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事


□ 冷启方
好事
冷启方


 一
  
  上班时间,向灿烂萎靡不振地靠在皮沙发上眯着眼睛打盹,办公室的另几个职员在电脑上敲资料。
  向灿烂没睡着,也无法睡着。她一直在思考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最近泉水县城火葬场竣工了,说得好听点就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说得难听点就是,火葬场一切准备就绪,正在等待哪位死者前来开张。
  县里殡葬改革文件规定,第一位火化者,不但不交钱,还能享受800块钱安葬费。
  虽然谁都不愿意打头炮,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谁又逃得过“死”这一关呢?何去何从,自然由上天掌控,谁也主宰不了自己。
  泉水县城的人们也纷纷议论着火葬场的事,并沉浸在颤栗与好奇的情形中翘首以待,渴望早日见到火葬场运行的悲壮景观。
  有点蹊跷的是,自从文件出台后,泉水医院就没死人了。不管是什么病人,他们或她们愁眉苦脸地进去,却笑逐颜开地出来。出来时,还朝着火葬场的地方略带讥讽的笑笑:哼,我看你修火葬场来烧个屁!
  对于医院来讲,这是一大飞跃,一种医学上重大的飞跃。可对于殡葬改革却不容乐观。特别是民政部门的同志更是不容乐观。从修火葬场到宣传殡葬改革,他们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已经等了近两个月,还没有等到具体的实施对象,还得继续等。真是愁煞人也。
  又特别是站在火葬场建设第一线的向灿烂女士,因为看不到走进火葬场的第一位死者,整天要么坐卧不安,叽叽喳喳闹个不休;要么愁眉苦脸,少言寡语。同事们担心她这样发展下去会得病的,要么疯狂病,要么忧郁症。于是都劝她,放心吧,再高明的医术,都会死人的,只是迟早的事,没必要那么急;有人又劝说,哎呀,真是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呀,人家局长,还有县长都没急,你急啥呢?可不管他们怎么劝,还是不能说服她,她还是:要么坐卧不安,叽叽喳喳闹个不休;要么愁眉苦脸、少言寡语……
  眼目前,没有合适的人选来做火化开头炮的,向灿烂仅仅从民间新闻知道一些信息,说病得严重的就两个人,一个就是老红军林则光,他儿孙满堂,并且他死了不能作为一般老百姓处理,必须把他埋在红军山,并且还得遵从他的意思,他说火化,那倒跟民政局的工作,起码对殡葬改革来说是一大贡献,如果他还是旧的观念,还是觉得土葬好,那民政局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如此了;另一个就是管文教的副县长的母亲,现在为止还没有数,众说不一,有说重病的,有说没大的病一时半会儿不会死的。她住在另一个县的农村,就是要火化,也轮不到泉水县火葬场。再说,你叫别人先走上领奖台可以,你叫别人先走进火葬场,那是对别人的诅咒和侮辱,谁要是听到了你诅咒和侮辱他都不会放过你的,想来想去没得个准,向灿烂悲观失望极了。
  突然电话铃响了,她有阴抹阳的去接电话,喂……那面说:我是大雨村村委会的申有国……向灿烂说:哦,申主任啰,有哪样事?申有国说,呃,我们那位孤寡老人汪大翠生病了,你们民政局能不能派人来看一下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