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陌生女人回家


□ 梁 弓

1

   周末的夜晚,常常会让人想到一些很温馨很浪漫很有情调的东西。毫无疑问,所有这一切,都让我爱不释手。
   周末是美丽的,夜晚是透明的,美丽加上透明给人的感觉就像玻璃杯里的咖啡。在这样的夜晚,人们似乎也总有忙不完的事。有事的当然要去办事,没事的也要想方设法弄出点事来,总之没人愿意让自己闲着,似乎闲着就意味着无能。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男男女女们刚刚结束屋里的浪漫,便又开始勾肩搭背地出去寻找外面的浪漫。而我呢?我这个一向被别人视为制造浪漫的高手,此时却只能独自留在房间里无所事事。
   说起来,这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有些悲哀。

2

   不谦虚地说,本来我是完全可以请陈晨出去跳舞的。
   陈晨是我们办公室里惟一的女性,因为是惟一的,所以有时就难免会有些自我感觉良好,似乎别人都可以随便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这当然会令某些人感到头疼,但于我向她发出邀请并无任何影响。
   陈晨,晚上没事吧?我请你跳舞去。我说。我感觉自己的语气非常真诚,稍微有点爱心的人都不忍拒绝。陈晨缓缓抬起略略有些憔悴的面容,疲惫而傲慢地向天空吹口气,悠悠地说,你倒真会挑时间,昨天为什么不请我?今晚没空!陈晨说这话时看也没看我一眼,好像看一看我就要被玷污了似的。这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恶作剧式的快感。
   对于陈晨这样的女人,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如果用-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贱。我这么说绝没有侮辱陈晨的意思,只是她的真实写照,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陈晨经常会在你风平浪静心如止水时拼命做出娇柔妩媚状,百般勾引,尽情挑逗,你不动心绝不罢休。然而只要你稍稍有点反应,她又马上装模作样,正经得不得了,那样子像是要为死了二十年的丈夫再守二十年的寡妇,神圣不可侵犯。一般来说,这种人是很难对付的,但有时反而更能激起人的兴趣,至少有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因为这个,我经常跟她用无聊的口气说一些同样无聊的东西。
   我知道,你今晚的事就是陪我跳舞,对不对?我说。陈晨撇撇嘴说,别自作多情了,你就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我不会跟任何男人随便出去的。我摇摇头说,陈晨,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陈晨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男朋友从海南回来了,晚上我得陪他。不过陈晨在拒绝我的时候也没有完全断绝我的希望,她说过会儿有个朋友要过来,如果我运气好的话可以请她去。我说,你那朋友怎么样?不会太寒伧吧?陈晨说,怎么样?乌玛舒曼认识吗?她就是中国的乌玛舒曼。
   陈晨所说的那个相貌酷似乌玛舒曼的女人名叫温云妮,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来了。陈晨说的没错,温云妮还真有点乌玛舒曼的味道,只是眼睛没她的大,鼻子没她的隆,嘴唇没她的厚,胸脯也没她的挺。不过我的要求一向不高,只要说得过去就行。陈晨自然也清楚这一点。
   陈晨向温云妮笑笑,指指我说,这是我的同事商洛,作家,挺有才气的,晚上想请你出去玩玩。温云妮忧郁中掺着冷漠的目光掠过我的脸,淡淡地说,是你吗?这简直是废话,因为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三个,且陈晨如葱的手指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是我还有谁?我感觉好笑,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对待这种女人不能太热情,太热情其结果只能是自找难堪。我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教训,应该说还是有点经验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