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灵的歌唱


□ 李秀文

  翻开这本厚重的诗集样稿,我进入了诗人的情感世界

  我读着,如同见到山泉涌出,从山谷深处向外流淌。这里没有世间的喧闹,却有草绿和鸟鸣,这里没有喧嚣的澎湃,却有自语的涛声。

  诗歌是思想的花朵,智慧的结晶。是人们精神家园里一朵艳丽的奇葩。作为心灵的产物,.自然千差万别,最具个性化和创造力。陈美明的诗歌即是如此。写诗只是陈美明业余爱好。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诗,没有冷落这份追求,他积几十年的心血,把迸发出的心灵火花定格,凝聚起来留给自己,送给别人。随着情感长河的涌动,把人们的思绪拓宽拉长,放进历史的苍穹中荡漾着。诗人陈美明曾任大连某银行行长,现任某金融企业的老总。工作与生活的缝隙是他诗魂游荡的晴空。热爱生活、热爱人生,在人生的道路上有奋斗也有追求。怎么实现,有客观环境,也有主观努力。喜爱和爱好必须占有人的剩余时空,这种出自主观能动的创造,是辛苦的,也是愉悦的。对于这种成果的出现便是享受了。我看见他诗性的翅膀在另一片天空舒展开,不断地上升,永远地保持飞翔的高度。我知道,这是诗人心灵的歌唱。

  景生情,情融景。祖国的大好河山,优美的自然景观,都是诗人情感的迸发点。在《棒槌岛的黄昏》这首诗里他这样写道:纵然一些事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我也不愿意揭开她的盖头/驻足想象天堂/去猜想构想臆想/想此际她会更美,黄昏抹不去海神女儿/脸上令人遐思的美人痣/平静羞怯的故作/一定心潮涌动——正是这神奇的景物给诗人带来抒情的放逐。

  诗人还展开了对人生的感悟和思考。生活的道路是曲折的,人生的道路也不会_帆风顺。它是自我踏出的曲线,而衡量它的是客观的坐标。他在《中年的山岗》中写道:一觉醒来/一些事情想不起来/一些师长乘风远去,在窗外,刺槐陈旧的不成样子/仿佛一夜间/爱人眼睛里的颜色更深了/邻居吹小号的那个人改成了吹糖人/同龄人眼泪滂沱的季节/显得陌生起来/看沧桑的峰岭多了一份新切感/对不断低头的河流/想到它的母亲/雪山渐瘦的皮鼓……尽管人生的轨迹千差万别,但是要在一定的坐标中显现,是沉,是浮?是停顿,是行进?审之视之,耐人寻味。作者特别提醒人们,不要效仿轻浮空虚的肥皂泡,而要学习坚实挺拔的青松。他希望每个人都能珍惜时间,为人民的事业努力拼搏,在人生的坐标中画出理想的曲线。只一笑/我心便是立体和透明的天空。

  诗人写诗无疑是诗人情怀的展现。以什么样的情怀来写诗,展现什么样的情怀,每个诗人也是相各不同的。就是同一个诗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是变化着的。中国的诗歌是在社会矛盾、文化变迁的过程中出现、成长和发展着的。作为审美对象,诗中的人生和世界必须是充分地表现出来。诗人陈美明的情怀与他人的情怀是不同的。生活道路与人生价值的取向不同,其诗的内涵也是有差异的。陈美明以往的诗中是把乡情、亲情、恋情及工作和对国家的命运的关怀,都凝聚在诗情之中,也就是说大我与小我是统一在一起的。可以说几十年的工作,国家的命运,同个人的理想愿望和追求是相融合着的,这是他的诗中情怀的表达。

  在平凡的日子里,陈美明用诗人的眼睛看取人生世界的风景,写下富有浓郁诗情的独特感受,深切细致。在平静中表达那种生活的琐碎,常人的烦恼,他的笔下升起一缕缕诗意之美的光辉,在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之上增添了一种特有的生命光彩。这是许多无穷尽的感动和感叹化作的诗人的诗行,于是心境在多愁善感或明媚的微笔中拓展出一方天地来,便成为诗歌表现流动的又一个世界。我喜欢<夏之霁山》这个题目很快让我进入诗的状态,诗人写下这样的诗句:夏之霁山/最能让人收获惊喜/松林仍以雨后特有芳馨/引来蝶舞和彩蝶般美丽的村姑/林间青帐飘逸的丽影/或是蝶之翼/或是树冠筛碎了斜阳/或是采蘑菇村姑的碎花衣衫……诗人给了夏之霁山的自然美和人与自然的和谐美。这样飞翔着的明亮诗情,让我在一种情感里领略了大自然的美好,诗情画意就这样挂在夏之霁山上。

  陈美明也有那些命运,无法推卸的沉重,一并构成了诗中的呐喊。我想陈美明的诗正是在这个层面上释放着感悟所特有的张力。自然和生活,以及那些无法回避的事实,使人生的路穿过诗的境界时,会有一些略带寂寞的感觉。或者说在宁静与平和的深远处,也包含着那种慌乱中心跳的声音。在《红辣椒》这首诗里是这样写道:记得年少离开家/娘送给我一小布袋红辣椒/说家里没啥稀罕的东西/想家了就拿出一颗放在嘴里嚼嚼/现在娘不在了/我还保持这个老习惯/遇到难事或什么不快/我会拿起一颗大口地嚼着/直到辣得戎一头大汗/从泪花里走回从前。道出了母爱的博大情怀,形成了有暴发力的情感动势,诗的空间性得到意外的拓展。

  诗是语言的艺术,诗美也是由语言构成。诗的语言,形成了诗的语感,这些也就形成了诗的意境美,并担负着诗的意境的传递。维克托·日尔蒙斯基说:“诗的材料不是形象,也不是激情,而是词。”当文学凭借语言媒介来表情或叙事时,显示出许多同其他媒介不具备也是不能替代的特性。这是不是否定诗中的形象和诗人的激情,而是在强调语言的作用。语言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外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界限,更便利开掘人的内心世界。诗要在人的心灵深处使个体经验对象化、普通化、艺术化。都要通过语言的传媒在实现。诗人总是要找一种理解世界感应心灵的特殊表达方式,而不是普通的常见的语言方式。读陈美明的诗我们会感到,诗人在语言的运用上,诗语的创造上,有着诗人自己独特的地方。《关于这片海岸的印象》中有这样一些诗句:天亮了/谁唤醒了海岸的耳朵/非啄躁的海鸥/亦非尖刻的海豚音/必是纠缠岸畔的排浪/早该知道的/它嘴巴这扇门从未关紧过/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一定是谁人的眼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心灵的歌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