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声觅影钟情鸟,二十余载圆旧梦


□ 罗爱东

  梦之源——美丽传说

  20多年前,怀着对雨林的热爱和向往,我只身一人远离家乡,毅然来到西双版纳工作。刚到保护区,我就听单位的老职工说:在西双版纳的密林里,生活着一种神奇的鸟——大嘴雀。关于这种鸟,有一个凄美的传说在当地傣族人中流传。

  古时候,有一位傣族猎人岩哥十分疼爱自己的新婚妻子玉罕。为了不让已怀孕的妻子受到野兽的伤害,每次进山打猎前,岩哥都会留好食物和水,然后拆掉木梯,钉死大门,把妻子反锁在家中。有一次,他因追逐一头金鹿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待他回到家中,妻子已经饿死。猎人羞愤之下点燃竹楼。熊熊大火中,人们看到两只大鸟腾空而起。据说它们就是岩哥夫妇的化身。从此这两只鸟比翼双飞,形影不离。但是岩哥化身的雄鸟不改旧习,当雌鸟孵卵时,,雄鸟会将其关在巢中,悉心照料。期间,若其中一鸟因故死去,另一只会不吃不喝,抑郁而终。因此,傣族人称此鸟为“诺哥罕” (傣语,意为像岩哥和玉罕一样的鸟儿)或钟情鸟,俗名大嘴雀。

  钟情鸟的中文名为犀鸟,是一种奇特珍稀的大型热带鸟类,隶属佛法僧目犀鸟科。目前全球共有54种犀鸟,中国有5种,其中4种可在西双版纳看到。凄美的传说使人们对犀鸟的痴情啧啧称羡,其独特的外貌和习性更让人过目不忘。犀鸟体长0.7- 1.2米,弯弯的大嘴约占体长的1/3,甚至1/2,嘴基部有骨质的盔状突起——盔突,加之突起的形状酷似犀牛角,犀鸟之名由此而来。犀鸟的脚趾与众不同,特化成宽扁的形状,因此不适于在树上攀爬。据我们的野外观察,犀鸟停在树上觅食的时候,多以跳跃的方式在树枝间移动。另外,它大大的眼睛上长有粗长的眼睫毛,显得格外灵动,傣族人说这是继承了当年岩哥和玉罕的衣钵。

  岁月流沙,时光飞逝,不知不觉中我已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了二十余载。每每穿行在茫茫雨林里,我总是期盼着犀鸟那神奇美丽的身影会在不经意间掠过眼前,但这个梦想却一直未能如愿。

  梦之寻——锲而不舍

  2012年初,我应邀到泰国Khao Yai国家公园参加东盟野生动植物执法网络培训( ASEAN-WEN)。从景洪飞往曼谷的航班降落在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后,我们驱车前往KhaoYai国家公园。两个小时后,当郁郁葱葱的雨林映入我的眼帘时,蕴藉了20多年的梦又一次激发起我无限的遐想——在这里能否有幸见到犀鸟呢?

  下车后泰国同行对我说,森林里的确有犀鸟。这句话让我一路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几乎要一头扎入林中。可惜随后几天的培训安排得很紧凑,一直没有机会出去寻觅。偶有短时的户外参观,却也是身不由己,难得独自深入林中。

  望之愈切, 其来愈迟(A watched pot never boiled!)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方探听,我终于从协助我们培训的泰国护林员帕勇·桑库特那里得知:在离我们培训地10千米之外的一片区域里就生活着一对犀鸟。也许是被我的执著和热情所打动,他答应在培训之余,一定带我去碰碰运气。

  清晨5点半,园子里早起的鹊鸲(音:qu)刚把歌喉打开,我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早早起来,为与犀鸟的相见开始准备。人们常说: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作为一名观鸟者,此话可稍作修改:“早起的鸟友有精彩看!”

  梦之圆——瞬间永恒

  6点,护林员帕勇如约而至,我们一同乘坐摩托车,在干爽、清凉的晨风中前行。越来越多的鸟儿跳上枝头,加入了热闹欢快的清晨奏鸣曲演奏,让人觉得道路两旁的树林如同连绵不断的音乐厅一般。半小时后,我们来到那片犀鸟经常出没的地方:一棵30多米高、枝叶繁茂的大榕树下。此时天际微白,抬头依稀可见高大的榕树枝叶间挂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果实。帕勇说,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鸟儿到此采食,当然也包括了对榕树果情有独钟的犀鸟。

  帕勇让我待在原地观察,他沿着树周巡视一圈。一刻钟后,就在我聚精会神地在树的枝丫间寻找时,只听口哨声响起,远远地望见帕勇抬起右手,伸出两个指头指向双眼,随即又模仿猴子眺望的姿态,然后向树上指。这是我们野外交流常用的肢体语言,意思是:“看到有猴在树上活动。”可惜不是犀鸟,我略略有些遗憾。20多分钟又过去了,一直睁大眼睛在树枝间来回搜寻的我还是未能发现犀鸟,只看到几只猴子和成群的咕咕呜叫的绿鸠。

  时间已近7点半,如果继续等下去就要耽误培训了,可是我还是不甘心一难道这次就这样到此为止了?正在迟疑之时,帕勇从距离我50米开外的树林里跳出来,双手学着鸟儿飞翔的姿势,然后迅速指向天空。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整个人呆立在那儿。

  一碧如洗的蓝天下,一只大鸟正缓缓地从远方飞来。我曾见过绿孔雀在清晨的阳光里飞行于雨林上空,美丽的翅膀闪着翠绿的光泽;曾见过大雁在天空中优雅地滑过,伴着秋风消失在南方的天际;也曾见过成百上千的白鹭飞过南方的甘蔗林,在青纱帐上涂抹出一片片耀眼的白。但此刻,这只承载了我多年梦想的大鸟,让我难以表达内心的激动。300米,200米,渐渐地我能看见它黄色且巨大的喙和翘起的盔突,以及黑白黄相间的羽毛了。它那双翼展近2米的双翅缓缓扇动着,不紧不慢、舒展有力,并传来越来越清晰的“轰、轰、轰、轰……”声,这是气流从翅膀稀疏的飞羽间穿过时发出的声音。150米,100米,从它飞翔的翅膀下掠过的树枝在上下左右地起伏着。50米,我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它红色的眼眸熠熠发光,正机警地巡视着它的雨林家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寻声觅影钟情鸟,二十余载圆旧梦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