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捍卫诚实的权利


□ 苏叔阳 华 然 陈思和

  一
  
  读完上海文艺出版社新出版的《重放的鲜花》,不知不觉浸入了沉思默想。这集子所收集的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作。但是,读过以后,仍然感到它们强烈的时代气息和现实意义。我觉得高兴,同时悲哀。诚实,使这些作品虽几经斫仍保持着旺盛的活力。然而,它们所指责的、早该成为陈迹的坏现象却依旧存在。恐怕,这是那些作者们所始料不及和不愿看到的吧!
  生活的真实性,是文艺作品生命的源泉。诚实的力量是不可摧毁的。这些作者,二十多年前是一批有生气的年青人。他们凭着年青人的敏感,抱着爱之愈深,责之愈切的心情,“干预生活”,爱憎分明地讴歌那些勇于向前的战士,鞭挞那些危害党的纯洁的病毒传播者,他们在艺术上本着“百花齐放”的方针,有所探求,有所创造。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儿子献给母亲的诤言,这些芳馨的小花,却成了他们受罪的材料,被说成毒草。他们得到了不公平的惩处,这些警世之篇也都被打发到阴山背后。历史无情地嘲弄了我们。假如当初能够从这些文章里得到一点点警觉,何至于有林彪、“四人帮”的十年文化专制主义呢?文艺作品固然没有兴邦丧国的力量,可是也有“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实行改造自己的环境”①的作用。要发挥这作用,就要求作者尊重生活的真实,站在人民的立场,永远说真话。也要求衡文者不要讳疾忌医,只喜欢喜鹊而厌恶乌鸦,听不进诚实的声音,更不能把诚实者打入“另册”。张志新烈士因诚实而被切断喉管然后处死的悲剧再也不能重演了!
  细读这些旧作,《在桥梁工地上》、《本报内部消息》、《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改选》等“干预生活”的作品,究竟有什么谤世之言呢?《在悬崖上》、《小巷深处》、《红豆》等爱情题材作品又有什么诲淫的邪说呢?没有。不过是批评了罗立本、陈立栋、刘世吾等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者,赞扬了曾刚、黄佳英、林震这样的积极人物;不过歌颂了健康、高尚的情操,鞭挞了自私卑污的灵魂。这是相当温和恳切的评论,这是轻声细语的劝戒。然而,当时招致了怎样轩然大波的反击哟,好象是洪水猛兽来奔袭神州了!这些文章,缺点自然难免,但正如世上没有完美的神仙,伟大的杰作也有瑕疵一样,怎么能因此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呢?难道因诚实而有力量的我们的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会因为几篇说实话的文章而动摇吗?不幸的是,围剿者和被围剿者当时大都确信这批判是正确的。扼杀这作品者,坚信自己在为捍卫真理而斗争。许多被扼杀者也痛心自己无意中砍了母亲一刀。双方都虔诚地勾销了自己诚实的权利,而把自己眼中所看到的真实解释为受了阶级立场的折光,诚惶诚恐地自我剖析非无产阶级的观念。但是,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决定了诚实正是他的特性。他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除了会失掉颈上的锁链以外,将毫无所失,而他将获得整个世界。所以他坦然,他无私,他勇敢地面对现实,他永远直率地说出真理,他永远永远地诚实。诚实是无产阶级力量的所在,是每个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最大标志和权利。可是,我们曾经放弃了它,背离了它,而且还是那样虔诚地否认了它。
  这是现代迷信造成的恶果!这是使整个民族受到惩罚的悲剧!
  这悲剧到了林彪、“四人帮”猖獗时期,达于顶峰。为林彪、“四人帮”歌功颂德的谀词是当代最大的谎言,对党史的公然篡改是历史上罕见的造谣。然而这谎言,这谣诼,见于报章,宣于广播,载于书刊,传之人口;说谎者赏,诚实者罚。张志新烈士的头脑装不进谎言,就被装进子弹。于是,党和国家走向危机,国民经济面临崩溃!不诚实,害苦了我们的民族!
分享: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