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自白


□ 孙士东


我毕业于中文系,由于整日跟文字打交道,就多少沾点文人的边,所以也比较喜欢舞文弄墨(此处用作褒义)。人们写作的目的大致有二:一是与人交流,其中包含寻求一种意义的愿望;二是为了谋生。当然我不属于后者,因为我还有教书的营生。这一点在小说中有所反映,这是性格使然。
也是命运使然。我是第一次发表小说,以前只是写些散文随笔,就是一些随想杂感,一般发在当地晚报和周末版上。但在某一个夜晚,我突然感到一种惶恐,一种对于青春渐渐流逝的痛苦,有了一股想要留住它的强烈的冲动。难道就这样一直平庸而快乐地生活下去吗,直到暮年?不行,于是就想赋予生命一个意义,于是就写小说。本篇中由于生活阅历的不足,适当参考了一些资料。小说的虚构成分有60%,但主人公的感受和心路历程是和我一样的。
有的人热衷中心,为此绞尽脑汁;有的人喜欢边缘以及边缘的景致和那份轻松的心境。我喜欢边缘,我也热爱这样的景致和轻松。
所谓“诗人”在官场,很显然,刘昆和郭远方都是具有诗人气质的。刘昆的命运是由于天性如此,接下去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终老县城,除非举荐他的也是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官员,当然这有点理想化了。郭远方是由于年轻,导致人生道路选择中判断的错位,其实他是知道自己的本质力量是适合于干什么的,只是别人的诱导和自己眼前的现实需求使得他选择了官场,这其中不乏传统文人那种追求名声的愿望。而当教师是他从小的一个梦想,当他看到刘昆以及其他许多即使不像他那样具有诗人气质的人们的生活和命运时,几经反思,终于作出决定:这样的生活不值得一过,也就是说没有意义,便毅然做了一名教师,真正实现了自己本质力量的对象化。
其实就是刘蒙蒙,也是具有诗人气质的,他看《虹》,这跟郭远方崇拜王小波基本是一回事。就是那句人们都熟知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说白了,就是一个精神家园。
现在我当了一年教师了,感受最深的就是做教师的许多人并不怕苦和累,也不太眼红钱财。虽处边缘,但唯有一条他们死活摆脱不了,那就是对学生的爱。除了学生,四大皆空。他们有时也会发牢骚,自嘲自谑,但无论心情多坏,一上讲台就什么都扔掉了,就入境了。这种心态社会上有多少人能理解?需要他们的时候,都来了:有权的、有钱的、作揖的、奉承的。一旦达到目的,就不理睬了。他们还剩下什么,能不伤心吗?所以用“崇高”(此处作“牺牲”解)来指称教师,依然是可以的,虽然这其中也许包含着诸多无奈的成分,而他们也不刻意追求这个。但我这样的形容对绝大多数教师来讲,却没有半点矫情。
我对农村和学校更为熟悉一些,日后以这两种题材写作或许更适合自己。让我们共同期待吧,边缘自有好的景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