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欧洲之行


□ 特·赛音巴雅尔

◎特·赛音巴雅尔(蒙古族)

  在飞往花都巴黎的航班上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晴

  今天下午一时三十分,我们中国少数民族作家赴欧洲法国、瑞士、意大利等国访问团一行四人,乘坐CA933航班飞往法国首都巴黎。

  法国,全称法兰西共和国,位于欧洲大陆的最西端,面积只有55万平方公里,是我的家乡内蒙古自治区的一半,面积不算大,但是这里却出现了很多文学界艺术界名人伟人,如巴尔扎克、莫里哀、伏尔泰、雨果、左拉、大仲马、罗曼·罗兰、卢梭、小仲马等。他们以自己的作品给法兰西这块既美丽又富浪漫情趣的国土,增添了让世人永远羡慕的光辉灿烂的色彩。

  我第一次读到法国文学作品,是在中学读书的时候,是从同学那里借到的,书名叫《茶花女》,是一部小说,作者名叫小仲马。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末,巴黎一个名叫玛丽的妓女才二十四岁就患病死去。她原来是一位法国北部偏僻农村的少女,为生活所迫十四岁就来到花都巴黎做女工,后来沦为妓女。因为她美丽出众,聪颖无比,得到法国上层众多贵人公子的追求和宠爱,很快成为名妓,成为法国上流社会社交活动中不可缺少的女人,但她患病后却无人关顾,死时连送葬的人都找不到。小仲马依据这位女子的悲惨经历,进行艺术加工,塑造典型形象,写了这部小说《茶花女》。小说通过描写玛丽这个不幸女人所处的花都巴黎的上层人物,对当时七月王朝统治阶级的吃喝嫖赌和糜烂生活进行了无情的揭露。一位公爵收买玛丽做“女儿”,一位伯爵收买玛丽做“相好”,一位男爵收买玛丽做“情人”这对玛丽来说不公平,没有人的尊严,更没有真正的爱情,只能成为他们社交场上的玩物或被糟蹋的女性。只有青年阿芒真正爱上了玛丽,但他的贵族父亲坚决反对,一手制造了玛丽和阿芒的爱情悲剧。小说的结尾玛丽的死,不仅是对阿芒的控诉、对阿芒父亲的控诉,也是对法国社会、七月王朝统治阶级和资产阶级道德的控诉。当时,我读完这部小说后,不仅对法国社会、生活、历史、文化有所了解,而且对小仲马这位法国作家开始注意,注意他的生活来源、创作思想和艺术才华。所以,我又借来看他写的另外两部小说《私生子》和《放荡的父亲》。《私生子》也是写同情底层人物的故事。写一贵族以金钱诱惑了一名穷苦女工,发生关系。不久,这位穷苦女工怀了孕,生了一个男孩,但这位贵族毫无责任感地把这母子俩抛弃了。后来,这个私生子,不仅长大成人,而且成为名人。这时这位贵族又来找私生子,提出认他为儿子。《放荡的父亲》更有意思,是写一位放荡老人与亲生儿子同时追求一个少女的故事。当时我想,小仲马为什么写这类题材?为什么同情妓女,为什么同情孤儿寡母?为什么同情私生子,愤恨那些腐化堕落的统治阶级和放荡不羁毫无责任感的男人,而且写得如此生动、感人和真实?原来小仲马本身就是茶花女的情人;本身就是私生子,是作家大仲马的私生子。当年,生活放荡不羁的大仲马,同一个女工发生关系,生了小仲马,但他不承认小仲马是他的儿子,更不承认小仲马的母亲是他的妻子。多年后,小仲马长大成人,也成为著名作家,特别是他的小说《茶花女》被改编成话剧演出后,在巴黎轰动一时,获得巨大成功。这时,小仲马写信告诉当时流亡在比利时的大仲马,说:“我获得巨大成功!就像你的一部作品初次上演时所获得的成功一样。”大仲马风趣地回信说:“看来,我最大的成功、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了。我亲爱的儿子!”大仲马此时才承认小仲马是他的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