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神 [原载《广州文艺》2012年第11期]


□ 娜 线

  娜 或

  1

  若不是女儿一家出国,钟老师不会住到迦南。

  迦南地是《圣经》里的福地,而迦南是这个城市的一个小区——迦南美第。

  城是小城,是爱情将养尊处优的女儿吸引到了迦南。心中有数的钟老师看着女儿一步步走进他那个聪明弟子的圈套,既不说支持也不说反对。圈套?是不是呢?要是的话他这个做父亲的岂不是帮凶?那段时间,女儿恋爱的那段时间,他发现原来并不出众的女儿神采飞扬。

  他不想打断女儿的美梦,所以他不反对;他对聪明如自己的人向来习惯性地抱有警惕,所以他不支持。

  弟子博士即将毕业的时候,钟老师问他,工作找好了?弟子说,嗯,找好了,在某某大学,讲师进编,科研搞得好两三年可申请副教授。某某大学坐落在省城边上的小城市,听起来总有些美中不足。实际上如果钟老师稍稍努力努力,这位品学兼优的弟子留在省城并不是难事。钟老师似乎对自己未来女婿的前途全不关心,眼看着他在最后半年忙碌奔波找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钟老师的冷漠其实是间接地告诉女儿,他并不满意这个女婿。但显然一点作用也没有。在省城长大的女儿就这样跟着他的弟子去了小城。

  这算是爱情吧?女人,他想,女人就是相信这个。钟老师也年轻过。

  女婿第三年果然顺利地升了副教授,在这个小城事业蒸蒸日上。钟老师想过将女婿调回来,也将这个意思透露给了女婿。可是,大约是发展比较好的缘故,女婿似乎不那么热衷再到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女婿不愿意被他关照,反而让他放心了。看来女儿的眼力比她妈强。她妈在女儿高中毕业之前被子宫癌带走了。钟师母走的那天,钟老师号啕大哭,他不是装的,也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内疚!这个女人,为他操劳了一辈子,不是农村妇女那样的体力操劳,是为他的前程用尽了心力。她在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是理所当然的,她不在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原来什么都没回报给她。

  此后,他一直担心,女儿会像她妈那样傻,一辈子为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奉献,一直到死都不知道丈夫因为她有利用价值才娶了她。

  他冷眼旁观女儿的幸福,他漠不关心女婿的前途,都是因为这个。

  他怕,女婿是个像他一样的男人。其实他也不坏,大部分男人都是他这样的,和事业相比,爱情不过是过眼云烟。

  好在女婿好像不像他担心的那样,一路走下来,看起来全无依仗这个老丈人的意思。钟老师在女儿结婚五年以后,终于安心地退休了。

  这次,女婿是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去美国一年,而且,申请了女儿陪读。女儿给他打电话,让他一年都住在迦南美第,说自己要跟着去美国开开眼界。他笑了,女儿还是做女孩时候那么自私,从来都想不到别人,居然让他一个即将古稀之人一个人住到陌生的地方去,还是去替他们看家。他笑是因为看起来女儿还是女儿,显然并没有被女婿改变成一个让他担心的贤妻良母。这样的女儿,才让他对女婿放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