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王林和张寒晖


□ 王端阳

  说到张寒晖,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可是当听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的歌声时,每个中国人都会感到非常熟悉。张寒晖就是这首歌的作者。
  我的父亲王林曾经和张寒晖有过一段交往。
  1936年8月,我父亲受黄敬(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的委派,到西安张学良的卫队二营学兵队,做地下工作。这个学兵队是张学良为了改造他的东北军,接受中共代表的建议,以招募东北流亡到关内的青年为名义组建的。其中吸收了一大批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学生,很多人后来成了共产党的重要干部,如谷牧、郭峰等。
  当时学兵队就驻扎在东城门楼上,他们以组织报告会、办壁报、演唱救亡歌曲等形式宣传抗日。而城墙下边就有国民党宪兵第一团的特务别动队,随时监视他们的行动。这时正处在西安事变的前夜,形势非常严峻。
  11月下旬的一天,孙志远(也在东北军做地下工作,后任三机部部长)在东城门楼上见到我父亲,说:“有个同志作了首歌很好,我给你唱唱!”说着就唱了起来。
  我父亲与孙志远是中学同学,后又有过组织联系,关系非常亲密。没事的时候,孙志远常夸耀自己的歌喉,说他在苏联远东一个游击训练班时,有个苏联声乐家听见他唱歌,非常欣赏他的嗓音,要收他当徒弟。他说他还要回国革命,没有接受那位专家的好意。可是一有机会孙志远就爱展示自己的歌喉。他这天唱的就是《松花江上》。
  我父亲听了很受感动,连连称赞这首歌曲好。孙志远说这首歌是一名叫张寒晖的中学教员编的,并写了个便条要我父亲去西安第二中学找他。
  有一天我父亲告假外出,找到张寒晖。当时张寒晖给我父亲的印象是:脸瘦长。个子很小,皱纹很多很深的脸上,昏花近视的眼又戴着挺粗糙的眼镜,破粗布大褂像落魄秀才,可饱经风霜寒苦的表情里永远放射着平凡的温厚的微笑。
  张寒晖知道了我父亲的来意,非常高兴,说他这支歌刚编出来不久,还不成熟,要一边教唱一边修改。他哼着用简谱谱出歌词,交给了我父亲。
  我父亲将曲谱带回东城门楼,可他不会简谱,就交给第一连的徐瑞林(后任河北省副省长),由他在学兵队里教唱。
  学兵队是一群“爱国犯和流浪汉”,当时正处在抗日援绥的高潮中,血气方刚,开始还嫌《松花江上》这首歌太悲哀,不愿唱。但很快就在东北军中传开了。
  西安事变前,我父亲还把这首歌寄给了黄敬,由他转给北平学联的歌咏队。北平的学生一唱,使这首歌迅速在大江南北传唱开来。后来的历史资料证实,1937年成立的北平学生移动剧团就曾演唱过这首歌曲。
  当初北平歌咏队印发的歌片上面没有作者的姓名。因为我父亲把这首歌寄给黄敬时,担心写出张寒晖的真实姓名,会使他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这在客观上也使《松花江上》这首歌虽然被广泛传唱,但作者张寒晖的名字却不为人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百年潮》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百年潮 Tags: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