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35年上海法租界人力车夫罢工初探


□ 邵 雍

  摘 要:1935年7月法租界公董局发出通告限令人力车夫进行登记,企图以此限制车夫人数。这一城市社会管理的举措有其合理性,但由于没有考虑解决被淘汰车夫及其家属的生活出路问题,损害了人力车夫这一弱势社会群体的利益,矛盾骤然加剧。在多方与公董局交涉遭到拒绝后,人力车夫实行罢工。他们在遭到巡捕弹压时群起自卫抵抗,宣泄平日郁积的仇恨情绪。在这次罢工中,车夫与车商的关系有利益冲突的一面,车夫因怀疑车商会不顾甚至牺牲车夫的利益,一度采取过激行动。但双方更多的是有合作抵制法租界当局、共同维护人力车越来越边缘化的行业利益的一面。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人力车夫的工作方面总体上说并没有少花力气,但未能统一领导、协调上海两个租界的人力车夫的斗争,也没有在法租界的人力车夫中建立基层支部。因此,对于中共在上海人力车夫中的工作成效不宜估计过高。
  关键词:租界;人力车夫;车主;罢工;共产党
  中图分类号:K2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1-0160-06
  作者简介:邵 雍,上海师范大学中国近代社会研究中心教授 (上海 200234)
  
  人力车作为近代上海的一个主要的交通工具,给近代上海留下了一些独特的印记。当时在上海,人们出行时往往选择人力车作为交通工具。当代学者马凌合、严昌洪对人力车夫做过出色的研究,但研究范围基本上没有涉及上海法租界(注:马凌合:《人力车:近代城市化的一个标尺——以上海公共租界为考察点》,《学术月刊》2003年第11期;严昌洪:《近代人力车夫群体意识探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6期。)。关于1935年上海法租界人力车夫罢工在许多著作中语焉不详,仅1991年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上海工人运动史》上卷有一段不到500字的记载,是迄今为止最详细的记载。
  
  一
  
  1934年7月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鉴于人力车与车夫比例失调、人力车载客供过于求,同时为了发展外商的电车和公共交通企业,决定将公共租界的人力车限制在1万辆以内,车夫限制在4万人内,车夫必须到工部局车务处登记、体检、领取执照,每年交纳少许照费才能拉车,以此淘汰一些老弱及有病的车夫(注:《人力车务委员会报告》,载《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年报》(1934年),第46页。)。
  次年,法租界公董局见公共租界方面实行改革基本无事,于是跟着效法对人力车夫采取限制措施。7月4日公董局发出通告,限令40000余人力车夫从7月10日至年底止进行登记,登记费为大洋五角,企图通过登记,限制车夫人数。尽管这一城市社会管理的举措有一定的合理性,控制或减少人力车夫的数量有助于解决人力车在服务行业供过于求的局面,改善人力车夫的经济状况。但由于没有考虑解决被淘汰车夫及其家属的生活出路问题,客观上损害了人力车夫这一弱势社会群体的利益,矛盾骤然加剧。车夫闻讯,一致拒绝登记,并派代表向人力车同业公会呼吁,获得同情。同业公会和市总商会向公董局交涉,遭到拒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