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陶的烦心事


□ 滕肖澜

老陶的烦心事
滕肖澜

老陶和老罗下围棋。老陶的棋艺比老罗高出一截,两人不是一个档次。老陶通常只花五分心思下棋,剩下的五分心思,用来考虑怎样下成和局,又不让老罗看出来。同样是五分心思,后者要比前者辛苦得多。老陶倒不是故意逗老罗玩。他的想法很简单——总让老罗陪他下棋,还时常叨扰人家一两顿饭,怪不好意思的。老陶把这看作是报答,人家陪他消遣,他让人家舒坦,上海话叫“适意”。老罗这个人,好胜心强,挺把输赢当回事。适了他的意,他开心了,老陶也开心,这叫皆大欢喜。两个五十出头的老家伙一边下棋,一边有口无心地聊天。聊政治,聊天气,聊小孩,聊老婆。老陶是没有老婆的,每次老罗一说到他那口子,老陶都只有闭嘴。老陶不会显山露水地闭嘴,而是笑一笑,扯点别的,把话题带过去。老罗的老婆是个细细小小的女人,讲话也细声细气,老陶和老罗下棋的时候,她在旁边泡功夫茶。三个杯子一字排开,烧开水,先把杯子烫了,再烧开水,倒满了,盖上杯子,两根手指灵巧地一转,翻个身,将盖子掀了,立时香气四溢。她把茶杯端给老陶,老陶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双手接过。如果说和老罗下棋是消磨时光,那么到了此刻,就完全不同了,境界升华了,像文章写完后的那个省略号,留了无穷的回味。老陶当然不是对人家的老婆有什么想法,只是每次喝完茶,心里都会长长地叹一口气。老罗听不见,老罗的老婆也听不见,只有老陶自己能听见。这口气幽幽怨怨地在胸腔里转个圈,便四散了。本来也没什么,因这口气来了又走,有了对比,反倒一下子觉出个空荡荡来。
这天,老陶和往常一样喝茶、下棋。他输了。连他自己都不晓得怎么输的,一眨眼的工夫,白子就被围个水泄不通。老陶盯着棋盘看了半天。老罗笑吟吟地拍他肩膀,说老陶啊,你也有今天。老陶也笑笑,缓缓地说,输了输了。不行了。
老陶说完叹了口气。他顿时惊觉了。平常藏在心里的那口气,今天居然溜了出来。想刹车都来不及了,那口气不长不短,不紧不慢,刚刚好落在他和老罗中间,尾音还有稍许佻薄,像毛笔字中的一提,轻轻巧巧便翘了上去。老罗也发觉了。老罗说,我知道你水平比我高,平常你都是让我的。老陶摇手,说,都差不多差不多。老罗跟着说,可是你今天是输了,你不要气。老陶说,我哪里气了?老罗说,你还说你没有气,你看你都叹气了。老陶说,我叹气不是因为下棋输了。我叹气是因为心里不舒服。老罗问,你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老陶不说话,又叹了口气。他发现叹气是件好事,一口气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他问老罗,你吃过刀鱼没有?老罗说,好几百块钱一斤呢,吃不起。老陶说,那是清明前的刀鱼,过了清明就便宜了。老罗说,再便宜也吃不起,还是鲫鱼鲈鱼实惠,味道也不差。
老陶笑笑,说:“老罗我跟你说,做人都有烦心事,过日子谁会一直顺顺当当的?可老早那些烦心事吧,就像清明前的刀鱼,刺是软的,扎一下不疼。最近不晓得为什么,像刀鱼过了清明,刺全变硬了,一碰就伤筋动骨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收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收获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