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辫子(短篇小说)


□ 凌 洁

  凌洁(浔侨),本名谢凌洁,广西北海人。广西第四届签约作家,现为南宁市签约作家。2000年春季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学员,2009年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曾在《北京文学》《小说界》《上海文学》等发表小说,《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多次转载。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1
  
  从半坡到湾仔,不远。因中间隔着一片海,看起来就不近了。而海的神秘又使距离显得有些混沌。春天里,雾重,海上朦胧一片,似是被纱帘子轻轻罩着,梦一样的。云在海和天之间游荡,分不清是来自天上还是海洋。总之,看起来,是天和海在一起做梦了。偶尔有一朵娇黄或橘红绽放在混沌中,渐渐变得鲜明且热烈起来。那时,是太阳要出来了。
  湾仔就在太阳下面。
  从半坡看湾仔,它坐在小叶榕的气根疙瘩上。当地人说,这棵小叶榕有几百年了。它树干粗壮,枝叶婆娑。在树下,晴天晒不着日头,雨天也淋不着雨的。当然,让人惊叹的还不只这些,还有它周围那些气根,那些章鱼一样盘在地表上的气根。有闲工夫,不妨绕一圈数一数,好几十挂呢。
  湾仔是一个村庄,一个小孤岛。岛上是黑黝黝的热带灌木和白晃晃的沙滩。它们在色彩上形成的反差,让人生出遐想。细心一些,还可以看见那个灯塔,高高的。它耸立在灌木丛中,样子格外挺拔。入夜,一束淡蓝色的光刷地横架天际,它强烈的光芒刺破夜空,横扫夜色雾霭。那时,湾仔就天堂一样神秘而美丽了。
   对秧子而言,这道亮光自然有着神奇的色彩。那天,大清早,村口的雾一团团的,在地上打着滚儿。秧子跟在牛屁股后面,看他的牛和雾赛跑。秧子的牛群泡在云里,看不到肥壮的腿,只看到一个圆圆的屁股。那一个圆圆的牛屁股,滚动在云海里,远远看着,就像白花花的水浪里裸露的大圆石头。秧子就这样,跟在那个圆圆的牛屁股后面,一路小跑,跑到绿草苍苍的半坡上。
  秧子来到榕树下,看四处茫茫,他的牛散落烟海,顷刻就不见了。那时的湾仔没在烟雾里,和大海一起白茫茫地没了踪影。秧子有些发愣,傻傻地咧着嘴。这时,他发现了从湾仔方向的一束亮光,一束从空中扫向海面的亮光。那光像一把长长的锋利的刀,把厚实的烟雾刷地切成两半。秧子正迷惑呢,那道光一个旋转,刷地扫过来,横架半空。它来势快捷,锐不可当。秧子猛一激灵,混沌轰然洞开。他觉得脑袋从来没有的舒服、轻松,里面糨糊一样灌得满满的东西,突然就不见了。很久以来,秧子感觉自己脑子里是满满地灌着糨糊的,灌满着糨糊的脑袋十分迟钝、笨重,就像村上禾场上那个碾子压在他头上了。而现在,秧子突然觉得不同了。现在,秧子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大雨过后的夜空,十分蔚蓝、清爽,上面缀满了星子,清亮亮的星子,闪烁着,像无数只灵动的眼睛。
  便是这无数只眼睛,让秧子欣喜地发现了那个女人。那个在光束的指引下向榕树下走来的女人。她走过长长的木板桥,脚下发出的空旷的声响,在荒凉寂静的半坡显得十分悠扬动听。秧子看她下了桥,上了半坡。很快,她发现了秧子。秧子眼睛还直着,盯着她看呢。女人猛地站住,两根乌黑油亮的辫子从富有节奏的奔跳中落定下来,挂在饱满的胸前,一直垂到腰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