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粉飞呀飞


□ 姚鄂梅

春天来了,杨格的痛苦也就跟着来了。他害怕那些漫天飞舞的花粉,不分青红皂白,硬往人领口、袖口以及一切豁口里钻,就像街上突然冒出了无数个头脑简单的傻女人,不由分说缠上你,跟你疯疯癫癫个没完。
   冬天刚过完的时候,妻子李敏就从药店里买回一大堆药物,往抽屉里一倒,大声说,都是你的!杨格觉得不公平,人人都在春天里欢天喜地,摩拳擦掌,自己却要忧心忡忡地吃下这些东西,一开始就失势了啊!
   尤其是今天晚上,杨格感到格外烦躁,浑身上下更是像有无数的麦芒在扎着。
   下班后,他提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去了一趟松鹤里的尚旭安家。那条路的两边都是茂密的法国梧桐,远远望过去,嫩嫩的绿色像孩子图画本上的水彩画,好看得近似于假,但杨格却不敢看这初春美景,他怕被勾起那种毛绒绒痒乎乎的感觉。杨格一路不停地朝领口和袖口里挠,他只想赶快回家,他渴望一盆兜头浇下的冷水。但他不能回去,今天是中秋节,过了今天再去尚旭安家就没有意义了。
   尚旭安在家里可不像他在电视里出现的那样,绷着一张脸,一双眼睛总是看着斜上方。尚旭安脸上的线条其实十分柔和,比电视上略略清瘦一些。他捧着一本书,衣饰随意,目光平和,还架着副眼镜。杨格马上很同情地想到,他肯定有着很严重的人格分裂。
   杨格照例又说了一通感谢的话。尚旭安没等他说完,就挥挥手说不要再提那件事了,你本来有你的优势嘛。
   杨格谦虚地说哪里,要是没有您的注意,我一辈子都别想跳出那个小厂,您的再生之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杨格自己也觉得这话说得肉麻,但他真的不会说话,尤其不会当面说恭维话。尚旭安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他大度地一笑,要杨格喝茶。
   杨格就拘谨地喝了一口,又开动脑筋说了一两句闲话。这是最难熬的时刻,杨格只觉得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一个话题也找不出来。他看出尚旭安也感到了无生趣,只好站起来说起了告辞的话。
   尚旭安说哎,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吧,坐坐可以,但不要再搞这事。
   杨格窘得满脸通红,说只是几只月饼,还有一只小按摩垫,您工作辛苦,下班后可以用它来放松放松。
   尚旭安连声说不要不要不要。杨格从他脸上捕捉到一丝厌烦和不在乎,心想,他可能不大喜欢月饼和按摩垫这类东西,听说生活富裕的人们现在已经不太喜欢吃月饼了。
   尚旭安说带回去吧,带回去自己吃自己用,别再惦记着那件事,好好工作,你还会有更大的前程的。
   杨格心里一阵感动,他是多么体恤自己啊,好像他已经知道这点不起眼的礼物折腾光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但送出去的礼物怎么能拿回去呢?推让间,电话响起,趁尚旭安去接电话的功夫,杨格逃一般离开了尚旭安的家。
   在路上,杨格还在想,他为什么不喜欢那些东西呢?如果他不喜欢他送的东西,会不会连带着对他这个人也产生不好的印象呢?杨格可是真心真意想为尚旭安买-点实用而又可心的东西的,以此表达他由衷的谢意,那次提升让杨格简直有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当然,并不存在天上掉馅饼这类好事,所以,杨格决定要好好感谢这位在地上送馅饼的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