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海文革研究的史料准备


□ 金大陆

  摘要:有人说“文革发生在中国,文革学在国外”。我以为,只有国内学者做出巨大的努力和贡献,才可能真正提升文革研究的层次和品质。其实,这些年中国的文革研究一直在进行,上海的文革研究亦并非是块“不毛之地”,其史料有著作、辞典、方志、大事记、报刊等出版物类;有档案、群众报刊、传单、民间日记等非出版物类。上海文革研究要在学术层次上有所提升,必需从搜集、整理史料着手。
  关健词:上海文革研究;史料;出版物类;非出版物类
  中图分类号:K05;K2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5-0164-07
  作者简介:金大陆,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上海 200235)
  
  一
  
  文革发生在中国,是当时郁积着、纠缠着的许许多多矛盾的总爆发,且对改革开放是个反衬,固然是中国的课题。文革震动并影响了全世界,当时美国、法国、德国、日本都发生了与中国红卫兵运动相呼应的学生运动(其主旨是相异的),文革构成了20世纪60年代的主题,所以文革也是世界的课题。
  中国文革的政治路线及其长达10年的错综复杂的进程(国外有观点认为文革至1969年结束),提出了一系列值得反思、值得追问、值得研究的问题。应该承认,国际上还是比较关注的,即从1966年开始伴随着文革的进程,就已有所展开了。具体来说有课程、有论著、有资料库等等,但总体的水准不很高,主要表现在关键的第一手史料没有开掘,一些见解的树立缺乏中国式的体悟(近年,从国内出去的一批学者显得较活跃)。所以,我坚持认为:只有依靠中国学者,甚至只有取决于国内学者做出巨大的努力和贡献,才可能提升文革研究的层次和品质(文革研究确实具有成为世界“显学”的品质)。
  同时,我还坚持认为,一代“文革亲历研究者”(或称“亲历性的研究者”),即“亲历过文革运动的研究人员”的研究——不是回忆录,不是口述史,而是认真的研究论著,将是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这批“文革亲历研究者”的思考和视野一定会有局限,也一定会有许多独到的感悟(尤其在细节和心态方面)。可为数十年后年轻学人(“非文革亲历研究者”)的研究提供参照和补偿。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鼓励并支持“文革亲历研究者”的工作,也就具有了“抢救”的意义。
  就中国文革研究的现状而言,一方面中央一级的出版机构不断推出相关著述,如席宣、金春明合作的《文化大革命简史》、张化、苏采青等主编的《回首“文革”——中国十年“文革”分析与思考》、纪希晨著《史无前例的年代——一位人民日报老记者的笔记》、安建设编著《周恩来的最后岁月》、王文正口述《共和国大审判——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亲历记》等。一些重大的研究项目,如《周恩来年谱》、《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13册、《毛泽东传1949-1976》、《邓小平年谱1975-1997》和一些纪实回忆,如《邓小平文革岁月》、《王光美访谈录》等,也都关涉较多的文革内容①。中国社科院的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曾宣布:国史研究巳成熟,《国史简编》、《全编》、《大事记》、《长编》等4个计划正在执行中。另外,中央党校有金春明教授在公开招收文革专题的研究生等。这都说明中国的文革研究一直在进行,另一方面,更广大的学术机构却没有开展文革研究,以至既没有资料积累,又没有学者队伍,更毋论学科建设了。其中主要缘由恐怕在于该项研究具有很强的政治敏感性,但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学者,坚持从史料出发,坚持学术的立场和态度,应该是正确的路径。何况,进行文革研究,除了政治史的方向外,还有社会史、生活史、经济史等多方拓展的空间。2006年初,从正规渠道传来一条消息,那就是200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课题申报指南《党史党建》一栏中,首次增设了“注意文革资料的搜集、整理以及相关问题研究”的内容(2007年度,该项内容继续列入课题指南)。以此为契机,希望文革研究得到关注和重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