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G纪事


□ 聂 尔

老G纪事
聂 尔

有一天,老G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扣押了他的摩托车,起因是一个女人以2元钱相引诱,让老G把她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然后,在那地方等着的三个男人成功抓获了老G和他的摩托车。
老G找我,是因为他跟我是同学,他让我找有关方面的熟人,帮他处理这事。我说,你怎么能为了挣2元钱这样受辱呢?他说,哪里挣上了2元!那女人到地儿后拿出一张50元的整票子,要老G找零,老G身上统共只有不到10元钱,于是老G说你走吧,我不要你的钱了。但就在这时,那三个男人走过来,拔去了老G摩托车的钥匙。老G要骑回他的摩托,须交出罚款500至1000元。他找我就是为了把那500至1000元罚款减至最低限度。老G说摩托已经骑了十几年,500元都不值了,这罚款是没法交的。我找了那地方的熟人后,老G以100元的价格赎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为了没有到手的2元钱,他净赔了100元。
几天后,我给老G家打电话询问处理结果,老G妻子说他到学校上班去了。我说,他为何不打电话告诉我处理结果?那女人惊讶地说,啊,这个死鬼,他说他要给你打电话的啊!后来老G打来电话说他忘记告诉我了。他向我证实他确实是只出了100元罚款。在被抓被罚之后,他仍旧走上讲台去给学生讲课了。他给职业中学的学生讲旅游经济,政治,或者法律课。

又一天,他到我办公室闲坐。我说,老G啊,职业中学的学生可能不如普通中学的学生素质高,但对于一位教师来说,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是否合适的教学方法。在职业中学教书并不是你无所作为的理由啊!老G说,你不了解情况,学生根本就不学,年轻教师都不好好教书,我这么老了,认真教书顶什么用呢?我说,你不认真教书顶什么用?你就想成为一个为了挣2元钱被别人抓来抓去的人吗?老G说,40多岁的人了,还能干成个啥,就这个样子吧!他这样说时,脸上露出笑容,就像20多年前跟我一起在师专那时候一样,无忧无虑地笑着。弄得我无话可说。
老G的父亲一辈子在火车站靠给人搬运行李为生。他们家在火车站边上那个村子里。铁路占用了他们村几乎所有的土地。他们是没有土地的农民。老G有一回跟我说,他父亲到现在还在搬运行李,都80多岁了。旅客看他父亲太老了,不让他搬,他非要搬,他说他虽然老了,身体可还棒着呢。他跟在旅客身后,不断地央求人家。有一回有个旅客给了他2元钱,说行李不让你搬,给你这两块钱,你走吧。老头回家高高兴兴跟老伴说,今天一件行李也没有搬,却挣了两件行李的钱。因为搬一件行李可得1元钱。这能算是一个什么职业呢?所以,当年我们刚上师专,为了评助学金每人填报家庭经济收入时,老G填的是一个“无”字。他得到了一等助学金,6元。他省吃俭用,兼之假期还打零工,到毕业分配前夕,总算敢于买一条新裤子和几本世界文学名著了。我那时看着老G穿上新裤子弯腰往箱子里珍藏他的世界文学名著的身影,绝没有想到在20多年后的今天,老G会走上他父亲的老路。
老G说,他并非没有努力过,但努力无效,所以会有今天。老G在师专毕业之初,确实曾经当过几年好教师。那时候他在一所企业子弟中学教书,出了一些成绩。但不知为什么后来慢慢开始走下坡路了。人一走下坡路,倒霉事就全来了。老G在那所企业子弟中学时,居然被他的学生暴打一顿。我得到消息去看他。他躺在医院病床上,简直不成人形,脑袋全部变成暗颜色,并且膨胀到原形的三四倍之大。他当时只能像蚊子一样低声说话,但因为脑袋已不是原来的脑袋,所以他的悲愤之情既无法表现到脸上来,也无法体现到语言中。我都不知道老G当时是怎么想的。打就被打了,没有人管他。给他打的吊针里居然没有任何药,只是一瓶盐水。医院的理由是,没有人答应给出医药费。企业保卫科的说法是,打架原因不明,暂时无法处理。我去市公安局找我和老G一位共同的同学,希望能够自上而下地干预一下。但那公安同学漠然的样子令我很失望。到老G从病床上走下来,亲自跑来跑去处理那件事情时,他已经恢复到原样,就像没有挨过打一样。这样他就更加得不到同情了。他倒是最终得到了一个处理结果,但那结果比干脆不处理还要令人绝望。这是我的感觉,也许老G不这样认为。
之后老G开始调工作,因为企业不景气了。调来调去,他从城边的企业中学去了一所乡村中学,离城几十里。这下坡路算是走得愈来愈远了。之后有一次师专同学聚会。在其乐融融的聚会上,老G突然义正辞严地指出,同学们都混得不错,我的事总得管一管吧?他指的是如何把他从乡下调回城里一事。可以听得出,老G把老同学们视为无可置疑的自家人,所以他要无话不说了。座中无人响应,气氛不无尴尬。而老G一反平日之木讷少言,矛头直指一位在省人事厅工作的同学,逼那位同学当场给出答复。那人事厅同学也不含糊,立刻答复道,因为诸如此类的原因,老G的事情他是无法办的。于是气氛更加尴尬。在当天晚间的游泳活动中,老G昏厥在游泳池中。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不胜酒力,并非出于对同学情谊的完全绝望。事实上,老G不仅没有绝望,他反而始终保持着对于人事厅一类机构莫大的希望。为了他自己的工作调动,为了他妻子的下岗,为了他的孩子们,他对于人事厅的希望远比对他自己所抱的希望大。实际上他早就对自己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也许正因为他对自己没有希望了,他才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人事厅。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他在我办公室发表了40多岁的人只能就这样了的“人生终结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