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呱儿


□ 刘黎莹

拉呱儿
刘黎莹

老赵四十来岁。四方脸。大个子。老赵好喝酒,一喝脸就红。熟人见老赵喝了酒就会躲着他。有躲闪不及的就被老赵扯住褂袖子,非要人家坐下来和他拉呱儿。
“来来来。咱俩拉个呱儿。”
老赵是山东人。山东人把聊天说成是拉呱儿。老赵一拉起呱儿来就没完没了。人家说:“哎呀,你个死老赵就知道拉呱儿,不拉不拉。你找别人拉呱儿去吧。”
老赵一急眼就吓唬人家:“不听我拉呱儿,我揍你个驴熊!”
人家不敢再趔着身子硬躲他,说:“好好好。拉呱儿拉呱儿。”
老赵拉呱儿没准头,云里雾里破绽百出。听他拉呱儿的人脸上不能有质疑的表情,要顺着杆子往上爬才行。有的人能顺着老赵,有的人根本做不到。老赵就吹胡子瞪眼要和人家动拳头。老赵以为拉呱儿就是拉呱儿,不必太较真。这又不是开会作报告传达文件,只是图个乐呵乐呵就行。只有一个人老赵不和他动拳头。这个人叫李二。李二有时不愿意听老赵拉呱儿。有时还专挑老赵呱儿里的毛病。李二说:“老赵,你拉的什么破呱儿?你不行。真的不行。”
老赵光是嘿嘿地笑。
老赵望着李二头上的蓝天和绿树在想事。是一大片绿油油的柏树。圆嘟嘟的柏籽一串一串挂在树上。有蝉高一声低一声在叫,叫得很是委婉动听,不像泰山下的蝉那样叫得吱吱响得难听。老赵想把李二的话头儿引开。老赵不想和李二探讨他拉呱儿行不行的问题。老赵说:“李二,我来考考你。泰山上的蝉为什么比山下边的蝉叫得好听些?”
李二说:“不知道。”
李二不知老赵为什么嘿嘿地笑。老赵很自在的时候就嘿嘿地笑。
老赵给李二讲了一个泰山上的蝉的故事。早在清朝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康熙皇帝来游泰山。他坐着山轿来到泰山上一个很有名气的地方,这个地方叫回马岭。皇帝康熙被山轿颠簸得十分疲劳,就让轿夫停下来歇息一下再走。树上的蝉不知是皇帝驾到,叫声十分地刺耳乱人。皇帝叹了口气,说:“蝉叫之声若同丝竹一样妙,也能提神驱倦,吾游泰山备感足矣!”说来也怪,康熙皇帝话音未落,一阵清风吹来了一大块云彩遮掩了大半个泰山。眨眼工夫,泰山上的蝉叫就变得很有韵律,十分柔和了。从泰山半山腰的斗母宫一直到山顶的蝉都这样叫。打那,泰山上蝉的叫声就变了……李二没等老赵把呱儿拉完,就说:“你个死老赵,一点都不好听。就你这破呱儿也就哄俺老婆那样的傻娘们儿。”老赵闻言很是不高兴。老赵以为李二这样的男人成就不了大事。老赵有信心让李二相信他是一个很会拉呱儿的人。
李二长得没有老赵好看,小个子,罗圈腿,瘦得像根火柴棒。老赵对个子不如他高的,力气没有他大的人都不动拳头。就是再和老赵拧着来,老赵也不撸袖子动拳头。老赵以为欺负比自己弱的人没意思。老赵喜欢挑战那些一看就是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