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倒影


□ 孙频

  试探
  查桑燕走进刘春志的办公室时,里面空无一人。她一个人从门口向窗户走去。在黄昏暗淡的光线里,她长长的影子碰着他四处散落的气息,像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瓷器,均匀而无声的裂开。她看着他挂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黑色的衣服像一件道具。刚掐灭的烟头扔在景泰蓝的烟灰缸里,桌子上的茶杯里,茶叶葳蕤得像马来的森林。他翻开的书中插着一支镂空的金属书签,像柄剑一样插进了那堆柔软的文字里。整个屋子里都是他的气息,像废墟上开败的花,鲜艳,颓废,零落,寂寞。它们像鸟群一样栖落在黄昏落进房间的光影上。在琐碎的光线里,它们聚拢成一个人形在暗处看着她。她几乎不敢往前走。
  十四层的窗户前她站住了。十四层的天光云影从那扇窗户里涌进来,一时间她觉得自己恍如置身水底,与所有的时空都远远地阻隔开了。墙上的那只钟自顾自地滴滴答答地走着,一点一点地,像更漏的脚步。沙沙地从她身上踩着过去了。屋里的光线愈发暗了下来,她回过头迅速把这间办公室又打量了一次,刘春志去开会了,应该快回来了。刘春志是报社新上任的主编,他把她叫到办公室是为什么?她就站在那扇窗前掏出一支烟点上了,很快,烟草的香味锋利地割开了他的气息。半支烟还没抽完的时候,门开了,一个男人的影子嵌在那扇门里。两个人在一秒钟里对峙着看着对方。然后男人走出了那扇门框,他说,是查桑燕吧,坐。查桑燕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手里还剩的少半根香烟在景泰蓝烟灰缸里掐灭了。长长短短的烟头长满了烟灰缸,像一丛植物。刘春志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看了那烟灰缸一眼。这一眼,查桑燕用眼角的余光收到了。
  她突然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在他办公室里抽烟,原来她要等的就是他这一眼。原来从一走进这办公室的时候她就已经为自己设计好了。她要用一支香烟制造一种暗示。因为她知道绝大多数男人都会明白这种暗示的。即使它本身是没有内容的,男人们也会把它当成一种暗示。有时候,这一眼就够了。她明白的,越真实的东西往往看起来越嶙峋。
  刘春志说话很简单,他解释了一下叫她来的大致意思,是有篇稿子需要她写,因为她一直是做这个口的。他说,这篇稿子只有你适合写,而且要快,今晚就要出来,明天见报。她没有惊讶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她的文风。她接过那堆材料便告辞出了办公室,一秒钟也没有多停留。他把她叫到办公室就是为了写这篇稿子?这就足够了。开头不能太长的,能开了头一切自然会生长起来。
  刘春志实在是个让女人觉得有机可乘的男人。在他调任报社之前,他的履历已经被报社所有的女人传遍了。他的妻子七年前到美国读博,读完后就定居美国一直没有回来。他们却一直没有离婚,女儿已经被妻子接到了美国读书。也就是说,目前来说,刘春志的婚姻和女人都是形同虚设。在每一个时代里,这些有潜力成为单身汉的男人都会被很多女性关注。更何况是这种现成的男人,不用艰苦卓绝的培养,不用做他的糟糠之妻。回到采编部查桑燕把一摞稿子扔到了桌子上,打开电脑。旁边的女同事凑过脑袋,谁的稿子,要加班啊?查桑燕淡淡地说,主编的,还要让加班,说明天要见报的。女同事哦了一声,缩回去了。有些事越不避嫌越好。比如和男上司之间的哪怕一点点暧昧,她什么都不用说,这种暧昧就会成为她身上如影相随的气场。在女人成堆的地方,一点点嫉妒的攻击算什么,重要的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在暗地里畏惧她。暧昧是看不见底的水,不知深浅反而有了保护作用。和一群站在明处的女人作斗争,会让那个处在暗处的女人产生在舞台上读剧本的感觉。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稿子写完后她给刘春志打电话,主编,稿子写好了,你要过目一下吗?刘春志居然还在办公室,他说,我一直在等你写完呢,现在麻烦你送到我办公室吧。查桑燕在桌前拿出小镜子往里看了看,然后走到了主编办公室。刘春志看完了稿子说,就这样,不用改了。辛苦你了,明晚请你吃饭好吗?今天是有点太晚了。查桑燕一笑,不许赖掉啊,这顿饭我可是记住了。刘春志笑,一定的。
  到了第二天下午,查桑燕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只是看起来很不精心地换了个发型,把头发绾了起来,然后换了一个手提包。她不能让他看出自己为了和他一起吃饭还要刻意收拾一下,那样反倒让他看轻了。但是在这不变中她还是得给他一些小小的新鲜感。女人最容易产生情致的地方也莫过于头发了。衣服再怎么也不过是身外之物,头发里却是有着女人的血液和温度的。而手提包则是女人一件小小的首饰,这些女人身上最细枝末节的地方往往连着女人的神经。都是最细微处的修改,最不动声色,也最会让懂得者怆然泪下。女人其实终生是为对手活着的。她想着,看着镜子不由得一阵凄怆。
  晚上,她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专心地盯着屏幕,手机扔在桌子上。一个又一个同事走了,和她打招呼,还不走?她专注地盯着电脑连头也不抬,哦,你先走,看个稿子。她表情冷漠专心,一副水火不入的样子。同事们稀稀拉拉地从她身边走过去了。办公室里没有开灯,光线越来越暗,查桑燕脸上也细碎地浮着些柔和的夕阳光,薄薄的一层,下面的表情却是坚硬的,像河底的石子。滑而冷。那只手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多能量,嚣张地,自顾自地在那像燃烧着一样耀眼。让人眼睛的余光沾上去一点都是疼的。查桑蒸一个人冷着脸,目不斜视。她的目光长在了电脑屏幕上,此外的都是与她无关的。
分享:
 
更多关于“天堂倒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