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经方退热临证心得


□ 洪 敏 罗小宁 李赛美

  关键词 经方 发热 医案
   “经方”乃指《伤寒杂病论》之方。因其辨证严谨,理法方药丝丝入扣,用之得当,效果显著,临证时用之治疗许多疑难杂症,每获良效。笔者从以下3则病案来探讨经方退热的心得体会。
  
  1葛根汤证
  
  林某,女,28岁。已怀孕70余天,因饮食不洁出现腹痛腹泻,解黄色水样便,伴发热,体温38.5℃,头痛、恶寒、无汗、全身骨痛、呕吐、纳呆。舌质淡红、苔薄白,脉浮滑紧略数。因其家人畏惧西药伤及胎儿,故求诊中医。综观脉证,属葛根汤证,处方:葛根30g,生麻黄12g,桂枝、白芍、炙甘草各8g,木香(后下)、法夏各10g,陈皮15g,生姜8片,大枣8枚,2剂。并交代病人,先用四碗水煎煮生麻黄约20分钟后,去其上沫,再将剩余的药放进去同煎,取汁一碗,药后盖被取汗。药后患者诉,只服了1剂就热退泻止,未再服第2剂。
  
  2柴胡桂枝汤证
  
  郭某,男,65岁。因发热1周就诊。1周前受凉后出现咽痛、头痛、恶风、发热,体温38℃~39℃,轻咳,无痰,少许流涕,全身骨痛,在外院就诊予抗生素静滴及口服退热药(不详)处理3天后,咽痛消失,体温降至37.5℃,转诊中医。仍畏风寒,头痛,汗出,肢倦,纳呆,脘闷,时有泛恶,大便两天未解,小便调。舌质淡红、苔黄根部腻,脉浮滑缓。方拟柴胡桂枝汤加味:柴胡、黄芩、法夏、陈皮、茯苓、白芷、砂仁、苍术各15g,党参10g,桂枝、白芍各9g,生姜5片,大枣8枚,3剂。第一剂吃下去,当天体温没有改变,第二剂服后体温下降,在37.2℃~37.4℃之间波动,第三剂服完,才完全退热。
  
  3大青龙汤证
  
  王某,男,9岁。因起居不慎,发热,体温高达39.7℃,无汗、畏寒、头痛、体痛、烦躁、呕恶、纳呆、唇红、肤热、无咽痛咳嗽。舌质淡、舌尖红、苔薄白,脉浮紧数。处大青龙汤加味:生麻黄、北杏、炙甘草各9g,桂枝、羌活各6g,石膏30g,白芷、陈皮、法夏各10g,生姜5片,大枣10枚。煎服之法同案1。1日连服2剂后,寒战汗出,体温降至37.8℃。第2天再服1剂,体温退至正常。
  综观上述病例,有以下体会:第一,中药退热作用是显著的,关键是要审证求因,切中病机。如病案1,发热、下利、脉浮俱见,很容易误诊为葛根芩连汤证。条文34云:“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芩连汤主之。”葛根芩连汤证是指因表证误下,邪气内陷,阳明大肠传导失职下利,同时兼有表证未解的太阳阳明并病之证,为太阳病的变证之一,其发热是里热外迫所致,必兼汗出。条文32云:“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葛根汤证属伤寒表实证的兼证之一,乃太阳与阳明合病,邪既在太阳之表又犯阳明之里,伤及大肠致下利,其发热是风寒束表,正邪相争,必兼无汗,汗出与否是二者的鉴别要点。第二,中药退热是药物在体内多环节、多靶点综合作用的结果,只要辨证用药准确,不但热退,且伴随发热的其它症状也可一并消除,体温也不再反弹。第三,关于药量,临床应用生麻黄,不必惧怕,只要辨证准确,就可放胆地用,但要注意麻桂之间的比例,姜枣一定要放,对风寒表实证而见高热的病人,不用到10g以上是没效的,但需先煎去其上沫,可减毒。第四,关于服药次数,人们就习惯1剂药煎煮2次,早晚各服1次。当然,对于一些慢性病,内伤杂病,此方法是可以的,但是对外感疾病而言,正邪相争之时,还是“兵贵神速”,可以1天2剂。上述病案2与病案3就有明显的比较。第五,发热是正邪相争的结果,是人体还有抵抗力的表现。药物进入体内就犹如外援进入这个国家,有了外援,与敌人抗击、搏斗的战争必然就更加激烈,而且这种抗争是会持续一定时间的,这是疾病发生、发展的必然规律。如果正气和外援(即药物)强过外邪,则热退症消;若弱于外邪,则也可能热退,但其它的症状就不会消失,并且还会加重或出现新的症状;若正邪相当,则发热持续不退,同时,症状也持续不增不减;以此三条可判断病情的进退、愈后等情况。
  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页码:360原版全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