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爱的(短篇小说)


□ 李明媚

  

  文 李明媚 题字 甘秋红

  韦红明走上了楼道,路灯白得有点冷,有点抖。他有点醉了,雨水从他的头上、衣角滴下,在这个还有点冷的春天里,他的嘴唇发紫,目光还有点呆滞。楼梯在他的脚下轰轰作响,他打开屋门时,陆华芳看了他一眼,没声没气的说: “也不知道打个伞。还有点菜在冰箱里,要吃自己拿到微波炉热一热。”韦红明嗯了一声: “知道了,我在外面吃了。”陆华芳转头看他: “又在外面破财了,总不会有人请你喝吧。”韦红明看着陆华芳那变长的脸和变得揶揄的眼神,他知道她和他的距离。他索性不吭声了。韦红明换好拖鞋,陆华芳的脚步声逼近,对着他的屁股嚷:“你们家那牙锈得跟铁一样的四叔今天来了,为了他那四千块钱,拿走了我给我爸准备的一盒补酒。你说,这叫什么事啊?”韦红明说: “改天我再给你爸买一盒。哎哟,不行了。”韦红明捂着嘴跑向了洗手间。他在洗手间里吐得哇哇直响。陆华芳在外面敲了敲门,说: “头上的天就要塌了,怎么还有心情喝酒?你今晚就睡小房间吧,我受不了酒气。”韦红明冲洗出来,躺在了小床上,感到特别的冷。他根本睡不着,脑子里一团糟,心跳得很快。他挣扎,他出汗,那一幕在他脑海里像火光一样闪现。手就这么一扬,他干了一件大事。

  第二天,韦红明揉着疲困的双眼,照常起来煮早餐给陆华芳和儿子韦小明。因为是周末,韦红明煮好早餐就跑步去了。可今天他才跑了几步,就再也跑不动了,气喘吁吁的在花园广场的花坛边坐了下来。他定定地在那发呆,一闲着就犯上了一点烟瘾。因为陆华芳,因为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婚后不久他就把烟戒了。他站起来做深呼吸,感到腰很虚,头有点眩晕。他闭上了眼,再睁开眼时,那些花丛被晨曦画上了一抹亮色。那亮色里闪出一对男女,都穿着运动装,拥抱了一下就挥挥手走了。韦红明眼晴动了一下,只看到了那个女的后身。他转过身去寻找,再去追那女的。他跑啊跑,来到了都市广场,除了一群老太,他再也不见那女的。韦红明自己对自己说:上次,我就是在那儿看到她从一个男人的怀里松开了手,还笑了一下。对,她笑了一下,显然,那个男人让她欢喜。

  “我就是看到了,看到了,她在外面有人。”韦红明对哥们铁杆李长河说。李长河说: “你看到了,你确实看到了,那是人家有本事。你呢,你有本事,也去抱一个啊。”韦红明喷着酒气说: “我当然有本事。我这就抱去。”李长河怒着眉说: “你以为她是菩萨啊,不食人间烟火。最主要的是,你还可以看到她在你屋里走来走去,就还是你的胜利。兄弟,听我的,别闹。一闹,事就大了,谁没有点秘密啊。你想,一爆了,什么都摊开了,那面子上怎么过得去啊。”韦红明说: “你说的,我懂。”李长河说: “懂就好,有一个女人睡在你身旁。就是你前世修来的福份了。人家养大一个女儿,送到了你家里。还不能让人家有个自由。”韦红明哭出了声。那耸动的肩膀被李长河几杯酒给镇定了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