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光明


□ 朱和风

  一
  
  午夜低垂的天空黑得干燥、空旷,像一块晾干的砚盘,弯弯的上弦月也是冷冷的,天空中透出的月光并不比光明酒后的额角亮多少。光明用手捂着被长发遮掩的双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海滩上,那笔挺的鼻梁上有一条伤痕,像是不小心碰上锋利的镰刀被割得不顺利一样,血在开裂的伤口慢慢地渗出来,一滴一滴地凝着,晶莹地发亮。
  光明是80后,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流行着后来在新西兰寓所灭妻自杀的顾城《一代人》的诗,其中“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两句,让他的父亲阅读经典一样每天都要朗诵多遍。他出生后,父亲就给他取了这个俗不可耐的名字:光明。光明的父亲自誉诗人,他的诗人气质主要表现在不做家务,用每月的薪水游走神州大地、拜会各地的诗人上。他写的诗歌也从来没有在刊物上发表过,没有发表不等于他没有水平,但也不排除编辑先生们有眼无珠。后来,光明的父亲学海子的不怕死精神,亲自卧轨了。诗人一死,光明的母亲被彻底解放,走上改嫁的光明大道,光明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光明的性格内向、早熟,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大学毕业后,在澳大利亚经商多年的叔叔一次又一次地来信函来电话,要他去澳大利亚定居。血浓于水啊,光明很感慨!但是,他不想去做寄生虫,他孤注一掷去参加公务员的招考,结果顺利地考上了一个街道民政办工作人员的位置。
  海滩上的砂粒早已被海水洗涤得发白,潜伏在砂粒下的小石块还没有被改造成为圆滑的鹅卵石,角头角尾有尖有圆,脚不小心踩到尖角上,就痛得龇牙咧嘴像被戳伤一样。光明摸索着走向大海,他用手揉着眼窝。光明的眼睛很迷人,眼眶扁窄窄,两边还是弯弯的;这种眼睛人称杏仁眼,生在美女的脸上简直就是锦上添花,生在男人光明的脸上,就变得飘逸、俊美,有舞台上江南落难才子的气韵。光明望着低得非常压抑的夜空,感到头部在无限地鼓胀,手指碰一下太阳穴竟像火灼过一样的痛。他在思考,是生存还是死亡?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透彻了,一个生死相恋交往了八年的姑娘,说离去就像驾车上高速公路一样绝尘而去,拖也拖不住,看着别人夺去自己的幸福,这样活着还有啥意义。
  行走在海滩上的光明碰到了一个长长的可乐罐,磕磕绊绊地缠着他的脚。他用脚尖拨拨,可乐罐幽灵一样转了几圈后又回到他的脚下。他很无聊地对着黑洞洞的苍穹傻笑,然后不留情面地飞起一脚,空空的可乐罐腾空而起,悄无声息地落在沙滩上。突然,光明一个趔趄,他低吼了一声讨厌,发现可乐罐很阴险地缠绕过来,而且这次纠集了许多可乐罐,成排地绊着他的脚。光明终于被绊倒在沙滩上,他用手去摸索,感觉碰到了软软的一段东西,他本能地把手缩了回来,手上却有残留的温度,侧脸看去,一颗火光萤火虫儿一样在他的眼前惨淡地闪烁,当他再次用目光捕捉时,火光消失了,眼前雕塑一样耸立着一尊人像。光明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碰到鬼啦?他准备凑过去琢磨那东西之前,做了两个简单的实验,一是把竖起的手掌递到眼前,二是用手拧自己的大腿。结果都很快反应回来:能看清楚手指、能感到大腿疼痛。看来自己没有做梦,自己置身在活生生的现实世界中。他就大胆地伸长着脖子,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终于,他看到了一张无比惨白的脸,脸上似乎还挂着两行清泪,他用指尖一拨,那泪兀自滚落下来,带着一点点的温热滴在他的指尖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