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羊:遥远的药味(组诗)


□ 耿 翔


女孩与羊群
把羊群剪贴在草地
一位女孩,她握在右手上的剪刀
告诉我左手的颜色:一张被风
吹红的纸

女孩与羊群,这些乡土中
其实很时尚的细节
暗示出天空,应该把雨水降落下来
而要大胆地,从局部雕琢这片草地
就让女孩手中的
剪刀,温柔地沿着羊群
很有秩序的头顶
神秘地游走

把暮色的青布揭开
羊群啊,也让我虚弱的身子
靠近暖烘烘的云朵
回家的感觉,或被她右手上的剪
突然剪疼的感觉
都在草地上藏着。一根芦苇
想轻易割断,我投出去的
干净的目光

这时,我看见被夕阳
涂成红色的羊,从她左手的纸上
纷纷走过来


草原的气息

旋转的山水里,一只
游走的羊,会把一些无声的东西
带到天地,无声的去处
让远离草原的人,闻到
草原的气息

草原的气息,日夜藏在
一些叫中药的草里
羊的唇齿,直至夕阳谢幕的
晚宴上,都在片刻不停地咀嚼着
藏在它们反光的身上,遥远的药味
既是草原的气息,也是
山水的气息。看见一群
低头吃草的羊,就像看见一群
撩人的山水

而山水的气息,在羊的身上
却藏得如诗如画
羊啊,就能带着身边的山水
朝向人群,善良地走着
天空的深处
有教堂的音乐传来

让我赶在草原的气息袭来之前
把圣乐:《羊儿可以安详地吃草》
献给羊群


受伤的草地

把草地
放在天空下的人,会把—群
突然涌出白房子的羊,放在那里
让零乱的山水,也放下
漫游的云朵

灵魂的旧址
被深埋在碎草中间,一群羊


它们叫不出的疼痛,像
一些重要的文字,已在尘世中绝迹
大片的草地,也被风吹走
而山脉从内心
流出的火焰,会把今夜的
嗅觉点亮

今夜,靠近一只
背部受伤的羊,我闻出野草
带苦的药味,却不敢速写四个汉字
药叫黄连。山水的秩序
退回到羊的唇边,只像一片
单纯的草地,看得见的芦苇
扎根在羊的身边,比赶雨的
云朵还急

亲手打开今夜的栅栏
叫不出的疼痛,让我把另一只手
伸展在羊的背脊上,然后抚摸
受伤的草地


记忆一只羊

谁能闻见它的气息?贴着一棵
名字叫得很苦的草木
我被遥远的药味,淘洗干净的心里
只剩下它的叫声
这是大地上,传得最远
也最撞心的一种声音
它让我猛然记起,在遥远的年代里
站在一面山坡上,一位女人
叫喊另一位女人的样子
枯黄的草地,贴着她的声音
忘记返青

坐在她的视野
多余出来的地方,把一只羊的眼睛
死死地捂住,就像云朵
想把抬头看天的人,全部遮挡在
阳光的背面
无声的草地上,一只羊的挣扎
超不过一只蝴蝶的
挣扎,传遍她的生日
叶脉,却暴起青筋

让我到死记住:一只羊
以及很久地放牧过,一只羊的女人
她贴身的气息,才是大地上
最温暖的声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