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水窖


□ 蓝碧春

重庆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火炉。
夏至以来,就没有下过一场透雨。每天清晨,太阳从一大片紫云、一大片暗红的东方一冒头就扔下万千烈焰金针,扎得人眼难睁。土地开裂,河床干涸,四十个区县遭受旱灾,六百多万人饮水困难——五十年不遇的特大旱情,让全国人民揪心,也让重庆人备受煎熬。
眼巴巴望着电视上的气象云图,总希望有奇迹出现,一朵雨做的云会罩在重庆上空。可是高温红色似乎与雨云有仇,它顽固地守住重庆上空不准雨云靠近半步。八月上旬以来,每天都是全国最高气温,十五日,气温窜到摄氏四十三度。那天,央视360°栏目记者站在重庆街头报道说:都说重庆是一座热闹喧哗的城市,而今我站在这里,竟然发现街头没有多少行人,整座城市异常安静……
八月二十二日,一条新闻让重庆人心里很有几分凉爽感觉:李鹏同志决定捐出三十万元稿费,帮助重庆修建一座“母亲水窖”,以解决困难地区群众饮水难问题。从那时起,我的心里也流淌着一股清泉——是从“母亲水窖”流出来的。
我对“母亲水窖”并不陌生。
二〇〇三年六月,我去库区采风。顶着烈日乘车直奔万州龙宝,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响水镇。
响水镇原名“想水镇”。地形起伏大,孤包独梁多,那土地是渗水性极强的红石骨子土壤,一挑水下地,转眼就无影无踪。雨水好的时候,凑合着吃饱饭,遇上干旱年头,就只有望天兴叹。
“妇联来人了!”刚走到保合村村口,不知谁叫了一声。顿时,村民奔出家门,“到家喝开水”的声音响成了一片。最终,一个梳着两条辫子的少妇硬把我和陪我到村的镇办公室的小宋“抢”到了家里。
开水碗端出来了,每只碗里卧着三只白亮亮的荷包蛋——这是当地接待贵客的规矩。村民们陆续来到院坝,有的提来一大篮刚摘下的嫩苞谷,有的捧来了还染着白霜的新鲜李子,纯朴的笑脸,热乎乎的问候,让我感动得不知说啥好。那一刻,我找到了当年红军进村的感觉。
“为什么要说妇联来人了呢?”我有些奇怪。
“只要女干部进村,乡亲们都会说妇联来人了。”一位高高挽着裤腿很是精明能干的中年妇女抢着回答。小宋赶忙介绍,这是村里的张支书。
“张支书,村民为啥这么喜欢妇女干部呀?”
“让代居平给你说吧,她是村里的活媒子(即见证人的意思)。
代居平,就是那个“抢“我们到家的少妇?
第一眼,我就被这山里少妇清纯的美惊呆了。灰白色圆领体恤遮掩不住窈窕的身材,精致的五官,灿若春花的笑容,抬眼看人时带着几分羞涩,活脱脱一株开在农家小院的吐着清香的山菊花。
她笑着轻声说,不碍事呢。等晚上宵夜后我慢慢说给你听吧。
那晚,在氤氲着艾草馨香的院坝里,望着如黛的层峦叠嶂,我听到了“母亲水窖”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