利油田或反向行驶的夜行车辆,不时从身边经过,闪闪烁烁的车灯照在路上,光柱亮出很远。他推起小车,把车袢勒在肩上,调整一下呼吸.又启程了。

  离家不远了,他似乎看到自家窗口那盏明明灭灭的油灯,还有火炕前灶下燃烧的柴草,橘红色的火苗正在温柔地舔着黑色的锅底。

  二

  那个夜里,一场大雪落在了鲁北平原,淄河两岸。

  雪是从昨天傍晚开始下的,一开始伴着狂风,凛冽的西北风。鲁北这个地方到了冬季,雪总是跟着西北风一起到来。那些年的雪似乎特别多、特别大。入冬以后,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场。前一场雪刚刚融化,泥泞的出村道路被冻起来,人们就抓紧时间外出去讨生活。

  已经是凌晨,中年女人坐在火炕边上,在灯下用密密麻麻的针脚纳着厚厚的鞋底。男人离家已经是第三天了,如果一切顺利,午后应该回来。从广饶到羊角沟,八十里路。再从羊角沟到临淄南边的山区,一百六十里。再回到家里,又是八十里。男人要用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把这三百多华里的路程丈量完。多少沟,多少坎,多少迎头的顶风,难以胜数。

  在羊角沟能不能顺利上货,在临淄能不能顺利卖完,到了冬季山里的人们是否愿意拿现钱买虾酱,都是未知。最让她担心的,是他的病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