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遇见


□ 柏祥伟

  1

  提起离婚这件事儿,住在小城里的人往往会说,打离婚,闹离婚。仔细想想,这话说得真形象。离婚的过程就是打闹的过程,不打不闹,就不可能离婚了。陈大雨和袁丽结婚六年,吵闹拌嘴,也是常有的事。彼此忍让着,包容着,直到忍无可忍了,纸里包不住火了,就开始闹,闹翻脸了就打,闹得说话都没有了力气,打得双方都绝望了,也就懒得再打闹了。夫妻成了冤家,也就只有离婚这条路可走。袁丽说,离婚!陈大雨也跟着说,离就离,谁不离就不是娘养的!离婚这两个字一说出口,其实离婚的过程也就结束了。

  临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前一天晚上,陈大雨在网上百度出离婚证书的样本。紫红色,比巴掌大一点的尺寸,除了结与离两个字不同,样式居然和结婚证一模一样。陈大雨仔细看了又看,甚至有了想喊袁丽过来看看的冲动。他扭头看看卧室紧闭的门,又合上了嘴巴。还有什么好看的呢?该说的话都说完了。陈大雨和袁丽结婚这六年,都是工薪阶层,陈大雨生性懒惰,六年里也没混上个一官半职。除了给别人送礼行贿,平日里在单位里吃喝办事,都得厚着脸皮找领导蹭。除去平日里同事和朋友的人情来往,家里的柴米油盐,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根本没想过买车。牙缝里扣着,手心里攥着,这几年,刚刚还完房贷,手里根本没有存款。所以呢,房子也就是他们唯一能均分的财产。按照目前小城的二手房价来估算,不到一百平米的房子价值二十万块钱。

  袁丽要了房子,就要付给陈大雨十万块钱,陈大雨提出女儿陈小雪归他抚养,袁丽争执了两句,当然还要考虑结婚,带个孩子毕竟是累赘,也就咬牙答应了陈大雨。袁丽给陈大雨提条件,你带孩子可以,不过以后每个星期天陈小雪归她带。陈大雨说,随便你。袁丽说,陈小雪的抚养费她暂时先不给,攒着等女儿上大学一起拿给女儿。陈大雨还是说,随便你。

  既然什么事都随便,事情也就好办了。半个月以后,陈大雨和袁丽办完了离婚手续。拿到离婚证那天,两个人一前一后,从民政局出来,陈大雨端起审视了一番,顺手揣进衣兜里,看见袁丽已经走到对面街上了。她没回头,站在公交车站牌下,像初来这个小城的陌生人一样,抬脸呆呆地盯着站牌的路线图。中午的太阳刺目,陈大雨眯眼盯着她,好像是,有那么一瞬间,陈大雨看见袁丽咬了咬嘴唇,眼里涌出一片泪盈盈的亮。陈大雨一横心,扭头走开了。

  他觉得袁丽的眼泪已经打动不了自己,他不想承认,可是又不得不承认,他和袁丽这半年的打闹,开水里煮,油锅里炸,他的心已经变硬了,已经到了油盐不进的地步。以至在他离婚后的三个月,在一家叫五境茶馆里和刘青草对坐时,面对刘青草的哭诉,他真的做到了无动于衷。刘青草说到情不自禁处,端着茶杯的手哆嗦,泼出来的普洱茶红得像血,刘青草哀怨流泪的模样像雨打的梨花。陈大雨看着,却心烦得皱眉头。陈大雨感觉,情绪激动的刘青草试图用她烂俗的婚姻经历来获取自己对她的同情。他更受不了刘青草对他哭诉她的感情经历时,里面的情节居然是他和袁丽的翻版。陈大雨几次想打断刘青草的话,还是揉揉鼻子忍住没说。他不经意似的审量面前的刘青草。他是用旁观者的眼光,用一个男人的眼光来审量刘青草。这是一个看上去还算顺眼的女子,虽然她脸上的粉饰痕迹过重,却遮掩不住眼角的皱纹,下巴周围的皮肤也有了下垂的迹象。不过她的个子娇小,长发垂直,摇曳披肩,她的腰不算粗,微翘的臀部也还经得住打量。灯光落在她脸上,她还算饱满的额头上,还残存着一点青春的光泽。所以呢,看在刘青草还能值得一看的身体上,陈大雨并没有马上离开刘青草。他只是想避开刘青草的唠叨,谈点目前需要进行的话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