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行车


□ 第广龙

  第广龙上世纪六十年代人,现居西安。 一九九八年六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九九一年参加《诗刊》第九届“青春诗会”;一九九四年,《诗刊》《地火》联合在京召开第广龙诗歌研讨会。已结集出版三部诗集:《第广龙石油诗精选》《水边妹子》《祖国的高处》;一部散文集:《感恩大地》。其中《第广龙石油诗精选》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获中国建国五十年首次评选的石油文学最高奖“中华铁人文学奖”;《祖国的高处》二○○六年获甘肃省文学最高奖第五届敦煌文学奖。二○○一年四月,参加了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大会。中国石油作协副秘书长、甘肃省文学院荣誉作家。
  
  我愿意把自行车的两个轱轮,比作太阳和月亮,转动着,新的一天开始了,转动着,黑夜降临了。我喜欢自行车,它让我在这个辽阔的世界上,遂心地加快了速度,把一些远处的事物,早一点看见。它体谅我,让我在天黑之前,把家门拍响,又一次温暖盈怀。自行车这个名字也有意思,得骑上去,得用力蹬踏,才能前进,却叫自行车,自行车自己不会走,除非下坡,或者在平地上连续不断用双脚驱动,力气似乎储存到轱轮里了,靠着惯性,能前进一阵子。但上坡的时候,就得推着自行车上坡,身子俯着,弯曲着,常常出一身汗。要是过河跨沟,还得把这铁家伙扛着,像是扛着身体的一部分,使劲一跳,身子和自行车便一起在恍惚间悬空,先落地的是双脚,接着像是二次落地,被自行车的重量猛然压迫,肩膀疼了一下。刮大风的天气,骑自行车的人和自行车都斜着,像要跌倒下去似的,自行车和骑自行车的人都吃力。在泥泞的土路上骑自行车,轱轮被咬住了似的,泥点溅上了裤管,自行车也比平时重,因为车身上沾了一层泥。
  我六七岁学骑自行车,在离家不远的学校操场跑道上学。那时的自行车,多是加重的,结实,车身高。我身子低小,腿短,中间的横梁跨不上去,就一只脚踩住脚踏,另一只从横梁下面的三角掏进去,拐着一条腿,每次只能蹬半圈,蹬一下,又蹬一下,自行车就跑起来了。能让自行车在我的控制下向前滚动,我有一种身体被解放了的快感,虽然姿势难看,但我觉得我能飞起来,自行车的两个轱轮,就是太阳和月亮,我是在天上骑自行车呢。后来胆子大了,就不满足于低水平的骑法了,我推着自行车助跑一阵,踩上去,后仰着身子,把腿抬高,从前面跨过了横梁,而不是像现在,一只脚踩到脚踏子上,身子挺一下,一条腿从后面划一道圆弧,就稳稳地坐到了自行车的座子上。我那时想坐座子,屁股够不着,只能让两只脚踏子支撑着双腿,身子一高一低变化,自行车的速度明显更快了。这样就使我忘乎所以,突然失去平衡,连人带车摔到地上,裤子摔烂了,腿上黑青一大块。这都不算啥,最痛苦的是蹬踏动作不协调,一脚踩空,裤裆碰撞到横梁上,立刻六神无主,忍也忍不住,在路边闭气坐半天才能缓过来。那时候学骑自行车,跟现在学开汽车一样重要。在僻背的路上,学骑自行车的通常是个女的,样子胆怯而羞涩,心情却是新鲜的。自行车在路边固定住,被扶着坐上去,在座子上坐稳当了,后面有两个人拿手抓住后座,以防止自行车摔倒,还要使一点力气,把自行车推动,骑在自行车上的则叫声不断,双手扶不住车把,车头左扭一下右扭一下,身子颤颤巍巍,有时还会撒了手,放弃一般自己要跌倒。如此反复,如此折腾,才能掌握一些要领。后面扶着的人会丢开手,而骑着的还以为有人扶着,然后便奇迹般的学会了骑自行车。陪着女的学自行车麻烦,耗时,费力,所以,陪着的一般都是要好的同伴,要么就是男朋友。男人这时候都会表现得相当有耐心,还不停的鼓励和夸赞。自行车学得差不多了,两人的关系也密切了几分。走路上遇见熟人,问干啥去?说学自行车去!声音都甜丝丝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