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伊文思拍《愚公移公》


□ 李则翔


我同荷兰国际著名电影导演伊文思合作了三年,所拍素材可以连续放映150个小时,由伊文思和玛斯琳最终完成了以《愚公移山》为总标题的十二部纪录片的编辑工作。影片内容涉及到我国的工业、农业、军事、教育、卫生以及城市生活等诸方面,总放映时间可达十二个小时。其中,《球的故事》获得了法国恺撤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短片奖。在 1976年初,当《愚公移山》在取巴黎塞纳河畔的四家艺术影院同时上映时,在法国、瑞士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反响,也赢得了众多评论家的一致喝彩。法国《世界报》等多家报刊连续报道说:伊文思以他的新风格新方法,为我们提供了客观认识中国的捷径;伊文思以他的方法把我们从电影院里的座位上情不自禁地“引进了银幕”,“使我们有机会同:国人一起共同生活了十二个小时”;“伊文思很少使用解说词,没有向我们‘说教’,更没有把‘官方语言’强加给我们,他是让我们通过银幕自己去看,通过声音(同期声) 自己去听”;“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是宣传,而伊文思的影片却巧妙地避开了‘宣传’之嫌,达到了使我们接受的宣传效果”。
伊文思多次强调,他“要用 50年积累的实践经验,探索一种新风格来完成影片的创作活动”,这种“新风格”就是更新传统表现手段,使声音(语言)进入纪录电影银幕。事后玛斯琳总结说:纪录电影要“让人民讲话”。 伊文思此次来华拍片是周思来总理邀请的。周总理坦诚地告诉伊文思:欢迎你再次来中国,不过,你要用自己的观点去看中国,“不要把中国拍成一朵花”。伊文思深深懂得周总理的这几句话,代表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对他的信任。
伊文思这次来华,适逢“四人帮”发展的鼎盛时期。我们都认为他来得不合时宜。偏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在华拍摄了一部以《中国》命题的大型纪录片,该片以“猎奇”的手法,在现实生活中抓取了一些现象。“四人帮”在全国掀起了“大批判”的声势。江青转告伊文思要公开参与对安东尼奥尼的斗争。伊文思为难了,他以无声的“拖”表示了他对江青要求的反应。伊文思私下同我说过:他同安东尼奥尼同是电影导演,电影导演都是按着自己的立场、观点和表现方法去从事自己的专业,这是世人共知的。他去批判安东尼奥尼不就等于指责他错了而自己是对的吗?我赞同伊文思的观点,却也担心伊文思能逃过江青强加给他的这一“劫士”吗?
不久,张春桥要接见伊文思,在会见之前的汇报中,有人说“伊文思也拍了一些坏东西”之后,张春桥当即表态:“他若不拍坏东西,就不是伊文思了”。江青和张春桥没敢动伊文思,因为伊文思是周总理邀请来华的,是周总理的威慑力量阻碍了他们的行动。然而,我们摄制组已经进入了试拍阶段,全部素材都是我拍的,“伊文思也拍了一些坏东西”无疑指的就是我,他们不敢碰伊文思却完全可以拿我是问,对此我是有心理准备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