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贫协主席


□ 吕永超

贫协主席
吕永超



贫协主席牛二王时而慢走,时而小跑,不停左顾右盼,认准没人跟踪,七弯八拐到了村南边倚坡而建的破窑里。
破窑共两间瓦房,是当年做窑人起居的地方,已经晦暗败坏。正厅里布满蛛网,尽是尘埃;偏房兼做伙房和饭厅,耗子、蟑螂满地,一片狼藉。赵小美全家搬进来后,蛛网没了,炉灶有了温度,一番收拾,还像一个家。瓦房门很厚重,此时正半关半掩。牛二王暗喜,知道赵小美在里头。来之前,他站在村东头搭起的主席台上,小眼睛骨碌骨碌地扫视着参加批斗大会的人们,就没发现赵小美的人影。这正合他心意。他抓紧时间指挥贫协会的成员,把赵小美的丈夫牛耀祖揪出来,胸前挂着一块沉重的木牌,僵尸一样低头独自站在主席台中央,接受批斗。他把斗争大会的火烧着后,就以去“接县土改工作队队长李辉”为由,从后台溜了,溜到破窑。
门吱呀一声,如旷野秃树上乌鸦惊叫。牛二王低声骂了一句:狗日的,把老子魂也吓掉了。接着,门嗵地合上并上了闩。
赵小美汗毛也竖起来了。她正准备烧水,敷敷等一下回家的牛耀祖的脚。门声一响,她握在手上的水瓢就掉在地上,四分五裂。当时,赵小美咬着嘴唇,把泪水噙在眼睛里,身子像筛糠一样在发抖。
牛二王快步上前,一把将赵小美抱住,脚踩碎瓢吱嘎吱嘎响。他笑着,露出一口黄牙,说:狗日的,你不欢迎我?
赵小美无言,闭上眼睛,两颗很大的泪珠一先一后滴落在牛二王手上,发出噗噗声响。
牛二王贪婪的嘴唇扑过来,向赵小美索要什么。赵小美不住地甩头,却无法挣脱牛二王的怀抱。赵小美感到有一条小蛇向她袭来,掠过她额头眉毛眼睛,最后鲁莽地钻进她的口中,卷住她舌根,并肆意扭动。
赵小美转过身,背对牛二王,痛苦地说:你……不是昨天要过了吗?
牛二王乜斜着眼,说:昨天要了,你今天就没有去挨斗;今天要了,你明天还可以呆在瓦屋里。说着,他的手已经扯开了赵小美的衬衣,伸进红背褡,那一副颤颤垂着的尤物被他握住。他快速搓揉着,呼吸开始不均匀了。
小巧玲珑的赵小美在牛高马大的牛二王怀中,很难动弹。但她拼命挣扎,一双小手不停地拉扯着那只野蛮的大手。无济于事。赵小美停止了动作,目光里迸出了几粒火星,对牛二王说:昨天你答应我不再斗牛耀祖,为什么今天还斗?说话不算话,你是男人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